请记得遥远的他

七月十月-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97964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0章:天巅峰

七月十月 97964

算了!你高兴你乐意就行!

“你一定要按捺住,坚决推拒。并提议将此事交由内阁和母后商议定夺。”

安王这一病,竟是真得快不成了。

“母亲以兄长的亲事前程相逼,姨娘跪地相求,我不得不应。”

“对了,等我成了亲,你们都来将军府喝酒。到时候我亲自下厨,做几道可口的小菜给你们下酒。”

“待父皇下葬新帝登基,我们便自请去藩地。到时候山高水远,无人管束,想怎么都行。现在还是谨慎仔细为上。”

“夫子想要回女儿不难,山长出面,江家人不敢不放人。只是,江姑娘对夫子心存怨怼,不易解开。再者,也得防备江家人以后闹腾着要回江姑娘。”

“杨巧娘一直将凝雪视为眼珠子一般,定然舍不得凝雪被卖做侍妾。一定会低头认错,乖乖送银子回来。”

都是尚未成亲的大龄光棍,各自心中臆想连篇,美滋滋地去成宁殿了。

三皇子亲热地搂住五皇子的肩膀:“我正和四皇弟商议,明日一起请安,一起来书院。结伴同行,一路也热闹些。你明日要不要一起?”

这世间,多的是盲婚哑嫁,直至洞房花烛夜才知夫婿是何等模样。像谢明曦和七皇子那般情意相投定下终身的,凤毛麟角少之又少。

谢明曦目中闪过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执着这支未曾蘸墨的毛笔,在谢云曦三个字旁边又写了三个字。

便连松竹书院录取新生的风头,也不及莲池书院。

没曾想,到谢府却吃了闭门羹。

俞皇后的用意已经颇为明显。就是要全方位地压制住三皇子,三皇子必须低头,事事都以俞皇后的意志为先。

谢明曦轻笑一声:“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公主殿下心志坚毅,头脑聪颖。射御数三门学得好,便是明证。四书五经,想来也难不倒公主殿下。”

丁闯苍白着脸,断断续续地谢恩:“谢、谢过皇上恩典。”

不过,就连最率直的尹潇潇,也知道此事不宜多言。有什么话私下里说说就罢了,当着众人的面,还是谨言慎行才是。

守在寝室外的宫女,见了谢明曦,不敢怠慢,忙躬身行礼:“奴婢见过蜀王妃娘娘。”

声音低沉沙哑。

萧语晗:“……”

才短短一夜,四皇子便对谢云曦这般另眼相看!竟在她的院子里用早饭!

想通此节后,李湘如的心情并未好多少。

至于梅家,连进宫探询的底气都没有。

周氏委婉地应道:“还是老样子。”

可惜,美梦太过短暂,也太过残忍。没到三年,建安帝被兄弟联手杀了,往日势力最弱的蜀王,一跃坐上了龙椅。

说起这个,李湘如心里更怄了:“射御课程未考,廉夫子依据我平日课上表现打分。最高也只有八分!”

盛锦月还嚷着“我就是不去”,被气急的淮南王世子踹了一脚,咚地一声倒在地上。脸色惨白,全身抽搐个不停。

谢钧略略舒展眉头:“此事你不必担心。我自有应对之策。”略一思忖又道:“我们父女两个,今日便回谢府。”

李湘如眉头蹙了起来,张口吩咐下去:“只要殿下回府,立刻命人给我送信。”

只恨他争储失利,近来在朝中颇受排挤,声势远不及往日。否则,便是碍着他的身份,陆迟也不能不下请帖。

李湘如抬头,含泪道:“七弟,我……”

换在往日,盛鸿早已一句“呵呵真是不巧其实我就是这种人”噎回去。

俞太后立刻说道:“你立刻去移清殿,和两位阁老商议对策。”

身体里所有的力气,似都被抽空。

只不过,谢明曦做了三年舍长,威信愈浓。一个眼神过来,颜蓁蓁就觉得有那么一点点心虚……只有一点点而已!

“这天底下,哪还有你宁王不敢做的事!”

“不能回京!”谢明曦的声音在他耳边清晰地响起:“京城大乱将至,这等时候回京,无异于自投罗网。回去容易,想全身而退,难之又难。”

面对着昔日好友今日妯娌,尹潇潇已没有了直视对方的勇气和底气。

谢老太爷不咸不淡地寒暄几句,便回了院子。

徐氏不敢做墙头草,便也领着儿孙走了。

内堂里,只剩永宁郡主领着谢云曦,和谢钧沉默相对。

“明娘为何迟迟没回来?”永宁郡主面无表情地张口询问。

李湘如看着谢云曦平坦的小腹,目光中满是喜悦:“若能一举得子,你便是四皇子府的一大功臣。妹妹放心,待殿下回来,我便将这一喜讯告诉殿下。再请殿下给你抬一抬名分。”

为了力压四皇子,自己今日用足全力,不敢有半分保留。射到第三轮第六箭的时候,右手的手指便被弓弦划破。

六公主竟想压过四皇子?

否则,只凭着董翰林三不五时的骚扰行径,顾山长便有足够的理由将他开革。

不知哪来的一抹幽魂,占据了六公主的躯体!

然后,不理谢云曦的哭喊,起身拂袖而去。

盛鸿笑道:“这也不难。我特意让人带了两桶热水,食盒悬放在热水上,热气蒸腾,食盒里的菜肴便不会凉了。”

谢明曦抿唇一笑,饮下果酒,不知是酒意微醺,抑或是屋子里炭盆太暖,秀美的脸孔也泛起了醉人的红晕。

李默目中闪过浓浓的自嘲,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

萧语晗郁气稍解,欣然应下。

出了四皇子府后,她独自在马车上无声哭了片刻。

另外,还有一封厚实的信。

“恭喜王兄,”临江王仿佛什么事也没发生过,笑得十分亲热:“今日阿渲迎娶佳妇进门,说不定过一两年王兄便能做曾祖父了。”

如果信中所言都是真的,只要安排得当,便能给予淮南王府一记痛击……哪怕要冒些风险,如此良机,如此把柄,错过了实在可惜。

今日却不一样。

俞太后满脸森寒。

除了陆阁老李阁老两位阁老外,六部要么只有尚书,要么只剩侍郎,看着颇有几分凄凉。

谢钧果断地选了女儿。

还怎么给女儿撑腰?

铁一般的事实证明,靠脸吃饭的男人完全可以将此事业发扬光大!

春锦阁里大小共有八个丫鬟,她着意挑了略显蠢笨的从玉和更蠢笨的扶玉。

“三小姐,丁姨娘来了。”

“你别以为自己要嫁给七皇子,便目空一切目中无人!”

这些时日,对鲁王来说,亦是油煎火烤一般的煎熬。此时,鲁王面色暗淡,声音嘶哑难听。

……

三皇子一服软,人家夫妻两个也干脆利落得很,先将人领走,再登门赔礼。明摆着愿意继续退让。

诸般念头涌上心头,在舌尖打了个转,被咽了回去。萧语晗也只得若无其事地接过话茬:“我没生殿下的气。就是这几日忙着照顾芙姐儿,便疏于照顾殿下了。”

十五分的差距,并不是不可逾越。

帝后如往日一般,相拥着躺在床榻上。

这一招祸起萧墙,谢明曦用得炉火纯青,十分高妙。

当年最得宠之际,建文帝待她也是极好的。她心中也曾悄悄生出奢望,希冀着自己能取代俞皇后,成为建文帝心中最重要的那个人。

谢明曦和尹潇潇交换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虽然这么想太对不住女儿。

穆方不轻不重地哼了一声,连晚饭也没留,便打发盛渲离开。

“不必了,我已陪祖父吃过了。”盛渲淡淡道。

这位年轻的谢皇后,可不是好捏的软柿子。这段时日,宫中情势的微妙转变,没人比她们更清楚。

这个预感,很快得到了验证。

怎么不敢?!

建文帝的目中也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

尹潇潇不愧出身将门,自小习武,射御同样出众。御马的动作干净利落。谢明曦也毫不逊色。

不过,在这等逃命的关头,有果腹的食物已是万幸了。两人无心也不会挑剔这些。

周三郎将鲁王闽王送至一处宅院里,给他们两人服下软禁散的解药,然后,又奉上了新帝亲笔所书的信。

盛鸿已为他们做到这一步,他们再不领情,枉生为人!

“四王兄此话从何而来?”盛鸿一脸无辜:“今晚来练功房,纯属酒后嬉戏,活动活动手脚,兄弟之间过招罢了!我怎么可能对自己的兄长动杀心!”

六公主停了手中的动作,一脸无辜地看了过来。

六公主击鼓击出了乐趣,从咚咚的节奏,变为咚咚咚,再变为咚咚咚咚。很快变换自如,堪称“击鼓天才”。

……陆迟和林微微在屋子里说话。

陆迟点点头:“殿下早就知晓。不过,殿下近来心情不佳,每日散学便回宫。我们三人去酒楼,殿下从未一起来。”

丁二今年三十多岁,做了二十年车夫,驾车极有经验。马车又快又平稳。

“皇祖母也该歇着了。”谢明曦笑着张口:“请母后先行回寝宫。我便留下,陪在皇祖母身边。”

隐忍憋闷了四年,终于熬到了苦尽甘来扬眉吐气的这一天。

……

淑太妃被赐死殉葬,丽太妃病逝。两位太妃之死,背后都有俞太后的影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