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记得遥远的他

七月十月-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97964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3章:十绝地煞

七月十月 97964

这里家属指的是女『性』以及一些孩童,而孩童长大后还是必须走自己道路的,当年敖无虚达到一级天妖境界,不得继续生活在龙皇福荫下,必须离开绿晶星。

“明天?”大猿皇孙猿、牛魔皇蛮权以及蛮乾等人皆是愕然。

听到秦羽如此说,大家也都明白此事已经被定下了,大猿皇孙猿摇头一笑,身体表面浮现出了一套金『色』的战甲,这正是大猿皇孙猿的神器战衣。

第二日。

“前方有战斗!”

这个时候……只见愤怒的青护卫携带着一道青『色』棍影狠狠砸向一个黑发青年,看到这黑发青年,侯费眼睛便瞪得滚圆。

秦羽只是微微一笑。

这时候他终于明白了,明白为什么屋蓝说龙皇很强,强的能够让逆央仙帝屈服。

翠云星,皇城内蛮乾的住所中。

“不对。”秦羽疑『惑』道,“这『迷』神图卷中根本没有什么路径,有的是怪异的符号,奇特的光芒。哪有什么路径。”

“我。”秦羽一脸的无辜,“就这么练练的。”

这传讯密室是在山腹之中,通道则是设置在一座瀑布之后,看着面前那高达百米的瀑布倾泻而下,轰隆隆的声音响彻耳际,秦羽心情好了起来。

单单晶石的种类,就有好几十种,那些符篆秦羽也只是看懂部分,绝大部分也是一窍不通。没办法,对于这方面秦羽本来就不擅长。

“知白死了,羽梵他们也死了……他们跟着我不知道多少年了,你和知白他们一直跟在我身后,在一次次征战中才有如今禹皇的威名,仅仅一战,他们全死了。”

前些日子在姜澜界中又苦修了半月,对‘破空指’以及‘域’的领悟又有了精进后,秦羽便出了姜澜界,开始朝妖界出发。

“说吧。”屋蓝微笑道,也瞿也看着秦羽。

屋蓝脸『色』微微有些变了,许久没有说话,似乎沉浸在回忆中。

“唉,两个儿子,都那么叛逆不听话。无名经常在仙魔妖界各地闯『荡』,还不是不想和我见面?算了……等我度过神劫,让无名继承龙皇,我也就轻松了。”龙皇满心的无奈。

禹皇虽然表面上平静盘膝坐在虚空中,心底却在思索着开启绿『色』颗粒的办法。

随后这二人消失在荒凉的星球上。

“秦羽小子。”敖无虚忽然看向秦羽,“虽然你成了万兽谱的主人,可是你的实力远远比我弱,我原准备一次命令都不听你的,不过给屋蓝大哥面子,我会听你一次命令。”

屋蓝笑着摇头:“不,我根本不认识澜叔,但是在逆央境的时候,我曾经看到过一个傀儡,我问你那是谁炼制的,你告诉我,是澜叔,对吗?”

秦羽还记得在逆央境中的事情。

“无虚的实力你应该知道了吧?除了那几个仙魔妖界的顶级高手,也没什么人是他对手了。”屋蓝微笑道,“至于也瞿,实力接近禹皇。”

“我和龙族没有关系,为什么要受他恩德?更何况……我对于仙魔妖界也没什么期待了,能够值得我挑战的人太少了。”敖无虚淡然说道。

秦羽一愣。

敖无虚是宁死不屈。

锁元炼火阵!

怒吼声在整个礁黄星各处此起彼伏地响起,那些修真者们在蓝狮天火面前没有丝毫反抗之力就死了,即使是天仙也是当场身死。

“好大的怨念啊,你们怨吧,可惜你们至死都不会知道到底是谁杀你们的。”禹皇没有丝毫动摇,“秦羽,我可是弄一颗星球给你陪葬啊,你也死得其所了。”

秦羽的仙识从姜澜界开始弥漫了开去,一下子覆盖了大半个姜澜界,这一看……秦羽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眼中也开始红了起来。

“你让青禹仙府变成『液』体水珠,而且一直按照『液』体特『性』变幻,的确是了不得。我也一直没有发现……可惜啊,我突然撤去寂尽天火,别的『液』体水珠自然凝固起来,这一大团『液』体中,唯有一滴水珠凝固的速度慢了一霎那。虽然时间很短,可在我的仙识之下却秋毫毕现。”

有澹梦、婉儿、屠刚、孔岚四人陪着教育着,牛娃虽然还记着孩童时代的那场惨剧,但是整个人却非常的乐观,他只是记住了大仇人……禹皇。

锁元炼火阵一直维持着,那布置大阵的十六位仙帝也在太空中盘膝坐着,幸亏只是维持大阵不需要多少能量,但是这十六位仙帝还是够累的。

那白衣女子,正是仙界三大巨头之玄帝,玄帝和禹皇本身就是夫妻,只是二人都是占有欲特强的人,而且都极为要强,二者发生矛盾都不服软,自然闹散了。

过了许久……

在秦羽打开万兽谱第三层的时候,万兽谱内的妖帝们都惊醒了过来。

“我为什么告诉你,告诉你,不是让你有办法逃吗?”禹皇冷笑道,随即冷然下令道,“知白,木延,直接将他杀死!”

此次地宴会,秦羽是什么都没吃,但是知道了不少东西。

“池青兄,这一次我找池青兄是为了这秦羽的事情。”禹皇直接道出来意。

禹皇的手中时刻握着一颗传讯灵珠,他在等青帝的传讯!

竟然是龙族的龙皇,自己的大哥敖无名的父亲!

“老龙啊老龙,你对自己的孩子要求实在太苛刻了,和谁结婚你也要管?”随着一道亲切温婉的声音响起,一道虹光出现在了几人身旁。

秦羽听了这句话再次愕然。

“运气,什么叫运气?”青帝摇头,很是不赞同这一点,“不管什么事情不要归结为运气,就比如机遇,机遇即使到了一个人面前,也要把握住才行。逆央仙帝运气够好吧,从一个普通的仙帝一举翻身成为仙界大帝,可是最后怎么死的?有人说运气,我却说不够小心!”

“松石,你赶快安排宴会,最近几天我的那些好朋友们一个个都要来,如果你怠慢了前辈,小心我管你禁闭百万年。”青帝对着一旁的松石笑着说道。

秦羽心中却憋屈了:“还算不错么?”

“这能量还真是够诡异的,我这一击竟然没有消除掉他。”秦羽不由吃惊起来,黑洞之力的攻击力有多大秦羽自己明白,可自己竟然没有消除掉这诡异的金『色』斑点。

“暗星界的朋友,你能不能和我说说,你到底和玉清子有何仇怨呢?”羽梵仙帝脸上『露』出友好的笑容,努力让自己显得亲切。

“大度解决,禹皇有那么好?”秦羽眼中有着一丝讽刺。

秦羽可不敢在战斗的地方进行大挪移。

自己大挪移到了绿树星,这个羽梵仙帝怎么可能知道自己在绿树星?

一道金『色』的光芒朝秦羽『射』来,秦羽整个人忙闪躲开来,那是属于羽梵仙帝的仙剑。秦羽根本不想和这个六级仙帝进行厮杀。

羽梵仙帝这一次看到秦羽竟然没有立马逃跑,不由心中窃喜,他本人却是迅速朝秦羽飞去。

身为六级仙帝,对整个仙魔妖界他知道的很多。

“玉清子什么时候惹到了暗星界的人?这件事情必须让陛下知道。不,在这之前先抓住那个凶手,必须把事情弄清楚。”羽梵仙帝这时候的心境完全不同了。

“慈母多败儿,幸亏冰闲天生聪慧,即使如此情况下也修炼到仙帝境界了。”羽梵仙帝摇了摇头笑道。

“那晚辈告退。”白衣女子随后便退开了,心中却无奈,这么个高手却仿佛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小人物在冰风宗外瞻仰建筑,的确有些奇怪。

‘域’展开。

但是这一招施展起来秦羽也要受很大的苦。

那时候自己自称流星先生,和父王一起去洪荒度四九天劫……而自己也是因为流星降临,化为的一颗流星泪改变了自己命运。

暖木星,是一个很普通的星球,也不是禹皇的势力范围。秦羽心中有个准则,这赶路途中,绝对不在禹皇的地盘内休息。

最起码……知道这四个师兄弟的门派是什么门派,在哪个星球?

“你们四个小辈安静点。”

“飘月星系是禹皇的地盘,正是由这冰风宗掌管。不过飘月星系所在的‘盘卵星域’也就这么一个星系是属于禹皇的。”秦羽观看着这份星际地图上的信息。

“难道青帝不愿意达到九级仙帝?所以一直控制全身不吸收能量,甚至于过一段时间就散掉体内一部分能量?”秦羽不相信这一点。

这一路走下来,秦羽发现整个冰皇城绝大多数地方都在讨论这个不足十万年就修炼到一级仙帝的天才少年……冰风宗少宗主冰闲。

只是八级魔帝,秦羽认定对自己安全有威胁了。

“蓬!”“蓬!”“蓬!”“蓬!”……

秦羽额头开始渗透出虚汗。

“做梦。”雪天涯又岂会让禹皇杀了秦羽夺了宝物?

空间扭曲!

“大人,目标已经到了九『露』星。”

“我的仇人,我的仇人又谁值得父亲你如此郑重出手的。”魔帝血衣仔细思考了一下,他的仇人大多在魔界区域内,而魔界区域内能够值得雪天涯如此郑重的他还想不到谁。

蓝湾星域,银弦星系,红叶星玉剑宗的大本营内。

“不用,即使有有两套神器战衣,我也有把握杀死他。”禹皇淡然笑道。

一名星际传送阵管理处的金仙略显恭敬道。

三个时辰左右的时间。

这生命元力绝对超越仙元力、魔元力等能量的存在,否则效果不可能变态到这个地步。而这生命元力,正是从神秘的流星泪中流窜出来的。

敖无名一怔转头看去。

“呵呵……无名大哥,这次我来一是看看你,二是和你告别的。”秦羽直接说出了来意。

“他有两件神器战衣啊。”血衣强调道。

“『迷』神图卷,万兽谱,这次应该归我了。”雪天涯心中暗道。

这个看起来亲切的中年人,发起怒来竟然敢完全摧毁一个星球。

“但是死罪可饶,活罪难逃。我在这提出三件要求,雪天涯你必须保证你的儿子完成,否则……我林隐在此说了,必杀你的儿子,到时候我可不会管你雪天涯的身份。”林隐声音淡然,却有着不容抵抗的威严。

意思很明显。

“血衣,道歉。”雪天涯声音无丝毫起伏。

姜妍哼了声道:“知道是你义女,可是阿娇姐姐和落羽哥哥先认识的,两个人也先相爱的。你怎么硬生生拆散他们?甚至于最后让这个血衣杀了阿娇姐姐。”

“没有一个父亲会如此对他的女儿,没有一个父亲会那么心狠,那么无情。”君落羽全身都有些颤抖,“如果不是阿娇死前让我答应,一生不得找你报仇,我一定会杀了你。”

“最后关头?大哥,你就不怕霖儿她和她父母一样……”白仙帝刚说,林隐脸『色』就是一变。

“三弟,你不必担心,只要霖儿在隐帝星内,绝对没有人能够伤她丝毫。”林隐冷然说道。

“她有两件神器,防御可能很强,站在我面前我也伤不了她一点。但是她的攻击力呢?一级仙帝,即使有神器,攻击也强不到哪去。这种对我没有丝毫威胁的人物,我心中根本瞧不起。”

魔帝血衣下巴微微抬起,目光冰冷看着秦羽,“别不服气,如果不服气你大可以来攻击我,我就站在这里不反抗,你如果可以杀死我,我死而无怨。”

“君落羽,你的好兄弟秦羽本身实力太弱了,就是有那么多宝物,却根本不可能伤我丝毫。我要杀你,以他的实力根本阻拦不了我,你……准备死吧。”

一化八,八个‘姜妍’竟然都有本尊的实力,谁有知道八个中哪一个是本尊?

魔帝‘血衣’刚从那无尽的幻境以及攻击中逃脱出来,面对姜妍的发问,魔帝‘血衣’略微服软,冷哼一声道:“那神器竟然可以产生无穷幻境,的确了不得。”

“这还差不多。”姜妍心满意足了。

“血衣,你堂堂六级魔帝却来侮辱两个晚辈,未免太过分了点。你不是认为自己实力很强吗,我无名便来和你比划两下吧。”朗朗声音在东星城上空响起。

正是龙族第二高手敖无名。

敖无名是谁?连七级魔帝血依冷,和七级仙帝知白二人联手也不是对手。这个六级魔帝血衣,距离血依冷还有好大一截,在敖无名面前,是没有什么反抗能力的。

能不听到吗?那道声音根本无视任何人的意志,直接在他们的耳边、脑海、心灵中响起,包括隐帝这些高手同样无法抵御。

青禹仙府内。

澜叔的声音在秦羽开启第一层的时候,回响在秦羽脑海中。

但是他为了见立儿必须保住『性』命,而现在有了姜澜界,秦羽也有了底气。

宇宙空间是最难以预测的。

上面那道声音再次响起:“哼,即使是度神劫,有岂会引起整个仙魔妖界宇宙空间能量的震『荡』?肯定是有了不得的大事发生了。”

隐帝星内的人感到心颤,在隐帝星外围聚集的宇宙能量,随便降下来百分之一,就能够毁掉整个隐帝星,就是隐帝、黑白两大仙帝联手也没用。

“大哥,如今整个宇宙空间发生如此惊人变化,这源泉还是我们隐帝星,我和老三实在是百思不得其解啊。”一名黑袍黑发中年男子说道。

“秦羽,你怎么了?”君落羽忽然看到秦羽脸『色』很是苍白。

空间扭曲!

血红『色』光芒成为周围数百米区域内唯一的颜『色』,那澎湃的血魔魔道能量完全包裹了秦羽、君落羽二人,

“我的神器战衣多,你不服么?”其中一个秦羽说道。

沸腾。

两个秦羽接连被砸入地面,其中一个还被劈碎了脑袋。

魔帝血衣心中暗松一口气。

林霖和思思看到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的红发中年男人心中大惊。

面对这恐怖的气息,秦羽丝毫无所觉。

自从秦羽达到黑洞之境的时候,那股从黑洞通道另一端传来的气息融入秦羽的意识,秦羽整个人就蜕变了。

“但是你依旧要死。”

林霖抬头看去。

林霖这个时候正在看着秦羽,看到秦羽看了过来,林霖微微错愕但是很快便反应了过来,微笑着点了点头,秦羽一怔随即也微笑点头。

他能够看得出来,这红发少年是一个从生死之中走出来的血魔魔道高手,但是即使是再厉害的高手,秦羽也是不容对方欺辱这绿衣少女的。

在一旁一直静静观看的秦羽眼中寒光一闪。

“姑娘,你是否认得一个叫柳寒舒的人。”秦羽忽然出声了。

“呼!”

“不知所谓。”秦羽冷冷一笑。

不单单禹皇,玄帝,青帝、血魔帝、黑魔帝、修罗魔帝、走兽一族的牛魔皇、龙族的龙皇……仙魔妖界各位大人物都得知了这个消息,每个人都思考起了‘这个小友到底是谁’。

小友是谁?

就是那些恐怖的宇宙能量,秦羽心底也升不起一丝害怕恐惧的感觉,心底深处很是平静。

“秦羽,你现在好像和过去有些不一样了。”姜妍盯着秦羽说道。

敖无名呵呵笑道:“秦羽是有些变化,我估计是功力上有些突破吧,秦羽,你说我说的可对?”

这一刻……

无论是婴儿,凡人,修炼者,亦或是隐帝级别高手。

在潜龙大陆的时候,已经有凡人研究出了黑火『药』制造而成烟花了,而今天这种靠宇宙恐怖能量相互撞击形成的‘烟花’却更加绚烂。

“丰禹老弟,我看你也快达到九级仙帝了吧。”青须中年人微笑着道。

最怪异的是……这个青帝,不知道多少万年前就达到了‘八级仙帝’层次,这么多年过去了,当年同辈的高手或成功渡神劫飞升了,或已经渡劫失败死去了。

但是只有这个青帝,还是八级仙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