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倾世为妃 > 第32章:胡搅蛮缠

第32章:胡搅蛮缠

倾世为妃 | 作者:猫九九啊| 更新时间:2019-09-02

不错?谢芳华挑眉,看了月娘一眼,“什么叫做不错?”

谢芳华看秦倾躺在床上,袖子被挽起,早先被毒蝎子咬伤被她挖骨祛毒包扎的地方已经溃烂。他脸色不正常的潮红,整个人似乎昏昏沉沉的,的确是已经发了热。

秦倾却“嗯”了一声。

谢云澜抿唇,“箭往哪里射,才是目的地?你可想好了?”

谢芳华走出里屋,只见听言已经端着药碗过来,她接过,仰脖喝了。放下药碗,只见秦铮已经睁开眼睛,正一瞬不瞬地看着她。她垂下眼睫,将空碗放在桌案上。

秦铮轻哼一声。

三皇子虽然也武兼备,但是比起四皇子来,便是平平寻常了。

卢雪莹觉得有理,也没别的办法,只能点点头。

忠勇侯腾地站起身,满面怒意,对谢芳华问,“此事当真?为何我从没听说过?”

皇上一袭明黄的龙袍坐在主位,英亲王一身朝服坐在下首。秦浩坐在距离二人有些远的位置,果然正在禀告剿匪情况。

皇帝吩咐吴权给谢芳华看座。

皇帝闻言沉默下来,身为天子,虽然坐镇皇宫,但也不是真正的耳目闭塞。皇后和两宫宠妃以及四皇子和两位皇子,皇后母族和柳氏、沈氏的争斗,他若是不知道察觉不出,就是傻子了。也不配做这个皇帝了。可是令他没想到的是,谢芳华都揽到了自己和忠勇侯府的身上,让他想从她口中套出些什么话来,丝毫不能。心下有些气闷,这么多年,他真是忽略小看这个养在深闺的千金小姐了。

但愿上天能真的厚待他们。

“那这两个人呢?秦楼楚馆的怜人也跟着敬鬼魂?什么时候有这个道理了?”秦钰挑眉。

“血缘之亲,如何是玩笑?”秦钰道,“不但我确定,全天下人都确定。”

玉灼看着眼前情形,“表嫂,我们呢?”

孙太医是我祖父,你闪开。”孙卓挥手打开玉灼。

英亲王很快就说了话,“秦浩?”

当然可以理解成他又被王妃落了脸面,所以心情不好。

“他?”刘侧妃一怔,脱口问,“她连左相府的嫡出小姐都看不上,他能喜欢谁?”

“睡醒了?”秦铮问。

“是啊!听音姑娘,他们三个人今日不止是来看秦铮兄,可是为了来看你的。你转过身来,让他们看看。我说你长得一般,他们三人还不信,说既然一般,为何外面的人将你说得跟天仙似的?还说秦铮兄看上的婢女,怎么可能一般了?定然极美。”燕亭对谢芳华道。

官员们的官职,也决定了府中子女的交往圈子。

谢芳华咳嗽了一声,“一时高兴,都做了。”

“糊涂”英亲王妃怒喝,瞪着他,“你以为出了这样的事儿,瞒着左相府就能瞒得住?你以为你媳妇儿醒来知道肚子里的孩子没了还会坐得住不回家告状?左相和左相夫人只这么一个疼宠的女儿,由得你包瞒作践?”

谢芳华想起秦铮,心下一暖,“我送您回去。”

谢芳华看着他,“你喜欢不喜欢小孩子?一个长的像你又像我的小孩子?”

...阴谋越来越大了,水也越来越深了,某个女人的脑细胞也在随着情节而激情膨胀。攒到月票的你,别留着啦。高温需要冷床啊冷床。碎碎念~冷床~

“是的。”那掌柜的道。

“八皇子若是死在平阳城,不知道当今皇上会不会屠了整个平阳城!”秦铮慢慢地道,“不过在我看来,皇上最看重的人是四皇子。八皇子死了,也无非是惹得皇上恸哭一番而已。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可不适合皇子王孙。八皇子还是莫要搀和江湖纷争。”

金燕一噎,看向谢芳华,“芳华妹妹!”

大约走出十里地后,便追上了前面的一队百人的官兵。

谢芳华点点头。

作者有话:男主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总会有那么一个男人他是男主,注定谁也夺不走他的身份,无论是他已经出现,还是未出现。无论他或好还是或坏,都会陪我们一起2015风花雪月。么哒!

二人无奈,只得折回皇宫。

“你闭嘴,不准再说一句话。”秦钰摆手。

“对,是这样说的。”郑孝扬连连点头。

郑孝扬瞪眼,小泉子今日这么不好说话呢,嘴里问不出什么来,他偏头看向李沐清。

英亲王妃看着他,见他的样子不像是知道,她顿时纳闷,“你真不知道?”

两辆马车出了城后,都径直上了官道,前往西山军营。

因大雨下了一日两夜,如今还下得极大,官道上无人,所以,虽然冒着雨,但两辆马车踏着水跑得极快。

侍画侍墨想起今天天还没亮时轻歌传来的那张纸条,往车里看了看,没再言声。

秦铮看了他一眼,点点头。

谢芳华伸手捏起韩述身上的衣衫,对秦钰道,“韩大人昨日夜里,应该是起来打开了窗子。”

永康侯一噎,仔细想想,然后犯难地摇摇头,“我是没听到什么动静,但是一点儿动静也没有,这……确是不敢保证了。”

“午夜子时。”谢芳华道,“他打开窗子后,大约不到半盏茶时间,这是根据他衣服被潮气侵湿的程度推断出来的。然后他应该是转过身要拿什么东西,或者要干什么,没立即关窗子。所以,在他转身时,有金针从他后背刺入。”

京门风月锦绣笙歌,当当网等各大网上书店以及

“你吃得好了就好了!”谢云澜微微一笑,如碎了暖阳。

谢云澜叹了口气,隐晦地道,“是啊,天下都很穷。”

“不好!”谢云澜依然拒绝,“这院子里没什么人,外跨院有护卫,不会有什么事情。你安心住着。我的院子是男人家的院子,怎么能适合你女儿家住?”

那二人同样惊骇地看着谢云澜背着谢芳华,闻言齐刷刷地低下头,恭敬地道,“是,公子!奴才二人一定不敢懈怠。”

谢云澜看着她动作如此快速,跟个孩子一般,沾到床的样子分外满足。他不由得露出微笑,声音也暖了些,“那你睡吧!有事情只管叫人喊我。”

谢芳华点点头,“五六分也够了,不需要你都记下。”话落,她对明夫人道,“六婶母,您拿火盆来,我将这些案卷和卷宗都烧掉。”

小泉子这回不再接话了。

秦钰点头,“不错,你我虽然互相看不顺眼,但不至于性命相抵,我还没想过要你命。要你命对我没什么好处。”

“当时法佛寺失火,牵连了谢氏长房,永康侯府。不过,在墨珠未找到以及无忘大师尸体失踪后,这事情便搁置了,后来皇叔处理了谢氏长房,这件事情不被提起了。”秦铮道。

“做你的梦去吧。”秦铮拉着谢芳华,出了御书房。

谢芳华抿唇,“这么多花,为什么只这一株金玉兰打了花骨朵”

“去请大公子、大少奶奶、刘侧妃,以及府中的所有人,都到这里来。”英亲王妃又吩咐。

英亲王府高门大院,仆从众多,足足点了一炷香的时间,喜顺从将名册点完,交还给英亲王妃,“回王妃,人都在,除了已经死了的翠荷,以及跟随王爷和大公子的随从外,都到齐了。”

满朝文武,都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应对京中这一次的大彻查。毕竟昨日的事情,任谁想来,都甚是惊心,天子脚下,皇城城楼,竟然成为了北齐暗桩的窝点,这么多年,丝毫缝隙不查,昨日若是皇上和小王妃出了大事儿,这南秦可就完了,如今想起来,都是一阵后怕。

谢芳华好笑地问,“外面情形如何了”

秦钰轻哼一声,“少废话,你快些准备吧,我也去换衣服。”话落,转身走了出去。

她想到此,对侍画吩咐,“去收拾行囊,准备一番,我们现在就启程去平阳城。”

“届时视情况而定。”谢芳华低声道,“兴许有很多的事情要办,一时半会儿,回不来京城。”

谢芳华瞪了秦钰一眼

刚要出城,从左侧道口冲出来一辆马车,挡在了城门口,左相从里面探出头,急声道,“皇上,已经夜了,您和小王妃这是要出京去哪里如今多事之秋,您要爱惜龙体,小王妃也要爱惜身子。”

“皇上,您还没告诉老臣,您和小王妃这是要去哪里”左相又急声问。

秦铮很快便察觉了,知道这低落十有*来自言宸,言宸刚落脚便打算回北齐,她肯定是不舍的。但也不点破她,对她轻快地道,“今日天色不错,咱们去南山坡放风筝吧!”

实在难得一见!

谢芳华暗想只能说她今天正巧运气好,碰上秦铮心情好,若是心情不好,一个笑模样她都见不到,想打秋风也难。

秦铮看了一眼,对他道,“稍后有人会来给你送银子!”

    风梨知道里面有赵柯在,他并没有跟进去。

    风梨则是探着脖子,焦急担忧地看着内室里。

    过了许久,谢芳华从天空收回视线,对风梨低声问,“云澜哥哥怎么了?他得了什么怪病?”

    “小姐,不是只要女子的血就能行吗?用我们二人的吧!”春花、秋月不太赞同地看着谢芳华,一碗血对寻常女子来说可能不算什么,但是她们都知道,主子的血不同于寻常女子的血。况且因为救清河崔氏三公子崔意芝,她元气大伤,至今刚恢复些余。两日前又被那初迟因为救四皇子而打了一场,受了些伤。如今葵水又来。她身体其实极其虚弱,实在不适合再失血。

云澜。对上他紫红的眸子和嘴角鲜红的血,头一瞬间疼了起来,如汹涌的海水,瞬间将她的大脑淹没。她受不住地伸手捂住头。

    

秦铮回头瞅了谢芳华一眼,语气不阴不晴地道,“难道孙太医给你开的药有睡觉的药?让你一觉睡到了这个时候?自古拜师都是徒弟等师傅,你是第一遭让五个师傅等了你一个时辰的徒弟。”

谢芳华反应过来,身子往旁边挪了两步,躲开了他。

------题外话------

大长公主点了点头,“怎么出了这个事情,希望能妥善解决,别闹大了,否则你们刚升职赐婚,多不吉利。”

郑轶、郑诚、郑孝纯三人骑在马上,人人面色又是紧张又是凝重,似乎也没料到郑孝扬会悄悄跟在他们三人后面进京,更没料到他进京后就闯了祸,竟然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谢芳华走到近前,对人吩咐,“打一盆清水来。”

“我说没有十全的把握,但没说不一定治不好。”谢芳华道,“不试试又怎么知道再耽误下去的话,便真的治不愈了。”

谢芳华低声道,“秦铮爱我。”

谢芳华暗暗地叹了口气,对秦钰道,“皇上叫我来何事儿”

御书房内,一时寂寂无声,秦钰大怒后,便是彻底的颓然默然。

“那怎么办”崔允立即问。

忠勇侯看向谢云澜。

谢墨含求之不得,对秦钰说了一声,见他没有不满,含笑点头,他也出了荣福堂。

谢云澜没立即出去,留在了画堂,显然是要有话要和谢芳华说,谢芳华正好也有话跟他说reads;重生之别惹豪门千金。

可是,秦铮给她下了毒,毒了她的脑子,毒了她的心,毒了她的所有,让她再没办法将他的毒从心里剔除。箭拔了,血流了,伤疤结了。也不能不爱他。

谢芳华打量英亲王妃神色,想着她娘死去多年了,还能得英亲王妃惦念,当初关系必然是极其要好,否则也不叫手帕交了。谢氏旁支各房虽然一直想夺忠勇侯府的爵位置谢墨含这个唯一嫡子于死地,但因忠勇侯护得严实,她也偶尔关照几分,他们也顾忌不敢明着动手。

“左相府的门楣怎么样?已经够高了吧?背后还有范阳卢氏家族支持,配我大哥可是满配。”秦铮道。

英亲王妃蹙眉,“你大哥虽然是英亲王府的长子,但也是庶长子。配左相的女儿,还是高攀了。左相会同意?”说句不托大的话,要是他儿子还差不多,左相乐不得的。但庶长子就差了些,左相未必看得上。

“混小子,你带着华丫头跑哪里去疯玩了?这么晚了才回来?”英亲王妃嗔了秦铮一眼。

谢芳华快速地抬头看了一眼,然后又快速地低下头,红着脸道,“再耽搁时间,就过午了。”

秦铮呆了一下,似乎忽然不知道如何答话。

谢芳华点头,“自然是真的。”

“可以学。”秦铮道。

谢芳华便又退出房门,顺着房檐走到西边的墙下。围墙上依旧刻着那些图画和印记。

她沿着围墙慢慢地触摸着墙上的痕迹走了一遍,最后在墙根下蹲下身,靠着围墙坐了下来。

秦铮上前一步,跟着她一起坐在了墙下,后背靠着围墙,紧挨着她,漫不经心地说,“我不是与你说过了吗?当年,我拿弹弓打掉了你头上的朱钗,后来看着你那镇定的小模样,便觉得有趣。再后来,我跟踪你出了京城,本想看看你要做什么,没想到你是要混入皇室隐卫,我本来也觉得有趣,可是不查之下却被秦浩所害,险些在乱葬岗丧命。从那时候起,便记住了你,再也忘不掉了。长久积攒下来,竟然成了执念。不将你娶到手,不罢休了。”

“嗯?”谢芳华执着地想要他回答。

一切都是她熟悉的。

她的心在这一刻,忽然很踏实,她僵硬的身子放软,微微偏头,将脸埋在他怀里。

秦铮看了她一眼,声音低哑地开口,“吉时要到了,我得放你下来拜堂。”

“太子忧心国事,忧心边境,实在是我南秦之福。这也是你身为太子应该做的,皇宫里的皇叔虽然卧病在榻,但是有你在,想必甚是安心。不过,可否等我拜完堂,你和各位朝臣再慢慢商议?此时先忍忍你的忧急,毕竟打断别人大婚,失了仁德恩义,也不是爱民之本。”秦铮话落,不再看秦钰,对赞礼官道,“继续”

寂静中,忠勇侯忽然大赞了一声,“好”

二人开口后,京中与秦铮有交往的贵裔公子哥们纷纷起哄开口。

秦怜随后跟进来,见到谢芳华的模样顿时惊讶,“盖头呢?”

即便因为谢芳华来到,那边也未停止打斗。

“只怪你的人进入了我的地盘!”谢芳华不以为意,她何时怕麻烦了?

那年轻男子闻言立即转过身,恭敬地垂首应是。

谢芳华闭着的眼睛滴下两行泪。

谢芳华低声道,“其实,大婚之前,林太妃拿出德慈太后给我的贺礼,其实不是留给我的,是本来就是留给你的,你不要,林太妃聪颖,转手给了我。兵符、先太皇封你继位的遗诏。”

永康侯气怒,“你少给我逞口舌之能!我就问你,忠勇侯府若是没帮住他离开的话,为何我永康侯府派出多少人马,依然没找到他?”

永康侯闻言气势顿时泄去了些,一时间没了话。

谢芳华扯了扯嘴角,不得不说,她的哥哥是聪明的,而且太过聪明。

谢墨含忍不住伸手在她头上又拍了一下,“你当着永康侯的面将燕亭贬得一不值,却是暗中助他离开。永康侯怕是做梦也想不到是你帮助燕亭脱离他的掌控。”

“霸道的小丫头!好,听你的!”谢墨含笑着站起身,向暖阁走去。

“说什么混账话呢?”英亲王恼怒的声音从车里传出,须臾,他挑开帘子,瞪着秦铮。

秦铮冷笑一声,“一个谢氏长房怕是还不够施展这连环局的手法!”

“妹妹说得有道理!”谢墨含对皇帝道。

英亲王已经富贵滔天,本来该英亲王继承当今的皇位,但是因天圣脚跛,却将皇位拱手相让了当今皇上,难道秦铮要拿回皇位?

法佛寺主持点点头,“只有无忘一人。他是戒律院的首席大师,只在我这个主持之下。自然是有自己独特的僧袍规制的。”

,闻言说道。

燕岚点点头,“怪不得我总是觉得最近胸口腾腾火气,压得难受,你快给我换药方。”话落,又说,“果然是京中的大夫都不得用,自从孙太医死了,太医院的太医也没一个好的了。”

言宸看着她,“如今内忧外患,南秦江山各种琐碎之事,如今先皇入葬,朝中大臣们一定会谏言秦钰尽快行登基大典。”

谢芳华点头。

谢芳华看了他一眼,本来已经够焦头烂额,可是竟然还出现了三皇子、五皇子、柳太妃和沈太妃之事,他这个新继位的皇帝也算是古来罕见的倒霉人,收拾一堆先皇留下的烂摊子。她点点头,“这样处理了最是妥当,将柳太妃和沈太妃打发去皇陵,以后就不必回宫了。”

百姓们这是才恍然大悟,原来是三皇子、五皇子在先皇入土之日竟然行酒色之事,古人以孝为天,他们这等真是大逆不道,大不孝之罪。难怪向来温和仁厚的新皇如此震怒了。

拦截在玉辇队伍前的两顶宫中的轿子被人挪开,仪仗队打头,向宫里走去。

柳太妃和沈太妃齐齐抬起头,商量好一般地哭道,“皇上,难道你还瞒着我们二人暗中杀了三皇子、五皇子不成?若没有人告诉我们,三皇子和五皇子岂不是在先皇刚入土后便被您杀了?”

街上的百姓们本来得知新皇今日安葬了先皇启程回京,都沿街围看,此时见此情形,都窃窃私语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