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倾世为妃 > 第18章:庖丁解牛

第18章:庖丁解牛

倾世为妃 | 作者:猫九九啊| 更新时间:2019-09-02

孟冰微愣了一下,心中微微的一动,隐隐的多了几分感动,不管他此刻的话是不是说给外人听到,但是他这般体贴的话,都让她好开心,好开心。

他的声音中有着一种独属于父亲的慈爱与轻柔。

只是一个个都却又都是一脸的错愕不解,他们刚刚明明都守在外面,并没有发现任何的异样,小郡主怎么可能会不见了呢?

而且,她很清楚,这一辈子,他都不可能会忘记孟千寻的了。

北尊大帝再次的愣住,“这倒是一个好办法,但是,毕竟你以前的那个身份,消失了这么久,却又突然的出现,只怕会让人怀疑,而且,若是你这么突然的出现,夜无绝来参加招亲的事情,势力会引人非议,毕竟,他的王妃还活着,他竟然就来参加招亲大选。”

他根本看都没有看冷婉儿一眼,只是微微的转眸,直直地望向孟冰,那眸子中更是满满的柔情,唇角微动,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冰儿,我真的很感激蓝城城主,若不是他的成全,我跟你根本就没有机会。”

“大哥,不过要先说好了,我喝醉后,你不可以把我送回新房,绝对不可以,大哥,你若是明白我,你就不可以那么做。”李逸风此刻虽然还是完全的清醒的,所以,虽然提出跟李赢去喝酒,但是,却还事先讲好了条件。

“你让逸风慢慢回答,你一下子问这么多,他喝了那么多酒,醉成那样,根本就反应不过来。”李赢看到秦敏儿一直在不停的问着,而李逸风却一直趴在那儿,并没有任何的声音,不由的打断了秦敏儿。

秦敏儿的话问完了后,便有些紧张的望着李逸风,等待着他的回答,因为,她实在是太想知道这个答案了。

现在想起来,还感觉到害怕。

这束花看起来简单,干净,虽然没有红玫瑰的娇艳,但是却更有着一种让人发自内心的喜欢。

若是北尊大帝此刻真的有些相信他,听了他的话,那么她知道,到时候,花断尘一定会给北尊大帝一个那个尸体就是北尊大帝的真正的女儿的证明。

花断尘看到他竟然没有听他的话停下来,心中更加的紧张,当下,也顾不得其它,揽着孟千寻,身子一闪,闪到了那个夜无绝的面前,拦住了他,“我让你站住,你没有停到吗?”

李逸风毕竟不在皇宫中,所以那么短的时间自然赶不过来。

可见,他此刻心中有多的紧张,多么的担心。

更何况,他的机会,也就只在现在,错过了这个时刻,就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虽然说,李逸风的事情是大事,她也着急,但是也不能这么以死相逼,更何况,十天的时间,也的确是太短了些,这么短的时间,让他去哪儿随便的找个女人回来呀?

“逸风,你刚刚也看到了,父亲根本就不听我说,我说什么,他都给直接的回了,而且,我一说话,只会更加的激怒他,这一次,大哥实在是、、、”李赢的脸上多了几分无奈,不是他不帮他,实在是这件事情,他是真的没有办法了,但凡有点办法,他也不会看着自己的弟弟痛苦了。

只是李老夫子微微的叹了一口气,说出的话,让李逸风更加的失望。

“大哥,难道真的要我十天内找一个女人回来?”李逸风再次的转向李赢,一脸的苦恼,而此刻因为老爷子跟老夫人都不在了,他脸上的沉痛便也不再掩饰了。

所以,孟千寻此刻没有过多的去解释,因为,她知道这种开情况下,任何的解释都是多余的。

花断尘听到她的计划,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冷笑,带着几分嗜血的阴狠,一字一字冷冷地说道,“好,就以你的计划,我会想办法进宫,见北尊大帝。”

只是,他的话语微顿了一下,然后眉头微蹙,脸上多了几分担心,再次说道,“只是,北尊大帝只怕不会那么轻易的相信我的话。”

他知道,北尊大帝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毕竟,孟千寻是北尊大帝亲自找回来的女人。而且,孟千寻的容貌跟北尊王朝的皇后也是极像,这一点是无法质疑的。

不过,关于她是怎么来的,这个问题并不重要,所以,花断尘并没有再追问。

“恩,都查到了。”那个再次恭敬的回道。

那该是怎么样的一种爱,那到底是爱的多深,才让他做出这样的决定。

就是那次醉酒的时候,无意中让大哥知道了。

若是她答应嫁他,他可以立刻娶她,一刻都不会等,便是关键时,他知道她根本就不可能会答应他呀。

“父亲,关于这件事情,我不想再说。”这件事情,永远都说不清楚,因为,他不想说,也不会说。

“恩。”李逸风并没有多说什么,甚至连句谢字都没有,便慢慢的转身,离开了。

外面,花断尘暂时的已经没有了时间,可能是应该无话可说了,也可能是心虚了。

那他的爱,会不会太廉价了。

白容原本看到他真的要动手时,还是吓了一跳的,不过,看到他只是轻轻的划下了那么一道细微的伤口后,便停了下来,不由的有些鄙视他了。

而他的一双眸子从一出现后,便一直都直直地望着花断尘,一脸的柔情,一脸的欣喜,一脸的依依不舍。

会是她为了赶走他,而找来的人吗?

“当初,我下昭书,试探夜无绝是一个原因,还有另一个原因,就是为了让夜无绝离开凤阑国,依当时的情形来看,夜无绝再继续的留在凤阑国,肯定会越来越被动,毕竟这一年多的时间,夜无绝为了千寻的事情,疏忽了太多的事情,让二皇子等人钻了不少的空子。”北尊大帝不亏是北尊大帝,虽然他不曾到凤阑国,但是对于凤阑国的形势却是十分的清楚的,而且,他做事,向来都是一针见血的。

而今天,她已经坐在了这个位子,若是她再坚持要取消招亲的事情的话,那么接下来的所有的大臣,都会反对她,也绝对有了反对她的理由。

当然,她所说的公正,公平,公开,那自然是做给众人看的,因为,不管怎么样,最后被选中的人就只有一个,那就是夜无绝。

这是绝对不会改变的。

“公主,从明城干旱起,前前后后,送去明城的粮食就已经超过五百万担了。”丞相大人的脸上也明显的多了几分凝重。

会给她这样的惊喜吗?

孟千寻怔了怔,身子下意识的坐正,然后,快速的伸手,去拿他手中的纸条,脸上的期待也更加的明显。

既然她爱的人是他,又怎么可能会收别人的东西呢,哎,他就不能冷静的想一下吗/?

她竟然要搬进来,是不是表示,她对那个男人又再次的动了心了?

既然选择了他,就应该完全的相信他,那么也就不必再对他有任何的隐瞒了。

他跟她之间的一切都结束了,所以,他此刻表现出来的那份惊喜实在是太过可笑,而且也太过讽刺。

而像这样的话,也是从来没有过的,这一刻的他还真是让她意外。

所以,她根本就不善于说谎,那怕她是一名出色的特工。

可笑,真是可笑,她觉的这是她听到的最可笑的笑话了。

孟千寻没有说话,这件事情,的确是不好解释,而且,她也觉的实在没有跟他解释的必要。

首先,这早朝的时间就不会耽搁的。

丞相大人可以说是百官之首,他认可的,其它的大臣自然都无话可说了,所以,他这一句话,效果可是不小的。

“丞相大人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这就不是朝中的事情吗?既然皇上将朝中所有的事情都交给了公主,那么自然也包括这件事情,所以,这件事情,公主自然也应该要管,更何况现在事情紧急,若是再不管,他还不知道要做出什么事情?本将军难不成,就这么任由着他来危害本将军的军队。”大将军那阴冷的眸子中明显的多了几分怒火,是对丞相的,显然更多的却是对花公子的。

不用过多的分辨,她便看的出,这是真正的鲜血。

雪太医的身子微僵,沉重的脸上多了几分自责,唇角微动,再次慢慢的说道,“微臣只能尽量控制住皇上的病情,要想完全的医治好皇上的病,微臣实在是没有办法。”

或者李逸风会有办法。

孟千寻的心中也多了几分希望。

“皇上,丞相大人与左将军说的极是,这招亲的事情,若是取消,皇上与北尊王朝都会受到很大的影响,后果太过严重,还望皇上三思呀?”右将军也跟着跪了。

“公主也已经到了成亲的年纪,为何不同意招亲呢,这些昭书是公告天下的,到时候,全天下所有优秀的男人都会来参加,公主到时候,一定可以选一个如意夫君,这不是很好的事情吗?”不跳字。丞相微微的蹙眉,望向孟千寻时,有些不解,实在想不通公主为何要这般的反对这件事情。

“皇上,你可不能大意呀,这绝对不是风寒、、、。”雪太医不顾皇上的不满,再次的急声劝道。

只是,就在他的脚步刚要迈出去,孟冰却急急的奔了过来,看到宝儿后,一脸欣喜的冲过来,紧紧的抱住宝儿,“宝丫头,终于找到了你了,你刚刚跑那儿去了,我都担心死了。”

他怎么会在皇宫中,按理说,皇兄这个时候是绝对的不会传他的进宫的,毕竟皇兄可是下了昭书要为千寻选驸马的。

“当然。”宝儿一脸肯定的点上点头,知道这个时候也瞒不下去了,便有些得意地说道,“他是宝儿的爹爹。”

那软软的小手,拉着他的手,让他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温度与感动,这一刻,他的心忍不住的轻颤。

那种亲情的牵连是绝对无法割舍的,是天生的,是本能的。

她怎么都不可能会去举行那个什么招亲大会,她都已经嫁人了,孩子都有了,那不是胡闹吗?

那些大朝们看到皇上咳成那样,一个个都纷纷的变了色,都是一脸的紧张。

孟冰真的很难想像的出,接下来,北尊王朝会是什么样的情形,会不会直接的被挤爆了。

“哼,外公这分明是逃走了。”小宝儿可是机灵的很,直接点破了那侍卫的话,就算有事,也不差这一点的时间,不可能连跟他说一声的时间都没有,还让一个侍卫来给他们传话。

夜无绝微愣了一下,然后慢慢的摇了摇头,他实在是不知道这小丫头是谁,一个看上去已经有两岁多的小丫头,他的脑海中真的没有印象。

不过,看到小丫头一脸认真的样子,听到小丫头说是喜欢他,心中又忍不住的开心,只是,不明白,这小丫头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想法,再怎么着,也不能看到她喜欢的男人就介绍给她的娘亲认识呀。

“没见过你的爹爹?”夜无绝的身子微微的一僵,脸上也不由的多了几分凝重,而看到小丫头的脸上没有了笑意,心突然的揪了起来,有些酸,有些痛,是那种说不了理由的触动。

夜无绝暗暗的摇头,这小丫头还真是人小鬼大,虽然看上去只有二岁左右的样子,但是这智商却远远的超过了七八岁的孩子。

若是他也有一个这么聪明,机灵的女儿该多好呀。

只是,他此刻只是任由着小丫头拉着他向前走,自己并没有太多的去注意,等到小丫头突然停了下来时,他看到自己所站的位置时,不由的彻底的惊住。

“是呀,是呀,北尊大帝身边连个女人都没有,哪儿来的公主呀?”

这消息,自然也传到了凤阑国。

这一刻,夜无绝真的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呵呵,”另一位男子有些皮笑肉不笑,脸上明显的带着几分敷衍,“真巧呀,竟然在这儿遇到王兄。”

要是可以的话,只怕每个男人都希望,天下所有的男人都不去,只有他一个人去,那就没有人跟他抢了。

“王明,你这是什么意思?”刘公子脸上刚刚的得意瞬间的隐去,望向王明的眸子中多了几分狠绝,“你若是敢把这件事情给说出去,到时候,我会让你们王家彻底的消失。”

宝儿的小脑袋微微的一斜,却并没有像平时一样跟孟冰疯乐,而是一脸认真的望着孟千寻,微微思索了片刻,然后慢慢地说道,“我也觉的外公好像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但是,我试了很多办法,都没有问出来。”

小丫头说到这儿时,脸上多了几分懊恼,没有想到外公那么狡猾,就是不上她的当。

但是,她知道这个时候,自己不能乱,不能怕。

只是夜无绝?

“有刺客,抓住他们、”原本夜无绝与梦千寻被他围住时,是在大殿中,那些死士显然不想惊动宫中其它的侍卫。

“快去帮助三皇子,他爱了伤。”梦千寻看到侍卫快速的涌了过来,却沉声对冷霜说道。

她紧紧的握着手中的玉血灵珠,听着那些侍卫不断的跟近了,脚下的速度也不由的加快。

皇上微愣,略带疑惑的垂下眸子,当看清躺在地上的人是谁时,一脸张瞬间的变了颜色。

也是他平时太相信惠妃,惠妃又十分的善解人意,所以,他有什么事情,总喜欢跟惠妃,有一次,他不小心说漏了嘴,才让惠妃知道的。

“臣妾觉的,梦千寻可能是会武功的,当时,她握着一把剑,直直的抵在臣妾的脖子上,臣妾根本动都不敢动。”惠妃继续编着慌言。

他身上多处受了伤,而且伤的很重,此刻躺在地上,已经奄奄一息了。好像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敢了。

就算这个死丫头什么都不说,就算这个死丫头不明白当年的事情,但是只要她站在皇上的面前,说她就是以前梦家的五小姐,那么皇上肯定就能够猜到当年所有的事情。

她现在,唯一的目的,就是想办法阻止皇上见到此刻的孟千寻,不能让皇上知道当年的事情。

只是,惠妃看到皇浦拓离开后,却并没闲着,而是快速的让人拿来了纸笔,快速的写下了什么,然后递给了一边的侍卫,冷声冷声吩咐道,“快去把这封信交给梦将军,记住,你一定要亲手交到梦将军的手中。”

跟夜无绝在一起,的确很幸福。

“母妃,你、、、”皇浦拓似乎微微的回过了神来,只是,心中的疑惑却是更深了,不由的望向惠妃,开口问道。

他那声音也是极为的好听,如春风吹过,同样的给人一种极舒服的感觉。

每个国家,每个城镇,包括江湖上的很多人,都得知了那样的昭书,所以,年轻的男人,只要没有成亲的,有胆量,对自己有信心的,自然就都急急的向着北尊王朝赶去。

所以,对于那昭书的事情,他根本就没有注意到。

五皇子愣住,有些错愕的望向他,回过神后,他才一脸惊愕的说道,“原来三皇兄竟然不知道这件事呀,这件事情,现在可是传的纷纷扬扬的,北尊王朝前些日子突然下了昭书,公告天下,说要为他唯一的女儿选驸马,而且条件一点都不苛刻,只要是年纪符合,没有娶妻,可以一心一意对公主的既可。”

这一刻,夜无绝真的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所以,他要从初也那儿得到最真实的答案。

“宝儿,宝儿可爱。”只是,宝儿又随后加了一句,自我称赞,自我陶醉着,脸上更多了几分开心。

小丫头的眸子再次的望向然翁,小脑袋微微的斜起,很认真的想了想,然后说道,“你?”

似乎都能够听的懂她的笑声,都受到她的笑声的感染。

不过,北尊大帝的确是世间难得一见的美男子,刚刚在水池中时,魅惑中有着一种让人无半抵抗的诱惑,只怕换了是任何一个女人都会看呆了,刚刚那一刻,就连孟千寻都有一种惊艳的感觉。

不知道这丫头是没有听懂呢,还是故意的,不过,这丫头的性子向来固执,只要是她认定的事情,谁都改变不了。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宝儿一天一天的长高,长的挺快,不过,倒也不是那种让人无法接受的惊人的速度,几个月时,差不多跟一岁半左右的孩子差不多。

“乖宝儿,等救醒了你的外婆,我们出去了,我们的宝儿长大后,外公会招集全天下所有的美人让我们的宝儿选。”北尊大帝的笑声虽然止住了,望向宝儿的眸子中却仍就满满的笑,而且更是一脸的纵容,那说出的话更是把孟千寻惊的目瞪口呆。

“小丫头,你还不知道我的本事呢,我先让你见识一下我的本事,如何?”独尘可不死心,其实,他在宝儿还没有出生时,就打定了主意的,怎么可能就这般轻易的放弃呢。

现在,竟然连孟千寻都拒绝了他。

北尊大帝却只是淡淡轻笑,对于这件事情,他也完全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所有的一切,只要宝儿喜欢。

她的心中不由的一惊,不会是夜无绝出了什么事了吧?不少字

而且父皇此刻站出来解释似乎也有着那么一点欲盖弥彰的嫌疑。

“恩,父皇这么长时间没有回去了,朝中肯定会有一些事情。”只是,北尊大帝却是一脸的理所当然,仍就不见任何的异样。

孟千寻的眸子中多了几分希望,认真的听着,想要听到李灵儿说出那是什么事情。

孟千寻不相信,一点都不相信,但是李灵儿一脸的认真,一脸的无辜,却容不得她不相信。

一边是自己的夫君,一边是自己的女儿,说真的,她的心中也有些矛盾,但是,夫君下了命令,不让告诉女儿。

“怎么?她来逼问你了?”北尊大帝突然的出现在她的身边,轻声问道,那淡淡的声音中带着几分笑意,“我早就料到她会来问你,那丫头太聪明,太敏感,肯定是猜到了什么,不过,我也知道,我来问你,肯定是什么都问不出来,我的灵儿,可是一点也不差。”

“你是不是另有安排呀?”李灵儿是了解他的,听到他的话,快速的抬眸,虽然是疑惑的话语,声音中却带着几分肯定。

她就知道,他那么关心千寻,自然不是可能故意的去为难他们两个人。

“你让人去查一下凤阑国的详细的情形,查清后,速速向朕禀报。”北尊大帝望向身边的侍卫时,却是一脸的凝重,低声吩咐着。

就像,事情原本就应该那样的。

明明是第一次的相遇,她却偏偏觉的,他们似乎早就相识。

帐篷中的孟冰可能也听到了声音,急急的跑了出来,看到站在外面的北尊大帝等人时,先是猛然的惊住,一双眸子下意识的圆睁,一脸的惊愕。

应该是个二三岁的孩子了,所以,她觉的,这丫头应该不是孟千寻的孩子。

“宝儿,喊姑奶奶。”孟千寻微微轻笑,她自然明白孟冰心中的惊讶,毕竟宝儿发育的确比其它的孩子早了点。

“去找爹爹,去找爹爹。”宝儿现在的心心念念的都是自己的父亲,希望可以尽快的见到自己的爹爹。

凤阑国的情况,他多些也是了解一些的,对于皇室中的另外几个人,特别是那个二皇子,他更加的清楚。

只怕夜无绝看到了宝儿,都会彻底的惊住。

“好了,宝儿不要难过了,外公一定会让宝儿尽快的见到你的爹爹的。”北尊大帝并见不得宝儿伤心,快速的伸手将宝儿抱进了怀里。

“可是,千寻,你带着宝儿回去,肯定会引起不必要的误会,你到时候要如何的解释?”孟冰急了,连声喊道,当然,她是担心孟千寻跟宝儿,害怕,她们到时候受到伤害。

更何况,宝儿肯定是要回到凤阑国的,这件事情,总是要面对的,她本来就不是那种遇事逃避的个性。

刚刚娘亲说过,这个通道,一旦开启,不管是谁,只要进入,就不可能再转回的,那么,宝儿竟然出现在这儿,就一定是要跟他们一起出去的了。

虽然,她觉的以师傅的个性,是不可能会放宝儿出来的,但是宝儿现在却是千真万确的出来的,正站在她的面前,所以,她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宝儿是怎么出来的。”三人听到宝儿的话,纷纷的愣住,若不是独尘放宝儿出来的,宝儿又是怎么离开那儿的呢?

只以为宝儿是因为亲人都离开的了,真正的伤心,难过呢。

“那若是独尘道长醒来后,会不会再出来抓宝儿呀。”北尊大帝脸上的笑微微的一僵,神情间又多几分担心,毕竟独尘道长的能力实在是太过强大了,他若是出来抓宝儿,只怕他也无法阻止。

“当时,我们是从雪山的半山腰进入山谷的,这一次的位置应该是差不多的呀。”孟千寻望了一眼山的高度,话语中带着几分思索,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说道,“不过,我觉的,这雪山跟我们进去的雪山似乎不一样了,好像矮了很多。”

“不可能呀?”李灵儿却是微微的摇头,“这儿就只有这一座雪山,虽然从山谷间出来,可以在不同的地方,但是这入口,却只有一个,就是雪山的半山腰。”

关于这一点,她还是十分的肯定的。

虽然出生到现在没有见过,但是那种亲情却是永远的存在的,不管多长,不管多远,都影响不了那种亲情。

一行人,便向着山下走去,一路上,孟千寻感觉到那雪似乎明显的松了很多。

想到,宝儿很快就可以跟夜无绝见面了,她的唇角微微的绽开一丝轻笑。

好在,这丫头如今平平安安的。

她的话语微顿了一下,似乎这次意识到那儿不对,“刚刚宝儿喊外公什么?”

孟千寻看着眼睛的情形,心中暖暖的,感动着更带有着太多的幸福。

回答孟冰的,只有那猛烈的寒风,夜无绝仍就不动如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