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记得遥远的他

七月十月-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97964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71章:蛊寒

七月十月 97964

那个侍卫的声音中,此刻似乎更多了几分紧张,若是在厅里有人,那么便极有可能是凤阑绝他们,但是,若是凤阑绝在房间里的话,他们这么闯进来,凤阑绝肯定能够查觉,为何,却不见一个人出来呢?

只是,夜无痕却隐下了所有的怒火,唇角竟然慢慢的扯出一丝轻笑,带着几分轻柔,带着几分纵容地说道,“本王的王妃太过单纯,有些时候又爱耍些小性子,倒是让绝王见笑了。”

看到上官云端一边吃着点心,一脸的陶醉的欣赏着,凤阑绝心中暗暗的懊恼,他怎么会看上这么一个没心没肺的女人。

“我没有杀她,是她自己觉的对不起你,觉的无脸见人,所以自杀了。”老夫人微怔了一下,然后急急的说道,只是神情间却隐过几分慌张。

夜无痕那么做,还不如直接的杀了上官凌雨,虽然知道,夜无痕那么做是为了她,也知道,上官凌雨的狠毒,更明白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对上官凌雨,她是没有丝毫的同情的,但是,她无法看到爹爹承受更多的痛苦,上官凌雨毕竟是她的亲生女儿呀。

终于明白了,终于认清了,原本,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她的一厢情愿,一直都是她在做梦,或者,就算今天不是上官云端,也会是另一个女人,不可能会是她,因为,他的心中,根本就从来没有过她的位子。

但是,父皇教过她,有些事情,必须要靠自己的努力才能得到,所以,不管是什么事情,她都从来不会放弃。

凤忆希的身子完全的僵住,快速的擦掉了自己的泪水,看到他已经睁开了眼睛,正望着她时,心中便漫过情不自禁的狂喜,一脸欣喜地喊道,“你醒了,你真的醒了。”

不管怎么样,在她的心中,总是有些遗憾,毕竟成亲,可是一辈子的大事。

而他的的威胁,绝对不是空话,若是她真的敢伤害到云端,不管她是什么身份,他都不会放过她。

虽然平时的凤阑绝也是经常会笑的,但是那种笑却是更有着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阻隔,让人不敢接受,甚至不敢望他。

她就认定了,上官云端一定会输给她。

“那你们觉的应该选那个方面的书?”皇上的眸子微微的一闪,神情间隐过嵷发不满,沉声问道。

上官云端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了一丝轻笑,这老头一看就知道是一个十分固执的老头,不过,固执的挺可爱的。

若是一个一个的计时,肯定会有误差,但是若是两人一起,就算时间上有误差,但是,对两人却都是一样的。

一时间,整个大殿完全的静了一下,有些人望向那漏刻,也有个望向蓝岚,但是最多的人却是望向上官云端的。

上官傲天的眸子微微的闪了一下,他倒是没有想到云儿会这么爽快的答应了,若是云儿真的配合绝王,会不会让皇上等人看出她的异样,知道她不傻了,到时候会不会又惹出其它的风波。

不过。前面的一些,他都看了,没有错的。而看到她那般自信,想到她平时的睿智,应该是不会错的……

“连绝王都没有加到,那其它的人就不可能知道了,所以这个女人肯定是乱写的。”夜如梦听到凤阑绝的话,双眸微闪,连连地说道,她这话虽然是贬低上官云端的,但是此刻,她的一双眸子却是直直地望着凤阑绝,一脸的爱慕。

毕竟,她此刻的样子并不出色,而且相对的还有些丑。

“怎么样?”夜无痕看到他的表情,心也微微的一沉。

“不过,听说,这一次,凤阑锐不仅请了所有大臣,还把各位大臣的夫人都请去了,听说是王妃的意思。不知道这里面会不会有诈?”那个侍卫微微思索了片刻,再次说道。

“还有最重要的一件事,太上皇的寝宫外,严加防守,不能让任何人见到太上皇。”这件事情是最关键,这个时候,绝对不能让他们见到太上皇,那西域人说过,他的摄魂术可以管七天左右,今天恰恰是第七天了,他不不敢确定太上皇会不会醒过来,所以,这个时候,绝对不能让他们见到太上皇。

不过,偶而还是会抬起头,望一下,只是,走了片刻后,隐却仍就没有让大家停下来的意思,各位大臣的心中,不由的更多了几分疑惑。

不过,好在,夜无痕对她厌恶到了极点,肯定不会理她,所以,她除了那个王妃的头衔外,跟以前在将军府也没有多大的差别。

再次的在心中暗暗的叹了一口气,“要说,应该感谢皇后,这件事,肯定是皇后为絮儿求了情,要不然,絮儿只怕还要受更多的罪。”

“它连死人都能医活,那点小病就不在话下了。而且它还能够让人青春不老呢。”叶寒的脸上也是满满的欣喜,只是却有着太多的疑惑,再次追问道,“你是从哪儿得来的这宝贝呀?”

上官云端看到他们在一起时温馨的样子,心中也多了几分欣慰,皇后自己更是满心的欢喜,早就已经让人通知的蓝魅辰的母亲,筹办着两人的婚事。

“你,你怎么知道?她若不是夜无痕的女人,那么怎么解释她跟夜无痕之间的关系?”叶寒微愣了一下,脸上多了几分疑惑,不过,眸子深处却也多了几分期待。

“当然有关系。”叶寒的身子突然向她靠近,然后一脸暧昧地说道,“因为,我要娶你,以后,你就是我的女人了。”

“你不要再问了,总之我跟你是不可能的。”秦思柔用力想挣开他。

蓝魅辰微愣,刚想要对说什么,只是双眸微转,望向前方时,微张的唇却突然停住,身子似乎也微微的绷紧了些许。

只是,蓝魅辰听到她的话,身子却是更加的绷紧,脚步更是一动也不动的,没有移动丝毫。

凤忆希的身子完全的僵住,被他这般的拥进怀里,再听到他这样的话,微微的有些恍惚,似乎这一切,都只是一个很遥远的梦,因为,以前,在梦中,她曾经有很多次梦到过,这样的情形。

只是不知道她是在喊着清儿的灵魂,还是在说那丫头死了,清儿的事查不清楚了。

因为太过珍贵,所以,他只是给了皇后与李贵妃些许,其它的人,绝对不会有的。

“难不成,你以为这毒是朕给你们下的?”皇上此刻已经恨不得要杀人了,夜无志更加的激怒了他,他对着夜无志恶狠狠的吼道,一个不成气的东西。

李贵妃的双眸微转,心中突然有了主意,只是没有急着开口。

“云儿,你到了凤月国,不能再像在将军府时这般的随意,要懂规矩,要注意礼节,不能给我们将军府丢脸,更不能给夜阑国丢脸。”老夫人听到上官傲天的话,也在一边提醒道,只是,她担心的却不是自己孙女的安危,而是将军府的面子。

怒吼间也快速的拦在了上官云端的面前。

“是呀,她不是已经成过亲了吗?怎么还来呀?”某女人不屑却又不满,这种情况下,她们可都是恨的只有她们一个人出场。

“哈哈哈。”众女子听到她的话,纷纷的大笑出声,望向上官云端时也都是一脸的嘲讽。

凤阑绝仍就紧紧的握着上官云端的手,另一只,却是微微的伸向她的脸,轻轻的拂过,似乎想要将他的温度传给她,从而唤醒她。

不过,看到他此刻那一脸的欣喜,一脸的激动,她的唇微微的动了一下,终于还是没有再说什么。

他从雪山回来时,虽然皇上认了他,但是,刚开始地时候,所有的人都想要欺负他,都看不起他,就连皇上,对他也是爱理不理的。

“凤阑锐,你生性多疑,永远不会相信任何人,包括一直帮着你的人。”凤阑绝的唇角再次微微的扯出一丝冷讽。

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所有的女人都不敢再乱说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