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记得遥远的他

七月十月-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97964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75章:毁家纾难

七月十月 97964

易峰不知道现在身在何处,主宰级的神念铺展开来,也无法确定方向,天上的九颗太阳播撒炙热的光辉,更不可能给他提供什么指示。

酒力倒是不怕,易峰根本不会醉,但那灵力入体后就会冲击筋脉;易峰的筋脉品质极高,抵挡这酒力的冲劲儿完全没有问题,可那灵力随即就会沉入丹田,自己的元婴如何能够将之完全转化。

不过,他与易峰不一样的是,他是以纯剑心融合生命菁华与灵魂之力缔结了有独立意识的剑心分身,他自己的元婴却是没有一点变化。可那般,却是让他的实力比之一般的同期剑宗修士要恐怖了十倍不止,也是当时修真界公认的第一高手!

极品神器在仙界修士手中,由于受到修士修为的限制,其威力也大打折扣,可神丹却不一样,它一旦入腹,除非修士有强大的功力或魂力将之药力压力,不然它就会很快挥发药效,若修士扛不抗住药效,则可能如易峰先前那般有爆体之虞。

易峰将天宫取出,细细感受一下,里面并没有任何变故,受伤的亲友目前都在疗伤。

四息之间,混沌之力的防御罩也破裂,可同时易峰的十系神灵之力防御罩再次展开。

随着咒语声的响起,那金牌继续涨大,同时不住地颤抖着,一股股令易峰都感觉心悸的气势波动激荡开来。

易峰正在权衡之时,丹田之中十系神灵之力的量也越来越多,形势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他必须抉择了。

让易峰更为惊诧的是,当愤怒的九爪神龙就要拍碎其中一头巨猿时,三头没有手持金棒的巨猿忽然化作三道流光,直接沉入了手持金棒的那个巨猿体内。

“我想我可以找到弑天杖。”易峰微笑着说道。

可这只是刚刚开始而已,裂天镰又是一阵轻颤,一把把镰刀状的能量波动漫天而来,旋转着的镰刀能量,宛如绞肉机一般,将天空中断裂的不死强者的身躯化为碎片,连它们的精神力幽火也一并搅散。

“我已经重伤如斯,即便是不要命了去拼,此时也提聚不起来功力。唯今之计,只有你全力退敌方可保大家平安。”南宫老怪平静地说道。

也不知道是她故意的,还是那新郎官与那大神后期修士命好,他们虽然没有逃出去,却还活着,瑟瑟发抖的活着。

当然,下一关会有危险,如果不愿意继续过关的修士,现在就可以选择离开了。

易峰苦闷地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来,但应该和你们主人有关系。”

麒炎与麒罡自然不会对沙鼠妖的提议有所质疑,纷纷点头附和,而易峰也怕这沙鼠妖真动手,也没有多说什么。

——————————————————————————

虽然口气很大,但没有动手,只是警告,应该算是比较客气的待遇了。

白色的圣光撕裂长空,化作道道光剑漫天劈落,却被十六翼天使手中的黑色十字长剑震散……

漫天鬼头纷纷扑来,冰霜巨龙发出了一声嘹亮而又高亢的龙吟,浑身寒光四溢,龙尾如鞭抽出,一记横扫便能让几百鬼头就此化为黑烟,而从其口中喷出的白色龙息更是让鬼头触之皆被冰封。

宛如一条张牙舞爪的黑龙一般,那股子黑雾向易峰扑来,瞬即纠缠在易峰周身。

易峰转身,却是不能再次穿越那透明波动,以斩天剑之锋芒,居然也无法破开那透明波动。这下易峰急了,他这不是被困在山洞里了吗?

转身,易峰迈步就要离去,再也不愿与那银色小剑为伴一刻。可是,他还未走出两步,就听身后一阵震天之声激荡而出。与此同时,一股浩荡的威势弥天而起,易峰还未转身,便被那威势推倒在地,不禁发出一阵惨呼声!

“师尊,你的伤好点了没?”一位看似年轻的弟子斗胆问道。

由于易峰的强势表演,两位本来就摸不清楚对方底细的不死主宰,在短暂的交流过后,竟然不战而逃,转眼便没有了踪迹。

“呵呵,本来你听我的话,别去你表外甥那里就不会有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发生,看在那些神晶的面子上,我也会照顾于你,可惜你自己不识时务啊。”城主这句话,明显是在找理由。

据闻,通过轮回山,可以感受到仙界的部分情况,比如仙界出现了某种大动静。如斩天剑发动星空剑诀覆灭了一条仙界星系那样的动静,轮回山都可以感受到。

那些青年高手无不惊惧,那战刀何种品质,他们自然心中清楚,可那把长剑居然能够和战刀硬拼,而且长剑之中竟还蕴含大量的鸿蒙之力,竟是一把同样逆天的法宝。

这次易峰几经转折,却是行到了西北方向,他不敢向东北而去,因为那里可能碰到妖兽。

在众人的眼中,由几百块铁片组合而成的,乃是一面宛如八卦图一般的圆状造型。

易峰离开不到百息时间,之前追逐六劫散魔的三位散仙就回转,但是,从他们的模样可以看出,与那六劫散魔的争斗似乎没有占到什么便宜,一身战甲都有几处裂开。

可就在这十分关键的时刻,白天被易峰欺负了整整五个时辰的三头蛇,却是带着一群数量过千的三头蛇以及一只有着四个脑袋的金线蛇前来报仇。

可也就在易峰退开一段距离后,三位实力高深却太过年轻的超级神兽,都被那黑洞给吞了下去,而那六位高手也同时飞快地调转了阵法,竟是在顷刻之间就将易峰与冷依依包围。

易峰终于还是咬牙动了,也反正敌人只有一个,以自己那么多法宝,未必就没有胜利的一面。

南宫老怪与东辰天尊则是微微错愕,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而片刻之后,东辰天尊直接遁走,但也没有走远,似乎在一边观望战场,不准备帮助易峰。

于是,以武门为首的大势力,对韩烟儿所在的天尊集团出手了,而且他们鼓动了不少其他势力的神界天尊。

当然,之所以九魅狐妖还如此客气,也完全是因为易峰似乎和这里的雪人有点关系,不然的话,以九魅狐妖的脾气,绝对不会与小芙多说什么。

那青年修士微微一怔,暗道自己表现得有点激动了,当即收敛神色,又冲着易峰抱拳道:“在下还有要事在身,先告退了。”

让六位主宰都万分惊讶的是,来人的相貌居然和带着四位巨猿分身的班德一般无二。

既然是故人,正好可以新帐久仇一起结算!易峰飞到任谷千米处时,心中已经盘算好不能放过任谷了,表情也越发冷淡。

而从易峰身体流溢出的能量,却是如同穿透了空间限制一般,消失在山洞之中。

但是,易峰原本就是凡人,身体中并无高深功力,化灵丹只会吞噬掉方才茶水中透入易峰身体的灵力,并不会给易峰带来多么沉重的伤害。

跟着,周围便又有黑色浓雾弥漫,云空天尊两眼一黑,竟是什么也看不到了。

祖神的恐怖实力,让云空天尊顿时蒙了,自己在祖神面前似乎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机会,不用想也知道,暗黑祖神肯定不会受黑**烟影响的。

暗黑祖神一阵畅快无比的大笑,随即身后蓦然浮现出一只长满黑色毛发的怪兽,他的气势也在不断攀升。

方才那些祖神化身那般干脆地要灭杀易峰,甚至不惜围攻,只怕是也不想让易峰成长起来。一旦易峰将天典之中的内容理解,必然会有威震天下的实力。

地龙谷距离那魔龙之前盘踞的大山并不算遥远,二者不仅实力颇强,而且同属龙族,所以时常会有来往,这一大片森林也是二者共同统治的地盘。上次之所以能够将那渡劫期的女魔早早惊退,其实也赖魔龙在关键时候发出的一声龙吟。

灵器自爆确实威力不凡,可在挡住几道白色灵光的同时,也炸得易峰有些头脑晕乎,毕竟这些被引爆的灵器都是被他祭炼过的,自爆后首先会让易峰灵识震荡,其次爆炸的威力也能够波及到易峰。

在斩天说给易峰知道后,易峰先是一怔,跟着便是苦笑,心中多少也有点不爽。

不过,自己的身躯与那魔化神婴之前遭受重创,情况却是比以前都还危险。

可是,易峰已然不在,东辰天尊失去了最大的砝码,方才之所以敢那么大胆,也是因为他掌握着易峰的生死,云空天尊等人投鼠忌器,不敢对他出手,现在就不一样了。

没有多久,一个黑点从那空间黑洞之中跌落下来,而空间黑洞随即便合拢起来。

可易峰并不知道自己是被召唤走的,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进了空间黑洞之中。

虽然很为易峰担心,但她却是不能找到易峰,只能默默记下这一天,随后也在众魔道高手的护持下离开当空。

比斗场上,一边是养伤一个月至今没有痊愈的易峰,一边是凭借一身灵宝战胜元婴初期修士振方宇的芸霜。

本来是紫色的剑芒,却是因为有五系真元力的融合而变成彩色,但是威势却是更加强盛,拖出一片空间裂缝,呈半月状激射而去。

“呵呵,未战何言胜负?”小芙只是笑着应了一句,一样是很自信。

小芙此时额头已经有汗水溢出,那战刀虽然还未开始攻击,其威势就已经如此迫人,自己的冰封神章并未突破到九层境界,根本无法硬撼这把古老的战刀。

小芙口中也是咒语不断念诵,那颗白色珠子中连连射出道道寒光,分别沉入了前方的空间里,将那片空间完全冰封起来。

易峰听到这里不禁心中一松,可那三眼碧水猿却是话锋一转,说道:“不过,我对你可是很好奇呢,走吧,到我的蜗居里坐坐。”

人家比自己等人的实力高了万倍不止,若是要害自己等人根本不必在果子中做文章,故而易峰等人没有犹豫就吃下了一个果子。

稍稍看了一会儿,易峰就对那年轻修士的玉瓶产生了浓烈的兴趣。那玉瓶肯定有着上品灵器的级别,而且其喷出的火焰威力也非常强大。

可那些都是易峰装出来的,而言语也多不真实,沙鼠妖却是大大地误会了易峰。

易可儿挣扎了几下,见自己的努力都是徒劳,心中顿时来气了,但是她没有动,而是在静静等待着机会。她自己确实有办法逃走,可她怕惹怒了这沙鼠妖,从而会害了冷依依的性命。

想到此节,易峰不禁盯着自己妹妹看了一眼,而易可儿则是贝齿咬着嘴唇,一副随时都可能暴起的样子。

龙鳞品质极高,紫色剑芒在其上只能发出阵阵爆响,而留下的只有点点白痕而已,想要粉碎那龙鳞,紫色剑芒的攻击力还需要再加强些才行。

斩天剑果然收起了星河剑诀,紫色星河消失后,天空中也不再有紫光投来,星空显得十分安静,但星辰的光辉却是越加明亮起来。

“如果仙子能够与易峰长吻一次,也可以运转双修之法。”这个发现,乃是易峰与韩烟儿试过无数次后得出来的,确实是可以,只是需要的时间略长,效果也差了一些。

易峰这一段时间的动作,虽然也有明显的成效,只要时间足够就能破开那铁链或者火池,可却让黑风老魔受挫不轻。本来黑风老魔恢复后,易峰就可以再次攻击,如此连续几次后,必定能够救出黑风老魔。可黑风老魔的状态本来就糟糕万分,咬牙承受了易峰的连番打击之后,虽然还能苟延残喘,但他被束缚在这种环境下,身体状态只要下降了就绝难再恢复。也就是说,若是他没有被束缚时有一万的体力值,那么被束缚了无数年的今天,他已经只有不到一千的体力值了,而这一千体力值不会涨只会下滑,被易峰一番打击后,现在就只有二、三百了。

由此,修真界一直传闻连坤父子修炼的功法很强,强到可以越级挑战,而且还是一人战很多比自己修为高的越级挑战。

普通修士的战斗,南宫雪琪并不关心,她却是在一位九劫高手与连坤的保护下,置身星空中,放眼观看鬼灵与刘一川、剑域高手的战斗。

其他的地方,也都不适合动手,资源丰富的星球上多有强大的仙门存在,想要去侵略人家估计会死得很难看;资源不好的星球上,虽然也多是仙门林立,但个个都穷得叮当响,没有什么油水可捞。

就这,一下子让岚辰星多出六位仙君,搞不好也会引起有心人的注意。

冷依依还在想着“嫂子”两个字的意义,心中如饮甘露,自然是不会在意易峰后面的话语。她也不是愚钝之人,方才不明白,现在却已经清楚,易峰之所以会骂自己,也是因为和自己关系亲近,一家人说什么不行呢?

易峰身边不远,有几位同门弟子喋喋不休地评述着台上的两人。

“呵呵,放心吧,如果失败了,虽然我没有黑曜石给你,但我却有不少可以炼制极品魔器的材料,大不了再重新炼制就行了。”得到易峰的首肯后,血焰魔帝轻松地道。

“不好,你小子被血焰魔帝阴了。这家伙给那器灵中灌注了一个中期仙帝的能量,你至少需要输入帝级初期的魂力才能为这器灵产生意识,可你现在的魂力根本不够!”斩天忽然在易峰的识海中大吼了一声。五百年的吸收与重生血肉之躯,也没有让这个绿湖中的生命元液损失太多。

易峰在绿色湖泊之中总共待了两千年,才算是将整个湖泊的生命元液消耗掉一半,他身体之中大大小小的穴道之中,全部被绿色晶体占据,内视之下,那些绿色晶体闪闪发光,组合起来宛如一片人形的星河一般壮观。

在湖心位置,有六株小树,呈六角形而立,在它们中间则是一个六角星芒阵,而在阵中央则有一件状如镰刀般的法宝。

也不知道向下了多远距离,担心赶不上的易峰,冲到了所有修士的前面,感觉温度越来越低,而死气则是越来越浓重,空间压力也是渐渐加大。

————————

“夜前辈,这倒底是怎么回事?”易峰有些惊讶地对夜统领问道。

“听说过,莫非它们……”易峰陡然醒悟过来。

而斩天却是在此时提醒易峰,来人之所以说话,乃是以功力与魂力掺杂于音波之中,如此激荡群山,极有可能找出隐藏人质的地方来。

“呵呵,不如九魅为几位舞上一段来赔罪吧。”九魅狐妖转过脸来,不等易峰几人答话,水袖已经飘扬起来。

骨龙与两位麒麟商量的言语中,含含糊糊,却是没有将神牌的具体用法告之,这也让麒麟兄弟十分怀疑,暗道别中了这存在了不知道多久的老家伙的奸计才好。

说着,为了表示诚意,易峰当即就将盛装两朵黑暗圣莲的玉瓶取了出来。

女魔嫣然一笑,伸出纤细洁白的素手将两个玉瓶接过,道:“算你小子识相。有这两朵黑暗圣莲的收获,也不枉我与那魔女一场激斗。也幸亏你小子机灵,在我引走魔龙后知道去取这暗系灵物。不过,你也得了一朵黑暗圣莲,那条小黑龙恐怕也被你杀掉,你也算是得了应得的,此事我们算作两清。但是,我要问问你,你体内的血灵镜是从何而来?”

虽然没有受伤,但易峰也算是领教过了金衣天尊的法宝攻击。

用斩天的话说,九系神灵之力一旦融合成功,那品级几乎已经不再是神灵之力,而是一种更为高级的能量,以星辰之力的品级确实难以撼动分毫。

在这种情况下,速度实在太过重要,因为没有速度,你打不到祖神的化身,只能被祖神化身打,同时被几位祖神化身攻击,即便是易峰也扛不住。

经过许多年的修炼,易峰在星芒剑诀上已经到了后期。本来,在一个阶段的剑诀,初、中、后期没有什么瓶颈可言,只要努力锻炼,在斩天的指导下,易峰突破起来并不算难。可惜的是,从星芒剑诀到星云剑诀,却不是那么容易就突破的。

易峰丢了一块极品仙石过去,也在那仙官未回神之际就进了城去。几乎是顷刻之间,那些被包围在鬼头大军中的敌人,便是在惊恐之中不断殒身,而他们的一身修为,甚至连血肉都被鬼头吞噬进去。

而久候多时的易可儿,则是没有辰震仙帝那么积极,她听到易峰的请求后,舒展了下懒腰,还似要打个哈欠,随后只是瞥了一眼,她身上的黑色战甲便化成许多小怪物,喷着雷霆进入到辰震仙帝的领域之中。

死亡的钟声,在二人心中激荡开来,深深的恐惧感疯狂地撕咬着二人的神经。

若是易峰取出的是正常的灵剑,势必会有灵力波动引起鬼妖的注意,而斩天剑却没有。

“成败在此一举了。”

当然,若是能够在自己女婿不死的情况下救活自己妻子,龙皇自然是老大的乐意。

不屑地笑了笑,易峰又欲离开,因为周围的人越聚越多,众目睽睽之下,他很不适应。

这蝌蚪状的怪物整个就是一团带着尾巴的黑球,即便是易峰凝目看去,也难从中分辨出眼睛和鼻子来,就好像它们根本就没有那器官一样。

于是乎,易峰也不再去刻意躲闪了,任凭这些能让自己全身酸麻的电流刺激着。

越贤听此,脸色未变分毫,还真就笑着退了出去,远远观望着,身边的两位神王后期巅峰高手心中虽然不解,但却没有询问,对于越贤保持着很深的信任与尊重。

“这下完蛋了!”小莲嘴上如此说,但表情中却没有多少惧意。

地面上的血水,还没有流淌,就被卷成一道红色光线,霎时沉入魔杖之中,而两位出窍后期妖兽的妖婴也被那些纷纷而出的鬼头吞噬。

来人一身儒雅灰白长衫,如刀剑削过一般的脸庞上有着一对淡漠苍生的眼眸。

沙鼠妖见到血焰魔帝时,可能是因为憋闷了太久,竟是不打招呼直接出手,身形一提,单手成爪,直接抓向了血焰魔帝的肩膀。

沙鼠妖全力而动,几乎是瞬间就能制住血焰魔帝,可他的手就在快要触及血焰魔帝肩膀时,被后来发动的易峰提前挡住。也就是说,易峰的速度比沙鼠妖要快,至少在方才的一瞬间比沙鼠妖快。

沙鼠妖听此,眼睛中微光闪动一下,转而就笑着道:“原来是你的朋友啊,是我冒失了,勿怪,勿怪啊!”

可若是事实真是如此,易峰也有个不解之处,那就是此时混沌剑灵要击杀自己,几乎是瞬息可就,完全没有必要如此费劲地来榨干自己的精血与魂力那么麻烦。

血焰魔帝倒也不得意,只是道:“我可没有这个本事,全是魔尊大人安排。”

这五人此时正有三人与纳兰帝君的两位帝级后期手下拼斗,另外两人则是全力攻击大坑口处的禁制阵法。血焰魔帝本来就让纳兰帝君觉得很是棘手,若是再来五位帝级后期魔修,只怕是今天真要眼睁睁看着血焰魔帝逃走了。

事实也正是如此,血焰魔帝虽强,但方才能够击飞纳兰帝君的实力也是强行运转功法发动的,不仅不能长久,而且运转期间还十分危险,就算是成功运转一番,结束后对他的实力也会有很大影响。

最为关键的是,斩天的神识修为足够强大,而易峰的功力品质也足够高。

先修养百日,待全身筋脉恢复后饮用此药,肉身品质可达上品灵器级别。

易峰只是反应稍慢半拍,便被如利剑一般的空间裂缝刮到手臂。品级达到上品灵器级别的手臂,却是直接被削掉一大块血肉,鲜血也霎时染红易峰的全身衣衫。

易峰对火焰的威势倒不是很在乎,他更为关心的是这里的剑意从何而来。

火浪虽然是涌出来的,但推力很平常,无法让易峰后退半步。可行走了百米不到的距离后,易峰却是见到了一头将通道完全挡住的浑身冒着火焰的狮子。

终于,在九系神灵之力与混沌之力疯狂冲击的巅峰时刻,那铁链子失去了能量支持,在嘭的一声炸响后,断裂成两截,从黑风老魔身上跌落到火池之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