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记得遥远的他

七月十月-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97964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47章:饱经忧患

七月十月 97964

轻歌嘻嘻一笑,“好吧!未来我可是主子您在京城的最大支柱,的确不能胆触。”话落,他站起身,“既然如此,我现在就带着人启程了!”

谢芳华点点头,“那好吧”

藏锋很满意她眸光中微微带出的惧意,点头,“自然,你要去临安城,必定要经过此路。本座不在这里等,在哪里等?”

“嗯,你的确比一般女子聪明。”藏锋看着她,“本座还看不上谢氏,只要你告诉我魅族秘术,我答应你,不杀谢氏就是。”

她不是爷爷,也不允许再手软!

转日,她和谢云澜碰面,便说了第一件事情,“云澜哥哥,谢氏族长,谢氏盐仓,谢氏米粮,以及谢氏各房,如今应该都已经知道我接手庶务了吧!”

她何其有幸

第二日一早,天刚微亮,喜顺便来到了落梅居,林七和玉灼都刚刚醒,一个正准备去小厨房做早饭,一个拿扫把扫院子。见他来了,玉灼迎上前。

关于更新,放心,我会带上电脑的,如果有网给我用的话……

过了片刻,李沐清给秦钰写完书信,送去京城,正当午时,便过来陪谢芳华用膳。

“四皇子,去下官府邸吧”李猛又连忙请缨。

当初力主皇帝处置秦钰严惩不贷的左相,如今看来,是秦钰的人了。还有以退为进,建议将他贬去漠北的右相,也显然被秦钰收服了。

秦浩又是一愣,“放在屋里侍候”

英亲王妃叹了口气,“这个卢雪莹我看着比以前性情好了不知多少,似乎真是转了性子,看得明白了。可是,明白后的她,配秦浩,到底是可惜了。”

“芳华小姐多虑了,我几人不是三岁小儿,还怕被你的样貌吓到?”左相出口道。

“是!”老太监立即快步走出了灵雀台。

“你只记得和燕亭兄的仇,怎么就不记得和我的仇?”秦铮看着她,没有因为她的面无表情而减少丝毫笑意,依旧笑吟吟地道,“所谓事情有因有果。燕亭是被我打伤的,才见了血,导致你应承了血光之灾,这仇该找我不是吗?”

英亲王一噎,没了反驳的话。

见谢芳华进来,秦浩止住话,皇上和英亲王都向她看来。

“这个混账小子”英亲王听罢骂了一句。

谢芳华看着郑孝扬,又是好笑,又是感动,虽然秦铮和郑孝扬不比秦铮与燕亭、程铭、宋方、李沐清等人从小玩到大,但这份能在以为他们死时横剑自刎甘愿陪死的情分,却极其可贵。

“你对她哪里来的相信?”云水气恼质疑,“你忘了我们死的那些人了?”

他们刚走了两步,言轻忽然扛起地上的云水,跟随二人离开。

英亲王沉默了片刻,吩咐道,“既然刚回来,赶紧回去睡吧!”

“可惜,赶上了无名山被毁的消息传进京中,皇上召集朝臣议事,我官职还是太低,被挡在了外面等候,便叫皇后趁机去了左相府,这事情到底让二弟做成了。”秦浩道。

燕亭顿时干干一笑,回头对三人道,“看见了吧!我说的没错吧!什么主子找什么样的婢女,这个听音姑娘脾气可大着呢,跟秦铮兄一个样,眼睛在天上,想理谁就理谁,想不理谁就不理谁。”

“走吧!你们没看到听音姑娘和秦铮兄正忙着做菜不得分心吗?别闹了,我们进屋里等着吧!”谢墨含说话了,他最不愿意妹妹被人观赏,可是她如今身份在这,也没办法。

燕亭顿时意会,嘿嘿笑了两声,露出了解的表情,“你放心,我不会打你的听音的主意。她不过是个闷葫芦而已,也就你喜欢。我不会喜欢她的。”

“喂,秦铮兄,你可真够意思,欺负我不会烧火吗?”燕亭显然也回过味来了。

秦铮无辜地看着他,“我第一次烧火的时候也和你一样。”

秦铮坐下身,“嗯”了一声。

秦浩似乎巴不得二人走,送也没送。

谢芳华挨着他坐下身,“娘出来紫荆苑后对我说,想早些抱孙子。”

“不用去喊了,有人能救他。等你喊来大夫,他早毒发身亡了。”秦铮话落,拉着谢芳华抬步走进了房门。

她正想着,忽然感觉床边传来沙沙声响,凭着她耳目敏感,直觉是某种毒虫。面色一变,忽然抓着秦铮的胳膊带着他跃下了床。转眼间便到了房门外。

王倾媚离开不大一会儿,便拉着玉启言走了回来,玉启言的脸色比王倾媚早先出来时的脸色还臭。明显是被打扰了好事儿的不爽。

“英亲王府的小王妃?”那人打量谢芳华。

月底了,亲爱的们,月票别留着了,清清吧,么么

谢芳华点点头。

秦铮进得房门,就见谢芳华悠闲地坐在桌前喝茶,他挑了挑眉,“学得心得如何?”

...回到御书房,见到,他开口的第一句话便是,“从今日起,李沐清监国,郑孝扬掌管兵部粮草,英亲王、左相、永康侯共同辅政,朕要去漠北。 不准抗旨。”

“他们是他们,朕是朕。”秦钰道。

秦铮看了他一眼,冷笑,“你在这军营里坐镇,竟然还让人悄无声息死了?是不是有点儿可笑?”

“云澜哥哥,我的意思是,我不是要跟你抢房间,我是住你隔壁好不好?”谢芳华感觉他身子僵硬,轻声道,“有事情我可以及时找你啊。”

“秦铮的落梅居也没有女人!”谢芳华沉静地道,似乎是对自己说,又似乎是对二人说,“这种情况,有两种情况,一种是身有洁癖,不喜生人靠近。就如秦铮,他除了听言,不止是女人,也是不喜男人的。这种只不过是不喜身边围着的人多而已。还有一种是对女人厌恶到极致。所以,不喜欢看到任何一个女人。”

大约过了一盏茶,早先跟着谢云澜那小童抱着一个暖炉和一个暖水袋来到了西跨院,春花、秋月迎了出去,他将暖炉和暖水袋交给二人,什么也没说,便离开了。

二人出了房门,也不敢住去别处房间,谨慎地选择住在了谢芳华房间外的画堂。

小童点点头,不再言语,继续垂首立在门口。

------题外话------

“六婶母放心吧。”谢芳华看向秦钰,“秦铮离开京城,铲除的是京城外遍布各州郡县的暗桩,刻意避开了京城没惊动。我们先把南秦京城守死了,防死了,来个全盘彻查。先铲除京城内的暗桩。”

谢芳华中午没吃多少,也有些饿了,秦钰跟谢芳华差不多,所以,一时间三人都不再说话,安静地用膳。

右相府门口一众人面面相耽。谢芳华喝了一杯水,觉得心里好受了些。

英亲王妃没说话。

“你们可看到是什么人杀了她吗”英亲王妃恼怒地问,她怎么也没想到,她和谢芳华、春兰在内室说话,这么短短的功夫,翠荷竟然惨死在门口,而且没听到丝毫动静。

“是。”喜顺闻寻赶来,也吓得脸发白,闻言连忙去了。

英亲王妃伸手握住谢芳华的手。

“对,什么也不及你的身子重要。”英亲王妃立即道,“你快开个方子,先熬药。”

下了早朝后,京中大肆地彻查起来。

最后,秦钰终于看不惯了,一把夺了她的纸笔,温怒道,“这种事情,是一日两日能做得成的吗你再不爱惜自己的身体,朕看不如把你关去暗牢养着,你就真听话了。”

秦钰沉着脸,对外吩咐,“小泉子,备马。”

“玉宝楼听说新出了一批胭脂水粉和首饰,我要去看看。”金燕不觉得秦铮不理她难堪,反正秦铮从小到大就惯于不理会人,她也习惯了,只笑着对谢芳华道。

玉宝楼内的人自然对金燕熟悉,所以,对她并没有特别表情,但是对于秦铮和谢芳华,可以说得上是惊异惊喜了。

谢芳华笑了笑,不置可否。

谢芳华却揪住了掌柜的刚刚那一句话,对他问,“你刚刚说是一对钗?这么说还有另外一支了?”

秦铮勾唇,“你眼红什么?大姑姑还少了你的穿戴不成?今日你只管捡喜欢的买,算在我账上。”

    谢芳华闻言立即走向屏风后,脚步丝毫不停顿,带着几分好奇,转眼便进了屏风后。入眼处,半间空旷的屋子,地面是一个大的水池,水池的水几乎是血色的,没有见到谢云澜的身影,她看着那血色的水池以及池边一大片鲜血低呼了一声。

    “芳华小姐!”风梨身子被谢芳华推了一个趔趄,一惊。

    谢芳华看着谢云澜眉心一团黑紫之气,**的上身血脉游走的地方,似乎有两道气在窜,使得他垂着的头面色痛苦,她想着,他身上的痛苦怕是比面前表现出来的痛苦要严峻十倍不止。这一团黑紫之气她只用眼睛还看不出来是什么,若是要查探的话,只能靠近给他把脉。

    赵柯顿时跪在地上,“公子,属下自小跟随您。您若是出事儿,属下也不活了。您就听属下的吧!属下是万般无奈了,该用的办法都用了,也是压制不住您体内的恶气,否则如何不听您的。”

琴棋书画四位师傅分别叫李琴、孟棋、温书、楚画。宴府楼的大厨名叫何晏。这五人的名字自然不是生来就叫这个,据说是扬名后保留姓氏,改了后面的字,昭然其成就。

最近很多亲们询问万更,说一下,要等入v后,大约是在下个月十多号。具体日期我还没和编辑确定。等确定会通知大家。会员号520小说币什么的可以提前准备了!当然,我是希望看我书的所有亲们都看千字三分钱的正版的,毕竟我的付出希望这样的方式认可。么么哒!

...谢芳华听罢后,不由蹙眉。

“李小姐在哪里,相爷带路吧。”谢芳华道,“能救治的话,我定尽我所能。”

刚到李如碧的院子门口,便听到右相夫人的哭声,其中夹杂着又气又恨又怒的骂声,自然骂的是荥阳郑氏的二公子郑孝扬。

“不治不行,听话,现在不是胡闹的时候。”右相怒道,“你已经不小了,不要让我们担心。”

“妹妹听话,诊治的时机也不能错过。”李沐清走上前,对她温声道,“乖。”

秦钰忍着气,和气地道,“夫人先起来,荥阳郑氏的郑公、大老爷,郑大公子都在这里,自然会给右相府一个交代。”

英亲王妃忍不住落泪,掏出娟帕,哽咽无声。

过了片刻,外面管家喊,“太医来了。”

秦钰摆摆手,“来晚了,右相已经去了。”

秦钰抿唇,不再说话,对跪着的太医摆摆手。

右相说他不是为了南秦皇室帝王,是为了谢英和崔玉婉,敬佩那二人大义,也是事实。

谢芳华看着她,缓缓地点了点头。

金燕摇头,“钰表哥不爱我,但也没什么不同,我爱他就够了。这一辈子,他不喜欢我,不爱我,又有什么关系我放弃他,是放弃对他的圈固和追逐,而不是放弃对他的爱。他如今一心只为南秦江山,那么,我只能尽我所能尽些绵薄之力。”

来到御书房,小泉子小心谨慎地禀告,“皇上,小王妃来了。”

金燕看着他,依旧平静,“我没有作践自己,只是在做我自己认为值得的事情。”

小泉子在门口守着,吓得心惊肉跳。

“就如她说,值与不值,端看她自己的选择。”谢芳华慢慢地转身,低声道,“我回府去等秦铮的信,先看看他怎么说。”

谢芳华走出了御书房。

“皇室里未来能依靠的人也就只秦钰一人了。皇上的病已经让他力不从心处理朝政了,可是这江山不能就这么废了。不答应他怎么行”谢芳华道。

“爷爷,皇宫虽然可怕,但是我却不觉得能可怕得过无名山。”谢芳华看着他,“我们忠勇侯府低调了这么多年,皇上和秦钰如今又给加了荣华封赏,就算是现在反了他,不但不占天时地利,连人心都不向着忠勇侯府。更何况我们根本就没有反意。所以,哪怕出错,也要进宫。”

谢芳华摇摇头,将入宫的决定和分析与他说了一遍。

英亲王妃等人齐齐一怔,卢雪莹喜欢秦铮的事情她们自然都知道,都不由看向他猜测。

&n

“京中今日热闹得很。早朝皇上下旨召四皇子回京,命在京中如今闲来无事的清河崔氏二老爷的二公子崔意芝带着皇上的轻骑卫去迎接。皇上给崔二公子点了一千人马。说若是顺利将四皇子迎接回京,那么论功犒赏免三考三校,让崔二公子直接进兵部做侍郎。”林七道。

秦铮笑了一声,听不出什么意味,“崔意芝在京中晃悠了几日,如今算是谋了一份大差事儿。”

秦铮翻了翻,从箱子里翻出一件素净的烟罗锦递给谢芳华,说道,“去换了!”

芳华拿着衣物,走到了屏风后。

秦铮看了她一眼,慢悠悠地脱掉外衣,自然地开始穿戴。

不多时,谢芳华穿戴妥当了,回转身,见他也已经打理好,往日鲜衣华服,凭地有一股张扬。今日月白织锦,致尊贵。她咳嗽了一声,移开眼睛,见他没打有出去的打算,则绕过他向外走去。

“大约是累了,应该在榻上躺着呢。”谢墨含道。

她大婚了

谢芳华赶紧地收起心中被他牵引出的热度,闭上眼睛,用心强行地继续去睡。

谢芳华动了动身子,感觉还好,她摇头,“刚刚可能起得猛了些,没事儿。”

谢芳华抿了抿嘴角,又低声道,“大婚都是有休沐的假期的,你也有吧”

这意思不言而喻。

“想休息几天就休息几天。”秦铮道。

谢芳华透过红色的帷幔,见他身姿秀雅地站在窗前,满室红色,映着透进来的阳光,他美好得令人炫目。这就是她的丈夫呢……

不多时,春兰带着几个力气极大的粗使婆子抬着两桶水进来,直接抬进了屏风后。

秦铮伸手拿过桌子上的眉笔,伸手拽她,谢芳华顺从着站起身,微仰着脸等着他笔落下。

谢芳华便又退出房门,顺着房檐走到西边的墙下。围墙上依旧刻着那些图画和印记。

“那就不要想了。前世的事儿,想不起来,有什么打紧?”秦铮伸手将她抱在怀里,“重要的是今生,上天给一个重生的机会何其不易?何必让前世来累及今生?”顿了顿,又道,“更何况,你的记忆里没我,不想也罢。”

说着,便解开她的丝带,华丽的软罩烟裙散落,露出莹白如玉的肌肤。

谢芳华当没听见,静静地坐着。

谢芳华抬眼看他,“怎么了?”

从大婚后,她一直就期盼着,以为自己这一辈子,这副身子,怕是永远也不必想孩子了。

他从来没有这一刻这样地深深地感觉到她的选择

据说吕奕身子底子极好,且十分年轻,实在让人有些难以置信。

谢芳华心咚咚跳个不停,被他抱在怀里,头埋在他胸前,忽然感觉到了他深似海的爱重。

春兰也随后跟进来,笑呵呵地解释,“小郡主,您不知道,小王爷在拜完堂后就将小王妃的盖头给揭了。如今哪里还有盖头?”

她看了一会儿,啧啧了两声,有些吃味,“嫂子,你长得也太漂亮了这样穿着嫁衣更漂亮的不像话。若是让人都看了你,以后这南秦京城的女子还有人娶吗?”

春兰也笑着退了出去,同时为二人关上了房门。

即便因为谢芳华来到,那边也未停止打斗。

那年轻男子闻言立即转过身,恭敬地垂首应是。

谢芳华将圣旨扔还给他,“我不觉得一道圣旨就能让你拿捏住我和我们的关系,先皇已经死了,临死前还做这等可笑的事儿,我看他真会贻笑万年。”

秦铮气极而笑,“谁想要将你变回去了是你记忆苏醒之后,根本自己解不开心结。我若是真想让你变成前世的模样,我如何会放任你去无名山”

秦铮更是气笑,又重新地拽过她的手,让她看着他,恼怒克制地道,“你可真是有气死我的本事,那三箭看来不是我落下了心结,而是你落下了心结,致使你从此后半点儿也不信任我了。”

秦铮上前一步,伸手将她身子板正过来,见她脸色苍白,他伸手去扯她捂着嘴的娟帕。

永康侯闻言僵硬的面色再次沉聚上怒意,额头青筋跳了跳,死死地看着谢芳华。

谢芳华顿时笑了,“你说得对,我就是一个病秧子!被人喜欢了多年不知道,但是到头来却惹了一身腥的病秧子。”话落,她看着永康侯,缓缓道,“容我提醒侯爷,燕亭的确是离开了。他长者腿,长着脚,好模好样地从忠勇侯府的大门口走出去的。凡是长眼睛的人都看见他完好无损地离开的。至于回没回家,去了哪里,出了我们忠勇侯府的大门,就不是我们该管的事儿了。他又不姓谢,我们忠勇侯府凭什么有责任帮你看着儿子?”

谢墨含露出笑意,伸手拍了拍谢芳华的脑袋,“小丫头何时嘴皮子变得这么厉害了?”

谢墨含忍不住伸手在她头上又拍了一下,“你当着永康侯的面将燕亭贬得一不值,却是暗中助他离开。永康侯怕是做梦也想不到是你帮助燕亭脱离他的掌控。”

不多时,果然守门的门房匆匆跑来,人还没到,便急声禀告,“世子,英亲王、王妃、铮二公子已经快到咱们府了。”

门房小厮再不敢耽搁逗留,连忙转身走了下去。

英亲王妃想起早先那亲眼所见的一幕便有些后怕,听闻是谢氏长房,脸色蓦地沉了下来。

英亲王妃闻言细细思索一番,冷静下来,点点头,“不错!谢氏长房的人除了个谢林溪,其余人都是废物,自以为有些小聪明,却是没脑子,不堪大用。照我和华丫头这般遇刺来看,不可能只一个谢氏长房就能做得如此天衣无缝。尤其先是失火,再然后是刺杀,之后是引火要烧华丫头。但是引火烧华丫头的同时竟然还要烧了地上躺着的这个死士,显然是想要毁尸灭迹。定然还有结盟。”

“是!”吴权立即走出了大殿,去外面皇帝的近身亲卫里吩咐人了。

然放心。可是到你手里的人也是交下去给别人看管。这样的话,难保不出纰漏。”秦铮慢悠悠地道。

这是很多人都在猜测的想法。

左相、右相虽然向来不对卯,但是某些想法上,却是惊人地一致。两人有一种同处相爷位置的默契配合。对于秦铮,都私下里有这等想法,如今一桩桩事情发生,想法更甚。

除了这三人外,林太妃、右相夫人、英亲王妃、以及秦倾也都面有凝重之色。

“在后山山崖的索道上。”青岩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