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记得遥远的他

七月十月-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97964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48章:议论纷纷

七月十月 97964

毕竟,若是真的如花断尘所说的,她杀了他们真正的女儿,那么,这件事情,就要另当别论了。

竟然说她杀了北尊大帝真正的女儿,然后假冒北尊大帝的女儿?

“以后,爹爹跟娘亲会天天陪着宝儿。”夜无绝的手被宝儿握着,软软的,暖暖的,似乎有着什么什么击到心底,引起层层的感动,他保证,只是这次的招亲大选结果了,他便带着千寻跟宝儿回去,以后不管有多忙,他都会陪着她们。

若是小郡主真的出了事,到时候,不用皇上来处置他们,他们都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她若是不答应,那她就成了害李逸风的人了,她若是答应吧,但是她昨天晚上已经答应了李逸风了。

既然他如此说了,便说明月无双知道的已经够多了,所以,她也没有必要再掩饰什么了,而且,这次招亲过后,她再嫁谁也不管他的事情了吧?

孟千寻也没有再说什么,没有再理会他,而是简单的说了几句后,便转身离开了。

更何况还是当着他的面。

“你?你、、、”李老爷子气急,不过,看到他现在的样子,又有些担心,所以,这一次指责的话,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

那怕那个人是北尊王朝的公主。

“刚刚你们两个说什么事情瞒着我呢?”李老爷子走到近前,看到两个人的神情,心中便明白了,他们肯定有什么事情,而且只怕还是件大事,脸色不由的一沉,声音中也多了几分严厉。

只是,此刻,没有人再相信他的话,而且,他越是这么说,大家便越是觉的他可耻,毕竟刚刚他做的事情,=大家可都看的清清楚楚的,而且,刚刚他那样子,也看不出任何的异样。

出了院子,他更是利用轻功加快了速度,急急的赶出皇宫,很显然是想追上刚刚的男人,但是只可惜,连那个男人的影子都没有看到。

所以,他倒假称是以前就认识孟千寻,而且,把孟千寻说成了江湖流浪女。

孟千寻心中暗暗冷笑,这个男人,只怕又要装神弄鬼了,毕竟,用现代的知识来骗这古代的人,还是十分的简单的天王时代。

花断尘这话已经说的够明显了,就只差说那尸体就是公主了。

只是,没有想到,他却是突然的闪到了孟千寻的面前,手也是快速的一伸,然后便将她狠狠的拉进了怀里。

就在夜无绝微微迟疑的这一刻,花断尘已经等的不耐烦了,或者,他是怕北尊大帝会趁机玩花样。

他若是杀了她,那么他也别想活着出去。

夜无绝的手中不知道何时多了一把剑,而且,直直的,又狠,又快的对着花断尘刺去。

“那十天的时间也太短了。”李逸风眉头紧蹙,他也知道老爷子的脾气是十分的倔强的,他决定的事情,是很难改变的,但是,要他这般的屈服,实在是不可能呀。

本来也是,他可是一直把李逸风的婚事当成是头等大事,天天就盼着这件事情呢,若是让他知道了,因为他受伤,而把李逸风的事情给耽搁了,那他自己还不恨死自己了。

“你就知道护着他,而且还帮着他来骗我,我就是因为听了你的话,才会什么都由着他,现在看看,看看,成什么样子了?快三十的人了,还不成家,没个正形,这一次,谁都别求情,谁求情都没有用。”李老爷子狠狠的瞪了李赢一眼,对李赢的怒火还没有完全的消失呢。

只是,月无双似乎毫无察觉般,唇角仍就是那若有若无的轻笑,一脸的随意,一脸的轻松,似乎根本就没有把这场的比试当回事,似乎就是来玩的一样。

“不会再逃了。”孟千寻想起当初逃婚的事情,不由的暗暗失笑,那时候的她,应该也是有些冲动的,不过,若是没有那次的逃婚,她只怕也无法认识到夜无绝对她的感情,还有,她对夜无绝的感情。

“为了我的夫君,作弊算什么呀?”孟千寻双眸微睁,说的那叫一个理真气壮,那叫一个天经地意呀。

真的让他爱到心底,让他狠不得直接的将她揉进他的身体里,吃进肚子里。

不得不说,段红的打算的确够周到,当然,她对于这种阴谋诡计的事情,向来都是最擅长的。

段红说着,一双眸子中便慢慢的多了几分兴奋,而且,她的神情间更多了几分得意,不过,那声音却是极力的压低。

而且,因为全身的肌肤都受了伤,部分的肌肉也受损。

花断尘仍就沉默不语,只是更加的加快了速度。

“老头子,也不要着急,慢慢跟他说,这件事情,怎么能够着急呢?”一边的李老夫人看到老头子的火又上来了,不由的暗暗摇了摇头,小声的提醒着。

更不知道,这老爷子的火是从何而来的。

这一次,他保证不是装的,而是真的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那一刻,他脸上的笑,瞬间的僵滞,一双眸子猛然的圆睁,脸上更是一时间,根本就没有来的及掩饰的错愕。

他的性子本来就急,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再次问道。

没有查清楚的事情,是绝对不会乱说的。

“父亲,我不可能会娶孟冰的。”李逸风看到李老爷子要死,再次急声吼道。

特别是像这样的事情。

不管怎么样,他一定要见到她。

所以,现在,她真的不想让花断尘见到夜无绝,至少不能对面的相见,不是这般的直接的从书房中走出来。

同样的情况,也同样的发生过在夜无绝的身上,当初,那个女人,也曾经有同样的方法去勾引夜无绝。

“是呀,竟然都对天发誓了,肯定不会有假了。”另一个小宫女也跟着轻声说道,女孩子的想法都是十分的简单的。

花断尘听到那些宫女的议论声,双眸微微的闪,双腿一弯,突然的跪在了地上,然后,手中竟然不知道何时多了一把匕首。

书房中,孟千寻也听到了那个让人鸡皮疙瘩乱飞的声音,不由的微微的愣住,却又随即轻笑,她自然知道,这是夜无绝做的。

他这话一出,便顿时的,让众人的眸子都不由的睁大了一圈,天呢,这个男人真的是太、、、太、、、。

她来认这个父亲,要的也仅仅是那份她最渴望的亲情,而不是为了得到什么好处。

朝中大臣那么多,难免会有一些图谋不轨的。

但是现在李逸风却是十分肯定的说,可以完全的医好皇上,的确有些让他的面子上过不去。

现在再回想起那件事情,她觉的,她对蓝宁辰根本就不了解。

“谁不生病呀,你睡了十几年,我还不是一样把你救醒了,你刚刚也听到李逸风说了,他保证可以医好我的。”北尊大帝脸上的笑微微的淡开,声音更是极为的轻柔,他是真的不想让她担心。

大将军的脸色此刻更加的阴沉,此刻,她这话分明针对他而言的。

丞相大人见孟千寻一时间并没有开口,心中暗暗着急,女人都是感情用事的,昨天,她就想要皇上取消了这件事情,此刻可以由她自己做主了,她会顾及那么多吗?

所以,要想彻底的解决这个问题,最根本的就是确定,朝廷派去的东西,都能够送到百姓的手中,不能被人贪污了。

“是呀,公主,这个法子真的没有多少效果。”刑部尚书也忍不住说道,都知道,那些粮食送去了明城,那就跟肉包子打狗差不多。

而她的眸子再次的望向丞相大人,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般的,再次问道,“对了,丞相大人,在北尊王朝,若是查出官员贪污,会定什么罪?”这个问题,她也是问的十分随意,似乎随便问问。

下面,有几个大臣甚至微微的轻颤了一下。

白容是聪明之人,便也一下子猜到了那花是谁送的。

此刻的他,一脸的阴沉,全身散出一股让人惊滞的冰冷,一双眸子更是直直地的盯着她,那眸子中此刻却带着明显的怒火。

那声音冰冷刺骨,更带着几分明显的嘲讽。

“我想,或者我应该把我们的事情全部的告诉你。”孟千寻愣了愣,微微的思索了一下,然后慢慢的说道,她突然想把这所有的事情都告诉夜无绝。

夜无绝怔住,虽然他一直都很想知道她跟那个男人之间的事情,但是他却不想让她伤心,不想让她想起以前伤心的事情。

他甚至还让人去查过这件事情,初也调查的能力可是极强的,当时初也回来告诉他,说,孟千寻在那之前,根本就没有离开过皇浦王朝,甚至根本就没有离开过京城。

不,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的。

不知道他又在想着什么?

他更不可能会知道了,毕竟,他也是到现在才知道了她的身份的。

“哈、、、”孟千寻再次的失笑出声,说真的,这一点,她自己还真是不知道,她说谎的时候,会恍惚不定吗?

不过,貌似她也没有对他说过什么慌呀。

“灵儿,你到了现在还不想承认吗?”他的眸子愈加的眯起,眸子深处似乎隐着几分火光,更多了几分逼迫绝色丹药师最新章节。

“你不用否认。”只是,他却并没有给孟千寻开口的机会,再次急声说道,“现在他已经不在你的身边,你又要招亲选驸马,就是最好的证明。”

只是,他却仍就没有离开,仍就直直地站在那儿,一双眸子也仍就直直地望着孟千寻,唇角微动,一字一字缓慢,却又清楚地说道,“我知道,你这次的招亲,是为了我。”

而此刻,他的脸上也明显的多了几分笑意,望向她的眸子也微微的弯起,轻笑中有着太多的柔情。

而他的声音中更是毫不掩饰的愉悦。

孟千寻突然感觉到自己不自觉的吞了一口口水,她此刻真有一种无语问苍天的感觉,她真的是不敢相信,这个男人何时竟然就变成这样了?

北尊大帝本来就是一位十分英明的君主,他有这样的规定,只要也是为了防止身边的人,进谗言。

若是真的要论起来,她们此刻的罪可远远超过那个太监了。

所以,既然公主这么说了,他便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只有知道了皇上的心思,才能够接着皇上的意思去做,才不会出错。

但是,现在,他竟然看不通公主的心思,公主只不过是一个还不到二十岁的小丫头,竟然,可以隐藏的这么深?

“离开了?这怎么可能?他怎么可以就这么离开了?他都还没有见到你呢?”孟冰的眸子更加的圆睁,有些难以置信的惊呼,夜无绝这么辛苦的来到北尊王朝,而且还不顾危险的潜伏在皇宫中,不就是为了见千寻吗?

“真的有那么多人?”孟冰也是不由的惊住,虽然她知道来了很多人,但是却没有想到,天下各色各样的人都来了。

一时间,整个房间里全部的安静了下来,就连小宝儿都没有再说话,都是直直的望着李逸风。

而且雪太医毕竟是宫中的老太医,是北尊大帝身边的人,自然是向着北尊大帝的。

而且,他这么多年,为了找灵儿,对于朝中的事情,也忽略了太多。

可能是因为咳的时间太久了,他也有些受不住了,呼吸也微微的变的有些急促,当孟千寻扶着他要他回去休息时,他这一次没有拒绝,而是任由着孟千寻扶着他下了大殿。

“皇上,皇上。”雪太医见状,也急的脸都白了,声音中甚至带着几分轻颤。

而现在,北尊大帝的情形看起来,显然十分的严重。

坐在床前的李灵儿,握着北尊大帝的手微微的紧了紧。

“行了,都退朝吧。”北尊大帝再次的挥手,这一次是直接的示意众人都要离开。

“皇上,这怎么可以呀,招亲昭书都已经散布天下,天下各地的人都已经来到了北尊大朝,这个时候,怎么可能取消?若是取消了,那皇上岂不是要被天下嘲笑,辱骂,说皇上不守信用,那以后皇上的名誉可就完全的毁了,北尊王朝也定然会受到严重的影响。”丞相大人一听到皇上的话,连连的跪在了地上,一脸紧张的说道。

“行了,都退了吧,朕绝对不会勉强朕的女儿做任何事情的。”北尊大帝却是有些不耐烦的挥了挥手,仍就坚持自己的观点,似乎再严重的后果,他都不在乎,所有的一切,都没有他的女儿重要。

“皇上,你万万不能着急,不能着急呀,否则会出大事的。”雪太医此刻急的脸都红了,生怕皇上太过着急,身体出了问题。

所以,现在她知道自己不能再提起那件事情了。

因为,她知道,他却是一切都是为了她好的,他不可能会害她。

“我知道。”孟千寻微微的点头,感觉到他的脸色微微的缓和些许,气色也不像高高那般的难看了,心中才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只是不知道,他这到底是什么病,到底有多么的严重。

“宝儿,你的娘亲在这儿?”夜无绝的眸子微沉,能够来这大殿之上的人,除了皇上,就是朝中的大朝,而且现在正是早朝的时间,其它的人是绝对不能闯入的。

这个看上去,已经有二岁左右的孩子,竟然会是他的女儿?

那软软的小手,拉着他的手,让他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温度与感动,这一刻,他的心忍不住的轻颤。

不过,突然想到夜无绝出现在这儿的原因,连声说道,“夜无绝,你也是来参加招亲大会的吗?”不跳字。

“千寻才刚回来,先去休息一会吧,父皇一会儿再跟你细说。”北尊大帝却没有任何的恼怒,脸上反而更多了几分轻笑,那声音也更加的轻柔了几分,望向孟千寻时,更是一脸的慈爱。

而是那种似乎是生病后的重咳。

答应肯定是不可能的,所以,夜无绝肯定只怕正赶去北尊王朝。

他怎么都想到这小丫头竟然一下子就猜出了他的身份。

他甚至在想着,若是千寻被他生的是一个女儿,会不会也这么的可爱。

“不错,不错,北尊大帝是绝对不可能会开这种玩笑,既然发了昭书,自然是真的,大家不必怀疑,够条件的,对自己有信心的,绝的自然可能会被公主选上的,尽管去就是了。”

“你想的倒是美,就你这样的,去了公主只怕正眼都不瞧你一眼,去了也是白去。”站在他身边的人,立刻取笑道,“你呀,也就配你那母夜叉的女人最合适。”

总之,主子是心思,不是他们能够看的透的,他们只要无条件的服从主子的命令就可以了。

五皇子愣住,有些错愕的望向他,回过神后,他才一脸惊愕的说道,“原来三皇兄竟然不知道这件事呀,这件事情,现在可是传的纷纷扬扬的,北尊王朝前些日子突然下了昭书,公告天下,说要为他唯一的女儿选驸马,而且条件一点都不苛刻,只要是年纪符合,没有娶妻,可以一心一意对公主的既可。”

二皇子望着他离去的背景,唇角的轻笑慢慢的变冷,这一次,夜无绝的反应,的确太奇怪了点,这里面,只怕有问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