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记得遥远的他

七月十月-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97964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81章:横行无忌

七月十月 97964

“我没说不交。”谢芳华立即惧怕地道,“宗师既然说话一言九鼎,不杀谢氏和我,我对比宗师来说,胳膊拧不过大腿,况且还有我爷爷性命窝在宗师您的手中。我自然不敢不交。你先将剑拿开,放开我,我将秘术给你。”

“哥哥只管专心修桥,至于崔意芝嘛……”谢芳华用拇指捻着中指,“他是辅助你的人,你可着劲地用。至于皇上,应该是不乐意见到你们交好的。”

几人悄声谈论时,玉灼仰脸望天地看了片刻,忽然拿起扔在地上的扫把,在院中耍起来。

几人惊醒,几乎同一时间收回视线,互相尴尬地看了一眼,对秦铮露出歉意的笑。

谢芳华摇摇头,“不累,我就在这儿待一会儿。”

侍画松了一口气,“所以,您才放心他入朝”

谁做夫婿,看的是她那颗为之跳动的心。

可是一直等到晚上,天色将黒,谢墨含也没回来。

谢墨含点点头,微微送了一口气,是啊,她的妹妹是藏在深闺久病不出府的小姐,就算八年的时间她在无名山,但是被他和爷爷很好的遮掩了,以前八年都过去了,如今妹妹回来了

“关于芳华小姐说的血光之灾应验到她身上的话,这个事情毕竟不是太有依据。”英亲王拖着秦铮退后了一步。

她自然是无心理会,跟着风梨,向外走去。

她膝盖刚弯曲下去,皇上便摆摆手,和颜悦色地道,“华丫头免礼吧”

皇帝闻言沉默下来,身为天子,虽然坐镇皇宫,但也不是真正的耳目闭塞。皇后和两宫宠妃以及四皇子和两位皇子,皇后母族和柳氏、沈氏的争斗,他若是不知道察觉不出,就是傻子了。也不配做这个皇帝了。可是令他没想到的是,谢芳华都揽到了自己和忠勇侯府的身上,让他想从她口中套出些什么话来,丝毫不能。心下有些气闷,这么多年,他真是忽略小看这个养在深闺的千金小姐了。

这天下间,再没有一个女子,能让他甘愿两世今生与天搏命。

郑孝扬看着他们,大气也不敢出,连呼吸似乎都快停了。他生怕他哪怕呼吸一下,那二人就会随时地倒下。

秦钰摆摆手,“走吧!”

谢芳华看着他,面无表情地道,“你是如何得到消息来的这里?怎么就你一个人?”

“喂,你不会是摔伤了公子,害怕不敢回去吧!公子疼你,怎么会罚你?还是快回去吧!你若是冻着了,染了风寒,我得伺候你们两个,累死我啊。”听言劝说她。

谢芳华出了门,来到小厨房,只见听言靠在火炉边哈欠连连,火炉上煎着药在咕嘟咕嘟地冒着气,旁边的桌案上放好了一大坛子煎好的汤药,都是给她喝的。冬日里,汤药煎出来,能放几日,喝的时候热一下就行

谢芳华自然不做声。

谢芳华将早先煎好的药倒了一大碗递给他,不得不说他来得可真是时候,这药如今不热不冷,正好喝。本来她想着他既然睡了就算了,反正脑袋磕了个包而已,也不是大事儿,明早再喝药也没什么,不喝也死不了。可是人家既然追来了厨房,当然要满足他。

秦铮又“嗯”了一声。

林七还要说什么,秦铮摆摆手,“行了,按小王妃说的做吧。”

“什么?”英亲王妃一惊。

谢芳华实在没想到秦浩竟然这么不是人,原来外面传扬的那些是真的,秦浩背地里玩女人竟然这么荒唐,况且这个人还是她的妻子,不是侍妾。她想起依梦,似乎是不堪忍受自寻短见……

英亲王妃也知道刚过门三天,早着呢,她没必要着急,便摆摆手,由婢女扶着向正院走去。

那三人听到了门口的说话声,都齐齐白着脸转过头来,当看到秦铮和谢芳华,也是惊异和不敢置信。

“你能救?”秦倾板着脸道。

“不去!”王倾媚立即反驳。

“去将她给我喊醒了!”秦铮吩咐小童。

药铺因今夜特殊,所以,至今未曾关门。

“八皇子若是死在平阳城,不知道当今皇上会不会屠了整个平阳城!”秦铮慢慢地道,“不过在我看来,皇上最看重的人是四皇子。八皇子死了,也无非是惹得皇上恸哭一番而已。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可不适合皇子王孙。八皇子还是莫要搀和江湖纷争。”

丽云庵年久失修,这么大的雨,房屋倒塌,也是正常。

谢芳华上前检查这两人的死因,的确是被砸死的,而死亡的时间是子时三刻,也正是她已经入睡之后。

一个时辰后,到了山下一处小镇。

燕岚上前两步,凑近她,小声开口,“我……”

大约走出十里地后,便追上了前面的一队百人的官兵。

侍画接收到谢芳华的眼神,立即在她身后大声道,“是我们英亲王府的小王妃,听说丽云庵山体滑坡,将整个庵都埋了,上山去看看情况!”

谢芳华点点头。

听言端来饭菜,摆在桌案上,秦铮洗手,坐在了桌前。

小泉子吓了一跳,有人立即从外面走上前,要拉李沐清和郑孝扬。

二人直起身,又齐齐给英亲王妃见礼。

小泉子额头冒汗,这两位大人,当真知道小王妃怀孕的事儿,连皇上也敢瞒,好自为之吧!

“还是你自己进宫吧,我想起还有很重要的公事没做,我就不去见皇上了。”郑孝扬转头就要走。

“所以说

谢芳华观察这间房间,任何物品都摆设整齐。

吴权立即看向秦钰,“太子,那您回城怎么办?没人在身边怎么行?……”

谢芳华吐吐舌头,“我也帮你剥鱼刺吧?”

小童将准备好的千金送去给酒肆主人。酒肆主人今日一顿饭便赚了千金,大约高兴,免费送了一坛酒给小童。

“那好吧!”谢芳华妥协。

二人齐齐颔首。

反正秦钰已经猜到了,也不怕他再听到。

秦钰忽然道,“小泉子,你说朕是不是很没用”

小泉子脸一白,连忙道,“皇上,正因为您是皇上,才要坐在这皇城,坐在这宫里,只有您在这里,才能稳住这朝野上下文武百官,朝局不倒,南秦江山就稳稳健在。铮小王爷与您的身份不同,所以,有些事儿,他能去做,您才不能去做。这都是命。”

小泉子住口,不言声了。有些话他能说,有些话皇上能说他不能说。

右相来到近前,纳闷地看着秦铮和谢芳华,“小王爷、小王妃,这么晚了,有何贵干”

来的突然,去的莫名。

英亲王妃抿唇,想了片刻,点点头,“她是我的陪嫁丫头,进府后,嫁给了王爷身边的喜顺。王爷和我信任他们夫妻。否则也不会什么事儿都交给他们了。”

春兰向外瞅了一眼,脸色发白,压低声音,“您和奴婢说完那盆金玉兰,是吩咐翠荷抱出去的。”

一人又回话,“即便再高的武功高手,青天白日之下,要杀人,总能有动静有痕迹有风声,属下等人没听到。这样的白日,想要做到来去无踪地在王妃的院子杀人,并不容易。若真是高手杀人的话,那此人的武功应该比小王爷还要厉害。”

英亲王妃一惊,“虫咒之术”

谢芳华点点头。

“我说能就能,大不了计划一切搁置。”

金燕也察觉了秦铮竟然对她笑了,态度转变得如此明显,让她暗暗心惊了一下。

金燕闻言仔细一看,顿时唏嘘,“可不是吗?我一下子被这个金色晃了眼睛,到没看到它旁边的这个翡翠更好些。”话落,她看着谢芳华,“芳华妹妹你可喜欢这个?”

掌柜的连连笑着点头。

    “我在这里!”谢云澜依旧压抑的声音传来。

    谢芳华闻言像是放心了,点点头,低低道,“那我出去等你。”话落,她向外走去。

    “只需要您的一碗血就好!”赵柯道。

    谢云澜无声无息地张口喝了,他脸色平静,却眉心皱着,面色有一种隐隐的灰凉之色。

“听言,去将窖里放的那坛翠烟轻拿来。”秦铮对外面吩咐。

虽然二人相差不过一岁,但他的身影站在她身后,却足足高了一头半还多。近距离下,可以清晰地闻到他身上淡淡清冽的气息,融合了梅花香气,分外令人恍惚。

秦钰乘坐玉辇打头,众人上马的上马,上车的上车,前往右相府。

右相感激地点点头。

“我说没有十全的把握,但没说不一定治不好。”谢芳华道,“不试试又怎么知道再耽误下去的话,便真的治不愈了。”

英亲王妃点了点头。

进了会客厅,众人落座后,秦钰还没开口,右相夫人便哭着跪在秦钰面前,“请皇上做主,臣妾和碧儿走得好好的,那郑孝扬突然纵马冲过来,差点儿掀翻了马车,臣妾待要问问是何人,他一鞭子就打了过来,碧儿如今这副样子,您知道,女子容貌最是重要,这等刁民,求皇上绳之以法,以儆效尤。否则以后有人争相效仿,天子脚下,岂不是人人要无缘无故被挨打破相了”

郑孝纯站起身,对右相和夫人谦然地拱手,“舍弟纨绔,是父亲与我这个做长兄的管教不严,才酿成此大祸。”顿了顿,他跪在地上,“孝纯愿意顶替舍弟,任右相府杀剐打罚。”

右相已经目光涣散,勉强扶着桌案,聚了一丝精神,看着秦钰,沙哑地断续道,“皇上,不必请太医了,老臣一心求死……”

她摇晃了半天,转头看向秦钰和英亲王妃。

金燕露出果然的情绪,又盯着她,“荥阳郑氏是不是背后做了什么事儿,威胁南秦江山”

小泉子点点头,“半个时辰前,金燕郡主便去了。”

崔允闻言踏实下来,点点头。

他们都知道,今日进宫,无论结果如何,在大婚那日之前,都不会再有机会碰面了。而过了那日之后,无论是身份,或者是有些东西,可能都会变了。

她最不想伤害的人

秦铮忽然扫了谢芳华一眼,对英亲王妃道,“娘,儿子过来是有一件事情找您说说。”

燕亭干干咳了一声,扫见秦铮看过来的眼风,立即嘻嘻一笑,“正是,我们几个人也是为了这个事儿前来作证,卢小姐的确喜欢大公子秦浩,王妃赶快请媒婆去左相府提亲吧!”

秦铮笑了一声,听不出什么意味,“崔意芝在京中晃悠了几日,如今算是谋了一份大差事儿。”

秦铮身子沾到炕,舒服地“唔”了一声,闭上了眼睛。

谢芳华眉目动了动,又问,“休沐之后,还是要去西山大营?”

不多时,侍画侍墨抱了一摞衣服进了屋,摆放在软榻上,对秦铮道,“有您的衣服,有小姐的衣服。”

四目相对,谢芳华痴了痴,秦铮看着她,目光凝了凝。

谢芳华坐在垫子上,对她摆摆手,“你去吧,我一个人在这里静静。”

谢芳华点点头,“又是为了那些案子的事儿?”

谢芳华揉揉眉心,颔首。

侍画一惊,“小姐秘密安排老侯爷、舅老爷、林溪公子出京。您说皇上知道了?”

侍画点点头。

谢芳华低头,将他的手轻轻拿起,又放在她的手腕上脉搏上,摆对正确的诊脉方式,小声地告诉他,“脉该这样诊。”

过了许久,许久,又许久。

他和她的孩子?

秦钰看着他和他怀里抱着的人,忽然眯起了眼睛,本来含笑的眸子霎时冷了下来。

紧接着,满堂宾客陆续地被几人的赞扬声感染,纷纷应景地赞扬道贺。

她一辈子也不会忘记今日的大婚

春兰闻言笑着逗趣,“小郡主,您在这里守着,是没看见,当时拜完堂,小王爷掀开盖头后,宾客们看着新娘子都惊呆了”

“她这副样子,想想也知道那情形”秦怜转过脸,不满地对秦铮道,“这可是你的新娘子,你胡闹什么?怎么让那么多人都给看了?”

“两日前我说过,关于拿了你的人,只要我踏入京城,一定会完璧归赵,将他还与你。你实在没必要此时拿了初迟。”秦钰叹息又深了些,“他的确不是我的人,你拿了他。怕是有些麻烦。”

“原来是我出手软了!”谢芳华嘲讽地一笑,她当时下多少力度自己是知道的。只能说秦钰除了有好药外,这个人坚韧常人难及。为了今日的事情,竟然不顾养伤,亲自下了床出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