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记得遥远的他

七月十月-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97964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24章:魅天极

七月十月 97964

私生子的出身,将会是他一辈子都洗不掉的污点,我要活着还好,如果哪一天我死了,他要怎么办。”

敏夫人一脸忧伤地看着九皇叔,如秋水般的眸子,盈满了歉意与不安,见九皇叔一动不动,敏夫人又道:“我知道你不放心我,毕竟我们母子这么多年没见了,你防备我是对的,娘明白你的处境。”

宇文元化三人眼中的震惊取悦了凤轻尘。

“说到这个,凤轻尘,你还真是麻烦不断。”一说这个宇文元化又来气了。

她的病人才有说话权。

九皇叔拿下三王爷这么久,怎么一点消息也没有探到?

“你紧张什么,九皇叔还能不知道你有多少产业。”凤轻尘凉凉的开口,苏文清一听也是这么个理,这才放下心来:“回头,我把夜城的产业整理一分给九皇叔。”

王七摇头,坚绝的表示不同意。

她的手术室,不能有瑕疵!1205无耻,让皇上来做决定

智能医疗包检查出来的结果,小皇子中毒了!

三三两两的树叶从枝头飞落,飘飘荡荡地落在地上,看上去别有一番风味,即使渐露萧条之色,凤轻尘也没有悲秋的愁绪,甚至还想着,再过一个月,估计就可以赏菊吃蟹了。

和蓝景阳想要一统九州一样,凌天此生的目标就是一统江湖,成为江湖真正的主宰,坐那可以号令天下的武林盟主。

并不是她恶意侵占别人的身体,是原主失去了活下去的动力,她只是代原主活下去。

“是。”秋雪虽不情愿,可终归不敢违背苏绾的命令,委屈至极的跪下来。

至于九皇叔身边的人,则是随意打了个招呼。

在西陵,她没有继承人,就算给出再好的条件,那群奸滑的大臣也不会支持她,可要有了继承人就不一样,那群人未来有保障,自然愿意跟着她干。

这个男人是什么来历,没有人知道,只知道一次意外,苏文清救了他,他便留在苏文清的身后,保护苏文清,这一护就是十年。

“只要你肯回,哪怕在路上磨半年也没有关系。”王锦凌这纯粹是给凤轻尘出坏点子,让她磨一磨九皇叔,可惜凤轻尘根本没有想过,去折磨九皇叔的事。

染料对病人有没有害不清楚,但能不用最好,而且白色脏了,也容易看出来。

凤轻尘一脸无辜,委屈的站在原地,赤炼水和郭保济压根没就没把凤轻尘放在眼上,朝凤轻尘挥了挥手,示意她一边呆着去,别妨碍他们两人。

“锦凌。”凤轻尘笑着给王锦凌打招呼。

“小姐,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佟珏、佟瑶也不甘势弱,紧随孙思行而来。

“你个疯女人放手!”东陵子洛一惊,反射性地一脚就踹过去。

半年,是这个男人的极限,太长了他绝对不会答应了,而太短了,她又没有足够的时间布局。

凤轻尘一路窝在马车里,和九皇叔说说话,闲得无聊,玩着九皇叔的头发,根本没有发现方向不对,等到她下马车时已经来不及了,因为车夫直接将马车驶入府内。

九皇叔生气了。

凤轻尘不安了起来……

凤轻尘一脸忐忑,连大气都不喘。

屈辱,强大的屈辱感,让她想要杀面前这个男人。

“我王家这点能力还是有的。”拖一个废后之子下马,可比拖皇后之子下马容易。

“轻尘对不起,是我没有保护好你。”

“天宇来信,说要去北陵那边,看看能不能好运的,寻找一支老参,你有没有什么要他带的?”

“我大哥可不敢,惹怒皇上的明明是大殿下,我大哥是背黑锅。”王七绝对是好弟弟,坚决站在自家大哥那边。

“怎么,怕了?”蓝景阳开口,没人往日的道貌岸然,直接将他的君子假面撕碎。

她心中确实有三分惧意,这样的蓝景阳很可怕,凤轻尘有预感,这一次要让蓝景阳完好无损回连城,绝对是放虎归山。

可……九皇叔忘了,他的女人姓风为轻尘,一个和他一样,骄傲到不可一世的女人,怎么可能会轻易的低头。

不过也没有多想,只当这老头认出自己,知道自己这颗头值钱。

这天正黑,那些士兵只会寻着马声找人,他们跳了马,隐入林中反倒安全,只是苦了南陵锦凡,这一路估计颠得够呛。

“皇上,没什么事,臣弟就先出宫了。”九皇叔掸了掸衣服上灰尘,转身往外走,沿途无一人敢拦。

“既然地图属实,南陵锦凡为何要公布出来,而不是自己去拿?”狂喜过后,皇上开始冷静思考,依夜城的实力,暗中出海并不是做不到的事。

说完,理也不理步惊云,转身下山!

玄情再次感到这个男人的可怕,更加坚定,不肯把九州地图说出来。

说完这话,蓝九卿便头不回地往外走,玄情一听面如死灰,疯狂的地上扭动:“我说,我说,九州地图在……”

要是平时,她肯定心疼浪费了子弹,可现看到东陵九无事,她只有满心的高兴:“九皇叔,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轻尘不敢,只是轻尘认识路。”凤轻尘眼珠一转,找了个蹩脚的理由。

“只觉得没有必要,只是为了试探卢家,整个山东上下都为我的生辰忙碌,街头巷尾说的也是我的生辰宴,如此兴师动众,要传回京里还得说你鱼肉百姓。”即不是及笄又不是整岁,弄得这么大,凤轻尘真心觉得浪费。

直到离开九皇叔的视线范围,那下人才放松身子,一拍心口,心中暗道:皇家的尊贵果然和普通人不同,在九皇叔面前,连大气都不喘一下。

他们羡慕南陵锦凡的张狂,可作为皇室中人,他们很清楚,凡事不能按性子来,很多时候必须考虑实际利益。

舞姬惊恐万分,娇媚的小人儿一个个乖乖跪下,在烛火的照射下,脸色白的吓人,一个个就如同待宰的羔羊,拼命的咬唇,生怕哭出声后惹怒了皇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