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倾世为妃 > 第58章:方兴未已

第58章:方兴未已

倾世为妃 | 作者:猫九九啊| 更新时间:2019-09-02

斩天冷哼一声,传音道:“一群无知加狂妄之徒!小子,你若是不信,就等他们施法捉拿那鬼魅吧,我保证他们要吃大亏!”

被血焰魔帝唤住后,易峰回过头来,却是见到又一支浩浩荡荡的队伍。

完后,易峰还自己掏腰包,差人去城里买了许多酒水与菜肴供大家享用。

其实,方才龙族那位高手的言语,大家也都听到了,自然知道龙皇口中的贵客是谁。大家虽然也很疑惑易峰为何会来,但至少都与易峰没有过节,倒也不担心什么。

黑压压的云层,不住地翻滚着、咆哮着,宛如老天要发怒了一般,一股子强大的威压铺天盖地落下,令人有种窒息的感觉。

刘一川之所以放弃阵法,也是很自信,他自己带着十几位帝级后期高手,以易峰几人目前的状况,绝无可能逃走。

凌灵看不透易峰的修为,知道易峰比自己修为要高,所以才抬出自己宗门来。明火宗与云浮宗一样,都是三流修真门派,在幻灵星也算是大门大户。

易峰干脆地回道:“杀了又如何?”其实,易峰心中还补充了一句:“不仅要杀你这罪孽滔天的侄儿,小爷还要与你算算旧账!”

而在那片正在进行屠杀的区域里,一位一身霞衣的漂亮女子傲然悬浮半空,一脸冷峻地看着脚下的一切,那一朵朵妖异而美丽的雪莲花,便是从她身体中发出的。

以易峰目前的实力表现,当笑萱的师傅自然不算过分。若不是易峰与诸多天尊之间的不睦关系,浙州天尊甚至很乐意让自己女儿给易峰当徒儿,毕竟这会让自己女儿前途无量,同时还有位浙州找到一位超级高手的同盟。

防御被完全破开,那股子火焰也趁势而入,直接炙烤到了小黑的身躯之内,筋脉与血肉霎时就全被高温包围,一根接着一根,一块接着一块被摧毁。

几位修士此时纷纷退开,各自将法宝祭出,而易峰却是连看都没看他们一眼,径直继续南行。

双重融合领域威势没有因为易峰的受伤而减弱,依然极大限制了五道流光的速度,但饶是如此,易峰却根本没有躲闪的力气,只能寄希望于魔化神婴的防御。

不过,易峰也不会干等着对方攻击,在流光快要靠近时,他就抡着魔剑扫出了一大片剑芒,将身前的流光全部震散,而此时斩天剑也倒飞到易峰手中。

极品仙器啊,那可是无数仙人梦寐以求的法宝,拥有一件,足以让地仙直面金仙。

而此时,那位宛如飞天蝙蝠一样的不死主宰与那位十六翼天使同时落下,分别将一位位被束缚着的修士如丢垃圾一般的丢向那石碑。

这就要是死了吗?若是自己的几位老婆知道了,会不会伤心欲绝呢?

本来连易峰全盛时期都无法撼动的无形能量,让两位主宰都一筹莫展的无形能量,竟是被斩天剑与七个金色大字轰击得战栗不已。

只是让众弟子疑惑的是,到底会有什么事情呢?如今神界自那些年的**后,已经安静了许多日子了,也没有什么大势力突然崛起,更没有什么惊天事件,更是没有什么惊采绝艳的高手出现。难道是要有逆天法宝诞生?可若是有的话,神界应该早有预兆才是。

“禀师尊,小师妹正在闭关,似乎处于关键时刻,弟子等不敢打扰。”那位看似年轻的弟子回禀道。

神识笼罩之下,很容易便能找到体型不一的妖兽,或是追逐厮杀,或者俯卧林间。

可那战刀毕竟有灵,而且灵性十足,它被易峰强行压制了那么久,似乎感觉十分屈辱,虽然此时没有主人的能量支持,它依然膨胀起来,就像原本就蕴藏着无限的能量。

长发挡住了大半边脸面,而又背对着易峰,女鬼的模样,也只有陆长风可以见到了。

陆长风口中惊呼一声,身形也是一阵摇晃,险些一头栽了下来。易峰受伤逃走的消息很快传遍整个海域,那些原本观望的仙门以及修士纷纷出动,加入了搜捕易峰的行列。

易峰如飘零的树叶一般倒飞出去,当三位散魔的攻击再次攻来之际,他就运转了斩天曾教授的功法,再次燃烧全身精元,换的只是重伤后速度翻了十倍不止,在三位老魔惊愕的目光下遁向北方,转眼无踪。

锈迹慢慢被抹去,原本是黑乎乎的铁片,渐渐露出了真容,上面果然是刻着天干地支乾坤印图,而中央那已经破败到那般模样的阴阳鱼,竟然开始大肆吸收从斩天剑中流溢出的混沌之力,隐隐有了运转的迹象。

很清晰,就是山川地图。

易峰见女魔不再追究,似乎也很好说话,心中顿时一轻,不过却是故作惊诧地道:“既然是仙子徒儿的法宝,在下怎么好据为己有,请仙子代为收回吧。”

接着,很自然地大家都知道要发生什么了……易峰之所以要三位超级神兽的本命精魂,自然是为给斩天剑破解诅咒之用。

不过,在片刻之后,三位超级神兽见到易峰脸色难看了许多,又同时冷静下来。

随后,易峰又用容量较大的玉瓶,收起了一些那炙热的岩浆。

蟒蛇群,个个都有着不错的修为,三只脑袋的至少都有金丹初期实力,而斩天也告诉易峰,那四个脑袋的金线蛇,却是有着元婴后期的实力。

可待易峰的第二次攻击到来之前,那神君已经利用速度优势远远躲开。

此时,斩天剑与戮天枪就像是两位穷途末路的高手,被数十位散发着强悍气息的敌人所包围,根本难以冲杀出去。

斩天同时还告诉易峰,那帝君的仙识其实并没有对阵法中的情况多在意,因为三位超级神兽绝无可能破开阵法,甚至连逃走的机会都没有,那帝君的注意力一直集中在易峰与冷依依身上。若不是那帝君如此注意易峰,斩天也不会注意到,不是斩天没有能力注意到那帝君的仙识,而是斩天之前是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阵法之中。

南宫雪琪微微睁开眼眸,却是反问一句:“你与那易峰是何关系,我看他对你很在乎的样子,想来你们关系匪浅吧?”

不过,易峰等人却是都可以勉强维持,但时间绝对不能长久。

有近四十位神界天尊,对韩烟儿等人展开了围攻,纵然元畅与浙州天尊奋力抵挡,也难以招架。

没过多久,小芙又进了来,有点不爽地对九魅狐妖道:“九魅大人,你仗着强横的实力擅闯我族禁地,这就不说了,可你如此磨蹭下去,岂不是要把我族最为珍贵的东西消耗干净?”

很显然,这是南武门的精英部队,由此也可以看出,南武门对二人的重视程度。

言语时间简洁,应该是不想多与外人说话,似乎有意避世,说完之后,还不等易峰言语,他便身子一提,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了已经微亮的空中,再无痕迹可循。

这些东西,也是在十分短的时间里,斩天分析给易峰的。而得出的结论就显而易见了,那就是易峰与冷依依的神牌对革膺帝君而言,志在必得!

四下里并没有其他修士存在,主宰级的连日大战,将方面数千里的大地都打得一片狼藉,地面上满是纵横着的沟壑,大山化为平地,草木全部成粉。

既然是故人,正好可以新帐久仇一起结算!易峰飞到任谷千米处时,心中已经盘算好不能放过任谷了,表情也越发冷淡。

这仙帝的识海之内,显得十分广袤,而在中央位置则是有着一滩金色液体,而那液体便是这仙帝的魂力聚集之关键。据斩天剑说,若是那魂力凝为一颗圆珠,便是成了神魂,修士那才算是成了真神。而易峰莫说是在识海之中固化灵魂了,甚至连如这仙帝一般凝为液体都没有,故而,易峰的魂力修为与仙帝还是相去甚远。

在妖皇的命令下,妖兽大军集体变成本体状态,接着便是大规模地发动天赋神通,使得这十几万妖兽的实力顿时猛涨,也当即就止住了颓势。

两件法宝一前一后被击飞,在易峰还未来得及调动其他法宝阻拦时,那妖婴却是连连喷出几道稍细一些的白色灵光,将易峰的前后左右全部封死,易峰飞速躲闪,可那几道白色灵光却是一直缀在身后。

易峰暗骂一声,当即停了下来,斩天剑则是直接对那液态混沌之力劈了过去。

而不多时后,易峰感觉周围似乎有奇怪的动静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震响耳膜。

完全由火系精纯能量凝化而成的火龙,居然会被冰系能量给定在当空,温度那么高还会被冰霜覆盖,实在是有点邪异。

除了老树与躺椅外,院子里就什么也没有了,显得空荡荡的。不过,三眼碧水猿却是进屋子里搬出来一张椅子与几把凳子,而后示意大家都坐下。

可斩天对此支支吾吾,如何也说不清楚,似乎也不想说清楚。被易峰逼得太急,斩天只能敷衍说,由于上次融合混沌剑灵,他丢失了不少记忆。

对于这个消息,血焰魔帝也比较感兴趣,便没有再说那条件之事,而是随易峰等人飞到星空之中,确实是见到阵阵霞光在远处的一颗星球上闪耀不止。

一切准备妥当后,易峰对小黑言语两句,让其小心一点,便是一头扎进了岛屿。

不过,入眼里,这小岛中处处鸟语花香,各种灵花灵草随处可见,倒是更像一处人间仙境。怎么看,易峰都感觉不到危险的气息,更感受不到阵法的波动痕迹。

易峰此时在丹田之中,一片火光炫目,以前那金属性金丹的璀璨光芒完全被压制住。

转而麒麟兄弟也看出了易峰的状况似乎不怎么好,同时又不禁心思忐忑起来。若是沙鼠妖不仅杀了两女,还杀了易峰的话,事情就糟糕了。

于是乎,沙鼠妖为了得到易峰储物腰带中可能还存在的更加强大的宝贝,他选择将冷依依放了。因为他觉得,老婆肯定不如妹妹宝贝,毕竟老婆还可以娶,可一脉相连的妹妹就只有一个了。而当易峰再次对那神龙发动时间静止法术时,神龙的域场居然在一阵颤动下,就将本来被静止的时间恢复了常态。

龙鳞品质极高,紫色剑芒在其上只能发出阵阵爆响,而留下的只有点点白痕而已,想要粉碎那龙鳞,紫色剑芒的攻击力还需要再加强些才行。

易峰知道,不是由自己发动,而是由斩天剑发动星空剑诀,斩天剑会受到巨大影响,它蕴含的能量也会有巨大损耗,但毕竟斩天剑刚刚品质得到了提升,而且还蕴藏了海量的鸿蒙之力,强行发动星空剑诀挥霍一次,也不算什么。

但是,斩天剑的星空剑诀已经发动,而且斩天剑也不见了踪迹,他不甘如此退走。

易峰也曾想到那颗仙丹,可那仙丹明显是提升功力治疗伤势用的,其中蕴含着十分恐怖的能量,易峰此时本来就能量暴乱,再加入这么一股子仙灵之力,不如直接自杀来得干脆。

她是打心里不想如此,这种根深蒂固的思想在此时显得更加深刻。

易峰在戎武星上流连几天,彷徨难安,苦苦思量着如何去探听消息。

南宫雪琪脸色顿时显得十分难看,因为她忽然醒悟,鬼灵之所以被杀掉,应该是这些九劫高手都出手了,不然以刘一川与那位剑域高手的实力,鬼灵即便是不敌,也能逃走。这就意味着,正道在得知魔尊已经去了上界后,公然撕破原来的约定,悍然出动了本来不应该出现在战场上的八、九劫高手。

大家都在盯着龙骨看,可易峰却是行到了那宛如大山一般的龙头骨所在之处。

这是什么原因?处处都有,却又处处都没有,就好像是存在于与自己平行的空间却被自己强大的魂力扑捉到了一般,又像是与自己位置相同,却不在一个年月里。

谁都知道,在炼器时器胎若是毁掉了,就等于炼器失败,这个后果可是易峰不能接受的。易峰正要出声回绝这个提议,斩天却是建议易峰试一试。

再则,斩天离去之时曾告诉过易峰,短时间内不要上天界去。斩天虽然利用了易峰一把,但易峰觉得斩天最后的警告绝对是真心的。

当易峰站立起来后,愕然发现,三女此时居然不在自己身边。易峰被吓了一跳,当即四下里寻找起来,可斩天的神识虽能够覆盖千米之远,却不能寻到一位修士。

易峰倒是一直直线前进,虽然他清楚左右两边肯定还有更多宝贝等着自己,但他易峰的家底儿和实力,也不是很需要这些品级不高的神物,而且他还一直牵挂着三女此时的情况,更加不会多耽搁。

要知道,到了易峰这种实力,直觉是非常准确的,几乎可以预知一些未来之事。

幻境的考验,心境的考验,一如易峰第一次来那般,但却没有丝毫作用,易峰很快就来到了当初被算计过的地方,那是一个有着许多通道连接四处的大厅。

这里是一片面积不算很广阔的虚空,许多被封印着的宝贝就在虚空之中。

在易峰之后,不断有神界大陆修士降临九幽深渊,看到如此场面都有点骇然动容。

九幽深渊虽然环境极差,但这里并不是没有机遇,这里也同样会诞生许多逆天的天材地宝。

易峰皱眉,接着问道:“我们能够拦下他?”

“小女子九魅早猜到易公子会来,已经等候多时。”九魅狐妖倒是很干脆。

“这也不能怪九魅呀,毕竟当时我并不在现场,手下人担心控制不了神府太久,故而出手逼出其中之人,倒也不是有心要害你那夫人。你也说了只是险些害死,并不是害死了,事情还未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九魅狐妖依然镇定地说道。

可麒炎的这个问题,却是没有谁能够回答,只能等待了。元婴就像是自家的孩子一般,纵然是模样难看了一点,但与易峰心神相通,不分彼此,易峰对其还是有着亲切的感觉;那元婴也是一样,他自形成之初就开始帮助易峰调转真元力,功用却是与别人的元婴一般无二,都是修士一身能量的集散所在。

“呵呵,小子,你觉得我美吗?”那女魔很满意易峰见到自己容貌后的表情,笑着问道。

可能是出于对自己肉身品质的极大自信,金衣天尊还是在易峰再次发动攻击之前,毅然绝然地杀进了易峰的领域之中,速度确实降了很多,但他的天尊领域同样可以抵消十系融合领域的威势,他的速度依然比易峰快了那么一丝。

而在一边缔结第九灵根的同时,易峰那有了暴乱倾向的八系神灵之力,也受到九灵玄天神章功法的影响,开始配合功法运转。可易峰知道,自己的问题还没有解决,如果等到九系神灵之力完成,自己还如以前那样的魂力修为,那么九系灵根大成之际,就是自己爆体身亡之时。

天魂草中蕴含的魂力十分强大和纯净,到了识海后自然就扑向了易峰的灵魂,易峰也直觉灵魂之力开始飞速攀升。天魂草的魂力和那龙魂不一样,龙魂虽然也没有意识也很纯净,但却是与人类的魂力不一样,至少需要炼化一下才行,可天魂草的魂力融入到易峰的灵魂之中后,几乎是顷刻之间就已经成了易峰的,不用时间去消化。

各个强者的气势,将那片区域完全封锁,被加固了无数层的空间,还沸腾着,就像是易峰曾发动过的空间崩裂一般,进入其中不仅难以提升速度,各种法术神通也很难奏效。

通过短暂的观察,大家都能看出来,目前在那百丈之内,任何神通法术或能量攻击都不能使用,只有以肉身拼杀,只有以法宝的强硬与锋利拒敌。

在这种情况下,速度实在太过重要,因为没有速度,你打不到祖神的化身,只能被祖神化身打,同时被几位祖神化身攻击,即便是易峰也扛不住。

而当来人正要再次轰击神禁之时,血焰魔帝与四位帝级后期魔修却是已经将他围住,五道远距离攻击也是当即扑来,又快又猛。

————————————————————————

银色小剑微微一颤,竟是凭空浮立在易峰眼前,而后,一股如烟似雾的物质缓缓飞出来,慢慢地在易峰眼前凝化成为一个淡淡的人形虚影儿。

抬头看去,只见半空中,一位女子踏风而来,飘飘兮,如仙子落凡尘。

跟在魔龙后面的银甲地龙王越飞越觉得气血匮乏,上次在易峰离开后,它本欲将一干人类修士杀尽,却是遭遇了一位人类女性魔修,那女魔修有着渡劫初期的修为,竟是将自己打成了重伤,若不是自己最后拼命将那女魔修惊走,后果恐怕还不止是受到重伤那么简单。

如此围攻,以多欺少本就不是什么体面的事儿,自己作为南武门当家自然不能一开始就出手,手下们能够拿下对方二人最好,如果拿不下自己再出手不迟。

此一战,不论结果如何,都会成为最近一段时间神界修士们口中津津乐道的趣事,毕竟此时已经有不少喜欢凑热闹的神界修士到来观战。

易峰也能明白,若是一般天尊此时必定已经能够灵魂化虚,可自己的魂珠个个都不寻常,而且还有三颗之多,自然难度要大了一点。

“你要帮他复仇?”易峰对云空天尊问道。

当脚下的六角星芒阵彻底停止流转时,外面的空间裂缝便是瞬即扑了过来,不过在一开始似乎速度没有太快,易峰则是以斩天剑去抵挡。

那空间裂缝绝对可以粉碎一般的仙器,但斩天剑毕竟品质非凡,却是不会被空间裂缝给碎裂,甚至连一丝白痕都不会留下来。

易峰没有时间去多想斩天的话语,既然斩天能够吸收这些神灵之力,易峰也就少了一份危险,但那些空间裂缝却是不能被斩天剑抵消,它们的活动毫无规则可言,速度也越来越快,易峰必须快速离开才行。

山洞不算宽阔,想要躲闪肯定不行,易峰只得以斩天剑去挡。

漫天鬼头虽然实力对比螳螂妖兽差很多,但数量实在太多了,几乎将整个山洞的空间都被凝固住了一般,那螳螂妖兽要移动一步至少要杀掉几百只鬼头才行。

跟着,易峰就发现,自己的伤口竟是不能在瞬间愈合,一道血线笔直射入到那混沌金剑之中。易峰愕然,自己的精血此时正在不断抽离出身体,而伴随着精血的流失,易峰的魂力也在外涌。

这个把握要妙到毫巅才行,不然那丝丝缕缕的魂力都有可能冲散龙皇妃的灵魂。易峰的魂力修为虽然不错,但还比不上神君,但斩天却可以,因为斩天一直都是灵魂状态,对灵魂以及魂力的掌握远非神君可以比拟的。

不动手则罢,若是动手,易峰必先以雷霆一击报之!

想要冲过去,不仅需要意识反应快,还需要有着极高的身体速度才行。

“你还是先说说如何淬炼肉身品质吧。”易峰现在也知道自己一直功力不断飞升,灵魂境界也在不断膨胀,可是肉身品质却是比起一般元婴期修士差不多少,这也是他目前最大的软肋。

也恰好此时,老者手中的火光忽然消敛,他又取出一瓶看似平凡的清水,将那些材料所化的淡青色液体与清水融合。

青光只是少许停顿,而后就要手术刀一般划开蟹婴兽的腹甲。

“呵呵,他还没有本事弄来这比他修为高出很多的烈焰雄狮呢?这里也不是他能够布置出来的。以我看,这里应该是帝级高手弄出来的,说不定整个炼火仙门也就原阳仙君知道,而且还知道的不多。”斩天笑着说道。

可九魅狐妖说完之后,没有再去管那战刀,速度提起之后,她的身形竟在大家眼中变淡,而无数道白色流光顿时在四下里飞射起来,顷刻间就将炎傲包围。

易峰害怕黑风老魔估计炸死来试探大家,没有敢动,而斩天则是以神识窥视了下黑风老魔,叹息地说道:“这老魔被折磨了太久,无论是身体还是意志力都消耗过度,能够坚持到被解救实属奇迹,此时虽然脱险,但估计也难活太久,因为他的生机几乎断绝,虽然魂力还很强大,但也正在缓缓消融。”

腥臭中透着强烈能量波动的龙息,呈银白色,转眼就到易峰眼前。易峰猛喝一声,全身真元力一阵鼓动,将周身护持起来,同时斩天剑临空劈出一道璀璨夺目的剑芒迎了上去。

可以说,此来是谈判的,虽然等于是问责自己,但未必会动手,在没有真正撕破脸皮之前,易峰客气地还是应该的。

魔修出现在仙人聚集的地盘腹地,这可是非常不常见的事情。而且,这位魔修还有着帝级中期修为,但一身魔功掩饰得十分严密,一般人根本难以看出他的功力波动痕迹,更不知道他的深浅。据斩天说,莫说是一般仙人,即便是一般的帝君都未必能够看得出来这魔修的底细。

这次就算是打劫成功,收益也会小很多,因为这次不像上次那般几乎没有人逃出去,而这次逃走的大量修士,必定也带走了不少财富。

破坏掉阵法根基后,那些本来欲支援城主府的城卫与修士,见到强盗团之彪悍的实力,便调转头来对付强盗团,胆小者自然是选择了离开。

一旦动起手来,传送阵肯定是用不了,而指望在星空之中逃亡,易峰的速度虽然很快,但也不可能在几个时辰内就脱离这个星系。脱离不了这里,魔尊若还有安排,那么易峰三人就危险了。

解释是没有作用的,任谁此刻都能看出来,南宫老怪和南宫雪琪都是魔修,就算看不清楚易峰的属性,但和两位魔修一起,想必也是魔修。

这一招,若是易峰在此,一定能够呼出名字来,因为易峰早在修真界时就领教过,这乃是剑宗剑域之万剑凌虚,属于剑宗上乘剑诀。

见到易峰等人有强援到来,那骨龙十分愤怒,冲着两位超级神兽不断嘶吼,似乎有警告之意。

经过十年的练习,易峰剑心被消耗后,恢复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只要不是被耗得干干净净,便能很多复原。

没有答话,易峰驱使斩天剑就攻了过去,他现在功力不足,必须抢攻。

“哈哈……功力耗尽了吧,现在还想跑!”元婴期修士放声笑道,之后想也不想便奋力追了去。最为关键的是,身体被伤到后恢复了原状不说,那大个头怪物却是实力连一点折损都没有,完全就像根本没有伤过一样。这实在令人惊诧和无奈。

这让易峰郁闷无比,不过,还好的是这大个子怪物完全凭身体的本能在战斗,当它的威势与领域无法影响易峰后,实际上也难以制服速度稍快的易峰。

此时在吉雄与越玄心中,自己想要找的人,都是瓮中之鳖而已。

虽然知道对方的目的,可如今大城完全被阵法笼罩,想要逃走,必须要轰破那层淡金色光幕才行。不逃走的话,势必要和南武门二百高手一战,只怕是已经对自己二人手段了解不少的南武门众人,肯定不好对付……

“若不是呢?”血焰魔帝追问了一句,心中则是更加戒备。

饶是如此,没有多时,易峰二人已经到了绝境,防御罩屡屡被突破,受到冲击最强的易峰口中不断喷着鲜血,胸前已经被血迹浸透了。

霍鸣仙帝心中则是认为,在形势不乐观的情况下,强盗团的四位仙帝并没有逃走,应该是抱着侥幸心理,那就是只要霍鸣仙帝的对手末原仙帝战胜霍鸣仙帝,那么末原仙帝就可以支援三位初期仙帝,将战果无限扩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