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记得遥远的他

七月十月-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97964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8章:天荒

七月十月 97964

“好词,好词,可今天是诗会,只论诗。”

这话并没有错,就算是夜叶设下的局,可那也是东陵的防御没有做好,让外人有机可趁,太子无话可说。

“你那个朋友是谁?我自认没有与江湖人为敌。”灰衣人痛得直抽冷气,再不复威胁纯妃时的冷静与自信。

“小心。”这种级别的打斗,凤轻尘根本帮不上忙。

无视苏文清的怒火,凤轻尘一脸平静,示意苏文清将她扶起来,同时把一旁的写字板给她,她伤了喉咙,暂时不能说话,一说话容易扯开伤口。

围观的百姓早就被官差挡在两侧,他们伸长脖子往前看,也只能看得到凤撵的外形,里面有什么半点也看不到。

留守的顿时慌了,举起火把四处寻找,突然发现一个黑衣人背对着他们坐在书桌前。

皇上收到的消息并没有错,三王爷确实比九皇叔早一步到京城,并被九皇叔安置在别院,不过皇上的人是没有希望将三王爷带走了。

九皇叔摇了摇头:“一天一夜过去了,哲哲肯定不在皇城,必须出城去找。哲哲是魔教少主,他在东陵皇城丢失,东陵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本王会请旨,外出寻找哲哲少主。”

这种方法简单粗暴,但不失之为一个有效的激励方法,他们在背叛东陵的那一刻,就别无选择,现在粮草补给又没了,他们不想死就只能背水一战。

“咳咳……”苏文清惊了一跳:“什么苏半城,这可不能乱叫。”

“有玄医谷谷主的解毒丸,你为何不早说?”皇上怒了,他以为凤轻尘是故意拿侨。

这药用还是不用?439不平,伤口又裂开了

别的手术,她还能勉力一试,可心脏手术真不行。手术时间又长又精细,哪怕是一点小小的意外,都会出人命。

“啊啊……”小凤谨被抱得不舒服,小手不停地挥舞,奈何他身子弱,双手根本没有多少力气,软绵绵的打在凤离清歌身上,根本引不起凤离清歌的注意。

“不必客气,既然苏小姐没事,我们也就不久呆了,以免打扰苏小姐休养。”凤轻尘身上的那股杀气也收了起来:“王大人,给你添麻烦了,我们走吧。”

“都处理好了?”苏绾惨白着一张脸,有气无力的道。

“去,把沈若叫来。”

脸色一变,苏文清立马走出书房,在确定无人跟踪时,朝苏府后院走去。

九皇叔的眼神太直接了,直接到让敏夫人再也装不下去了。尤其是九皇叔话中的威胁,让敏夫人不得不出声。

这小子……

而在场的人都不知,凤轻尘今天当众解剖,奠定了她在九洲大陆杏林界独一无二的地位,成为杏林界“创新”的典范!981收服,孙思行的魅力

这凤府有凤轻尘在才是凤府,不然……就什么都不是了。

从王家回来,九皇叔并没有把凤轻尘送回凤府,而是将人带到九王府。

她知道苏柔与南陵锦行合作,是南陵锦行一手促成她进宫一事,却没有想到南陵锦行会在大年初一,把人带到凤府。

他要把四国九城都搅浑,只有这样才能把潜在势力都逼出来,逼不出来也没关系,经此一事,至少能让人知道,这世间还有一股极隐秘的力量,它潜在暗处、侍机而动!567羞辱,九皇叔很生气

抬脚……鞋尖抵在暄菲的下额,暄菲一脸羞愤,没有受伤的手握成拳,却不由自主地抬起头,与九皇叔对视。

确定王锦凌会配合自己的计划后,凤轻尘便不再多想,默默地等待时机。

“我不留下他,他也不会走,再说,他和我娘的交情不一般,看在我娘的面子上,我也不能赶他走,因为小时候我娘哄他的一句话,他等了十八……”凤轻尘原本还理直气壮,可看到九皇叔那越发冰冷的眸子,凤轻尘越说越没有底气,最后变成了一句嘀咕声。

豆豆所说的“坏事”才不是这个意思……

“确实很可惜,这些鬼兵生前一定不凡。”暄少奇由衷的赞道,凤轻尘点头附和,可鬼兵却不给他们说话的时间,不知鬼将又下了什么命令,鬼兵唰的一下,整齐划一朝两旁退开,让出一条道来……

“说出来?说出来又能如何?皇上还会安慰我不成,这伤口还能消失不成。”也许真是气性大了,凤轻尘这话夹枪带棒的,这也就是九皇叔,换了任何一个人怕是会气死。

看到那伤口,饶了是九皇叔也吓到了,额头上那一块的皮肉直接削掉,都可以深一小截手指进去。

这天正黑,那些士兵只会寻着马声找人,他们跳了马,隐入林中反倒安全,只是苦了南陵锦凡,这一路估计颠得够呛。

“你不是知道嘛,杀手联盟悬赏榜上的第一人凤轻尘。”九皇叔说这话时,隐含杀气。

她分别抽了云潇和元希取5毫升静脉血,作组织相容性抗原分型检查,希望这两人中,能有一个和崔浩亭相匹配。

玄情阁虽然没落了,可它好歹也是四大玄字门派之一,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要对付玄情阁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可是……

玄情再次感到这个男人的可怕,更加坚定,不肯把九州地图说出来。

“凤轻尘,这里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这里不需要大夫,不要再有下一次。”东陵九站在凤轻尘的面前,看了一眼凤轻尘的身上的东西了,皱了皱眉,却一句话也没有问。

有谢贵妃在宫中与皇后斗,凤轻尘不担心皇后还有时间找她麻烦,可是安平公主不一样。

没父母疼的可怜,看到凤轻尘孙正道又觉得他家思行那呆样也挺好的,有父母疼着、护着,才能保住那份纯真。

“你爱住久就住多久。”搞定了豆爷,凤轻尘狠狠地松了口气,摸了一把汗,凤轻尘扯了扯嘴皮,笑道:“豆爷,没别的事,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

就算凤轻尘会信,他也不想说,这笔账他会找西陵天宇算。

凤轻尘气得眼泪都快掉出来了,卷着被子,背对着九皇叔……

“你没有儿子,你这话不成立。”郭保济硬邦邦的堵了一句:“我们几个都没有孩子,没有立场指责皇上的不是,我们只是大夫,尽自己的责任就好了。”

“这么说,我们不能在医治时动手脚?”谷主颇为郁闷,不让皇上受点苦,他心里这口气怎么出。

凤轻尘正在想着,除了动手术以外的救治方案,一时不察,就被苏文清拽开了,整个人朝地上摔去。

“你……”凤轻尘咬牙:“没有你,我一样可以杀了他。”

“小声点,开门让我进去。”蓝九卿的声音透着一股虚弱,如果不是这样,他哪里会敲门,早就破门而入了。

凤轻尘想通了,抱着被子坐了起来,其实她也没有那么难受,身上干净清爽,腰间也没有那么酸痛,呃……那里,九皇叔好像也给她上了药。

‘九皇叔,别以为我是你的人,就会以你为天,凡事都按你的意愿办,没有自己的主张,如果你真这样想,那你就落了下乘。九皇叔,凤轻尘先是凤轻尘,而后才是九皇叔的女人。’凤轻尘暗道

可就算他故意刁难又如何,谁让这些人犯贱送上门。

蜥蜴人略有几分歉意地看着凤轻尘,凤轻尘和九皇叔却不在意:“我们今晚先在这休息一晚,明天再去找剑。”

“我知道你在害怕什么,如果出去后,你无法适应外面的环境,完全可以远离人群,独自居住,然后你可以继续从事自己喜欢的事。”凤轻尘知道,蜥蜴人对铸剑,有一种超乎寻常的执念,可依蜥蜴人现在这个样子,完全无法碰火,他想要继续铸剑,就必须先医好自己的病。

同一个房间里,虽然他们躲在角落里,可发出什么声响,对方也能听清1;148471591054062。

“可能是我想太多了。”

九皇叔从头到尾就像一个雕像,无论凤轻尘怎么折腾他,他就是不动不出声,凤轻尘只忙着和九皇叔较劲,忙着跟他争夺地盘,连那对男女慌张离去都不曾发现。

九皇叔下午一直没有办公,虽然他不怎么会哄人,但要让凤轻尘保持好心情却很容易,九皇叔陪了凤轻尘一下午,让豆豆想来找凤轻尘问清况,都找不到机会。

那些人是嫉妒,嫉妒凤轻尘。

累死他了!

伤口包扎好后,孙思行很不客气地将人赶走:“好了,世子爷,苏公子,我师父需要静养休息,接下来的事情,会有侍女来做,两位慢走,思行不送了……”

人质,不管在什么时候都是最好用的,只要确定外面的人是九皇叔的兵马,把凤轻尘推出去,定能让对方投鼠忌器。

我徒弟是什么人,我比你更清楚,我徒弟这一辈子,都不会做出奸污女子的事情,凭我徒弟的人品和家世,这世间什么女子娶不到,他会去奸污一个侯府千金。

“凤,凤轻尘,你敢,你敢,来人呀,拿下,拿下这个乱民。”林大人语气一变,身子突然站直,脸上的不安和惶恐换成狰狞与阴狠。

虽说离开了南陵,可并不表示他在南陵没人,南陵朝廷上的动向,锦行第一时间知晓,从千丝万缕的消息中,分析出苏绾可能在南陵的事。

所以,他来找九皇叔,想和九皇叔说说话,也许他能在他的皇叔这里找到答案。

“别告诉我,这蛟龙是蓝氏驯服的,特意锁在那里,好方便这艘战船离港。”话虽如此说,可实际上凤轻尘已相信自己的判断了。

“蛟龙已经被驯服了,九皇叔只要让它承认天子剑就成了。如果我没有猜测,当初驯服蛟龙的人,用得就是天子剑,想要拿到宝藏,陆家的钥匙,蓝家的天子剑,缺一不可。”果然,光有地图是没有用的。

十八骑见状,立刻就找到感觉了,一刀一个,就像削萝卜一样,身边的鬼兵迅速减少……

一切都好好的,鬼王自恃身份,轻意不肯出手,九皇叔和暄少奇应付百鬼宫的人,虽不至于是单方面的屠杀,但也不会吃亏。

都被半山腰的骚动打破了。

“噗……”鬼王双掌合十,接住九皇叔的剑,双脚腾空,与九皇叔的剑保持同一个水平位置。

九皇叔轻轻吐出两个字:“你家!”

“你要走?”凌天诧异扬眉。

九皇叔的脸瞬间通红,甚至耳根都红了,太子一直注意着九皇叔的举动和表情,看九皇叔这样,连忙别开脸,装作没有看到,心中暗自叹息。

咳咳,凤轻尘给夜叶的药水,本就是用黄莲泡的,所以别说像,事实上那就是黄莲水。

凤轻尘冷笑一声,扫了林大人一眼,没有搭理他,对身后的护卫招了招手:“去,把孙少爷找出来,谁敢阻拦就给我打,下手注意点,别把人打死了就行,打残了我凤府养。”

洛王的亲兵朝副将啐了个唾沫,骂对方是软骨头,那副将气得一脸通红,却咬牙忍了下来。

九皇叔凭什么在司家大军的包围下,安全脱身?

洛王亲兵与九皇叔亲兵这一战不可避免!757不能爱他,便会失去爱人的能力

毕竟,要让凤轻尘接受他的感情,很难,而让九皇叔变脸,却是现在就能办到的事情。

可凤轻尘又知不知道,他的心也很小。也许,凤轻尘一辈子都不知道吧,王锦凌惆怅的望着远方,有些失神。

而此时凤轻尘身上冰寒之气,也渐渐地消融,当孙正道在凤轻尘的背上洒上秘制的药水时,凤轻尘身上的寒气全消。

蓝景阳还算聪明,他知道自己的威信不够,不敢说让谷主把玄医谷主人脉与资源交给他,可即便如此,谷主也气得不轻。

九皇叔忒不厚道,居然事先不透半点风声,现在他要怎么做?

杀手们一言不发,手上的长刀第一时间挥了出去,一刀斩在对方伸出来的手上。

九皇叔取出一粒丹药,塞到王锦凌的嘴巴里,招来暗卫:“送去苏府。”

伸手,将脸上的泪擦拭干净,凤轻尘乖乖听太医的话,不再哭。

“轻尘,我不……”九皇叔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人用枕头砸,完全不知如何反应,就这么呆呆在站在原地,被砸了个正着。

饶是不眠不休,蓝九卿也忙了两天,狠狠地睡了一觉后,蓝九卿便联络暗卫。正好暗卫送来了南陵锦凡的下落。

暗卫处理完紫情十二人,便在暗处给蓝九卿留下记号,好方便蓝九卿顺着记号找他们。

有这个要求在,奶宝一定会积极想办法,说服王锦凌放过他。

九皇叔都想杀人了!

“安平,闭嘴。”皇后一听这个名字,就怒了。

暄少奇靠在身后的尸体上,听到秦宝儿这话,整个人都懵了。

九皇叔的神志已恢复,只是身上的寒气却不减半分,听到暄少奇的质问,九皇叔连眼皮也没有抬,只冷冷地说了一句:“没事。”

凤轻尘边说,这拿手指捏凤谨的脸,捏得凤谨小脸通红,眼睛湿漉漉的,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

“没睡好。”凤轻尘苦笑一声,刚刚因凤谨带来的好心情,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众太医交头接耳,纷纷说凤轻尘不识好歹,恃才而骄,一个个恨不得把凤轻尘拖出去宰了。

“洛王你说什么?凤轻尘一边将麻醉剂注射下去,一边转移东陵子洛的注意力。

“还真是成精了。”端亲王不用想也明白,凤轻尘这是趁机溜了。

“公主,你看到的,我的手受了伤,就算我有能耐也无法医好洛王的伤。”凤轻尘抬了抬自己的左手,表示力不从心。

谢三站在原地,凤轻尘问:“你呢?有事吗?”

凤轻尘连忙去处理,紧接着又去查看孙夫人的情况,这么一弄就到晚上,凤轻尘又把中饭给错过了。

“这汤真鲜,凤轻尘这汤是拿什么做的,改天我让我家厨子来学。”翟东明将最后一滴汤汁喝尽,意犹未尽的道。

原本翟东明与孙正道还能忍住,可听到凤轻尘那么一解说,再也控制不住了,抱柱狂吐,昨天那血淋淋的画面,再次浮现在脑海中。

清王听到众人千奇百怪的理由,忍不住笑场了。

最后那个要求,当然是清王自己加上去的。

凤轻尘的声音很轻很轻,可九皇叔却听得真正确切:“轻,轻尘,你,你说什么?”

惊喜来得太快,他根本不知如何时好。

“轻尘,你,你……终于肯原谅我了?”九皇叔狂喜,这个时候什么冷静、理智通通都抛到九霄云外,他只想紧紧地抱住凤轻尘,告诉她,他此刻有多么高兴。

既然决定在一起,那么她就不会再揪着过去的事不放,同样她也不希望,九皇叔因为过去发生的事而愧疚,近而包容她的所有任性与刁蛮,这样即使他们在一起,也不会幸福

即使再不解,暗卫也以最快的速度,将凤轻尘出行的事情安排妥当。

“首尾本王已替他清干净了,能查到他身上,却没有实质的证据。”他不可能那么好心,费了心机设个局,又把子洛摘干净。

“好吧,本王不耽误你的正事,我们快一点。”一大清早,男人很容易走火,凤轻尘就在身边,九皇叔不想委屈自己。

“轻尘,是你勾引本王的。”

雪狼快哭了,双手抱着脑袋,死命在地上撞:它糊涂了,它明明是在水烧伤的,证据还在呢,怎么这水一点不烫。

“稍等一下。”凤轻尘示意雪狼把尾巴竖起来,给雪狼抹了一层药膏,蜥蜴人双手托腮蹲在一旁,犹豫半晌,在凤轻尘准备起来时,终于决定把手伸出去,可一看到自己手背上的鳞片,蜥蜴人又飞快地缩了回来,眼睑微垂,眼中闪过一抹黯然与受伤。

开什么玩笑,人格分裂也不是这样的,前一秒还是亲王对臣女,这一转眼就转换身份,她凭什么要配合。

“你没听错,让你去救符临。”九皇叔再次重复道。

“什么叫算进去呀,你这话也说得太难听了,我们本就是一体,犯着我就是犯着你了。”凤轻尘继续得瑟,她知道九皇叔就吃这一套。

不知是心虚还是怎么了,凤轻尘怎么看怎么觉得云潇是在调侃她,耳根微红,连忙别开脸,不敢与云潇对视。

九皇叔和王锦凌没有继续赶路,而是找了一处农庄暂且落脚。

她一直觉得凤离族这不好,那不好,把凤离族当成包袱,选择回来也是逼不得已,可直到二长老有死来成全她,她才明白凤离族值得,值得她回来,值得她守护。

“周行,你再去和凤轻尘说一声,这个诗会很重要,请她务必参加。”谢三一副急切的样子。

“姐姐?”周行疑惑,这才多久的功夫呀,凤轻尘就改变了主意。

东陵子淳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感觉凤轻尘靠近他,他就高兴,凤轻尘看着他,他就心喜。

两侍卫的动作很快,不多时就将火生了起来,凤轻尘开始替东陵子淳清洗伤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