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倾世为妃 > 第2章:起早摸黑

第2章:起早摸黑

倾世为妃 | 作者:猫九九啊| 更新时间:2019-09-02

我虽然欲哭无泪,但是张兰兰说的也并非是没有道理可是就当我正要将百宝箱拿起来时。我却惊异的发现。原本轻如一袋奶粉重量的百宝箱,我竟然拿不起来了。

我相信张兰兰一定能够看得懂我想说的事情背后的事情。毕竟那么多单差评张兰兰都是跟着我一起死里逃生的。

我看见他的头上冒出了细细的一层汗水,我估计他这回头上的汗应该是冷汗了吧。

我照着张兰兰安排的步骤,四处查看起来。

于是我尝试过找到屋外。可是眼前的一切使我不敢再轻举妄动的往外走。

时间过的飞快,一转眼窗外的夜色就已经十分浓郁。吴夫人吃过晚餐就已经早早的回房间睡下了,我拿起手机,不停的摁亮屏幕然后再关掉手机。

这时候,张兰兰突然拉起我,走到了屋外面。然后压低声音对我说:“梦梦。不会这个点又有差评了吧?”

小女孩说到此,早已哽咽,鼻子也红了,小小的肩膀一抽一抽的。

这一回小女孩没有躲,而是伸手去拂张兰兰的木棍,“啊,你抹了什么?”忽然小女孩惨叫一声,我定睛看去,却见张兰兰的木棍把小女孩的肚子划破了一个长长大口子,她的肚皮被划开之后,流出来的并不是血,而是一肚子的白色的蛆虫,随风飘得四处都是。

我才刚回过去,小米就回了一行字。隔着电脑我都能感觉到小米那种着急的感觉:“我找你还能有什么事,总不能约你出去喝茶吧。你赶紧的,我看你这边后台显示的又有差评了,你快去把这件事情给解决了。”

只听见张兰兰说:“梦梦?你没事了!这一好过来你就闲不住!怎么了?发生啥事了。”

张兰兰的声音非常的大,而且听在耳朵里很具有识别性,我不由得把手机又远离了耳朵几分。等她把话说完了,我才贴近手机。张兰兰带着我躲避到了三楼。我以为三楼的构造会跟二楼一样,却见三楼有一半的位置设置成了天台。

来到了楼梯口的时候,我斟酌的问出了心中的疑惑:“兰兰,为什么我们不直接坐电梯,那样不是比较省事吗?为什么还要走楼梯?”

我心中已经血流千尺,就差没有把哲学血给吐出来了。宫弦这厮学东西倒还挺快的,前两天刚玩的手机,现在就学习到了一个什么赞一个、

“小心躲在这里别让那怨魂鬼刹发现了,否则会让宫弦还要分心救我们。”张兰兰紧张的看着宫弦的方向。弄得我也觉得心直往下沉。看来今日想要善了还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了。

纵使我百般的不愿意,可是该拜堂的也还是拜堂了。

那是人是鬼。我一边走一边在心里猜测着。无论是人是鬼,听到了这样的动静,都会掉头来看一眼吧!可是他却没有,依然目视着前方,一点也没有回头的意思。

我不敢大意,生怕自己一个人又被困在这里。我开足了马力,朝着来的方向奔跑而去。

我寻找了一处,看似比较干净,而且太阳又晒不到的地方坐了下来。刚才一路上神经绷得挺紧张,我自己也觉得乏了。正好趁此,在等待张兰兰的时间里,我可以先休息一会。

我目测了一下,我们离黄拓跋的家也就不到一公里的距离。身强力壮的我跟张兰兰很快就走到了黄拓跋的家。

好在隔壁的大妈并没有让我们多等,很快拿着一串钥匙走了过来。

近了,更近了。我大气都不敢出的看紧盯着那女子的脸。当从一个小黑点慢慢放大,直到我看清楚那人的脸时,我的眼泪瞬间就流了下来。

大后天?我想都没想的就一口回绝道:“不可以,那样太久了,今晚呢?今晚不能约到见面的时间吗?现在时间毕竟还很早,也正值晚餐的事件。如果约晚餐太久了,不如我们就约个夜宵也行。”

“那么你是如何跟那个女的联系,她还要你做什么。”我觉得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仅是把我骗到此地的那个女人,不会那么无聊到只是把我骗来而已。”

“去吧,你自己知道该去哪儿。”宫弦抬头瞥了一眼黑雾,淡淡的道:“记住你自己的承诺,若是违背了你自己的诺言,你知道就是天涯海角,我也一定能够让你尝尝背叛我的滋味。”

就在我们这边事情已经处理完了之后,那边王鑫的老婆也醒过来了,她跟我们说,她做了一个很长的梦,而王鑫也把那个故事讲给她听了。

我也给自己打了一针强心剂,就这么躲着,终究不是办法,趁着今天张兰兰还在,也能让她帮我处理处理。

她的手还紧紧地抓在我的手臂上,尖利的指甲眼看都要掐进肉里。我甩了甩手,她似乎没有料到我会这么做一样,怔了一下,然后把自己的手给缩回到了衣服袖子里。

关上门以后,门外的女人还在不停的叫嚷着:“喂,你开开门啊。真的好用的,我不骗你啊。让我进去。”

“那是自然,既然林梦这么介意。又是这么大老远的跑过来了,大陈一定会帮你的忙的。”小功的回答也避免了我的尴尬。否则我还不知道该定个什么样的理由,告诉大陈我必须要把这段差评给消掉的原因。

忽然我拉住了张兰兰:“兰兰,不对,你想想啊,我们是住在二楼的,而一楼的构造跟二楼是一样的。这我们在白天里已经检查过了。那么如此一来,一楼也就六间房间,可是你看看我们,从开始,我们检查的已经不下十间房间了。

“兰兰,那怎么办你有办法解决吗?”

张兰兰笑了,“梦梦,你忘了我是学什么的了,而且我的家族可是给我规定了任务的,我的功力若是不能提升一级,那么我可是不能回家的,而我的功力想要得到提升,光是理论知道是不够的,还需要不断在实践中得到提升才行。”

其时就如张兰兰所有说,我不怕见到真的鬼,我怕的是那种突然之间就弹到我眼前的那种惊恐。

张兰兰将我扶到床上坐了下来。她则走到飞天蛮的跟前,左右的打量起飞天蛮来。

张兰兰看到了我的异状,转头朝我看了过来。我将手镯举给她看,她是知道手镯的秘密的。

“没有反映。”我扬了扬手镯对张兰兰说。

我默默的坐在旁边的沙发上,等着曾大庆先开口。但是等了好久我才确定我的这个决定是错误的,因为我发现,曾大庆根本就是如果你不说话,他可以一直跟你沉默到底……

虽然说我积攒不到一百个好评,没有办法离职。但是我宁愿一直没有差评无法离职,也不愿意靠不停的修改差评来换成好评。谁知道有没有可能就碰到那种蛮不讲理的客人,怎么都不肯消除差评,就像我之前那样。

“这款白玉手链可真是太美了,我急用呢,请问我能不能加钱你们顺丰发货啊?”我的消息刚刚发过去,对面就发过来了这一句已经编辑好了的话,想必是真的很着急吧。

倒是陈媚直接开口:“一谦,你别忘了你跟我的约定哟。我们可是说好了的,你可不能食言啊,否则你知道的,我这人最恨的就是口是心非的人了。”

就在我绝望的放弃了生命的时候,禁锢着我四肢的手臂突然消失了,与此同时,我被一股外力猛地拽出了浴缸。

我咸咸的说了一句:“怎么还在我这里,不去安慰安慰你的小陆雅了?”

撂下这句话,张兰兰就走出门。我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换了一套简单的休闲服。正准备去洗脸的时候,突然听到张兰兰‘啊——’的叫了一声。

站在她旁边的医生也点了点头,忽然护士转头看了一眼张兰兰,发现张兰兰也对着护士点了点头。

这个张飞到底想要做什么?是什么事情能让他这么谨慎。我默默的将我的注意力转回到台面上,看向面前的张飞。

“看来两位姑娘的胆子不小,没有被吓走,这样好,这样我就继续说下去了,否则如果姑娘胆子小的话,那我说了也白说了。”

我没想到司机一路上都没有休息。就这样原定将近三个小时的路程。我们两个多小时就到了。

也许我的潜意识是想告诉张兰兰。如果她联络不上我。她会过来找我的吧。

不过很早之前当我听说过笔仙这个名词的时候,就有同学说过,玩笔仙事情是小,招来一些在附近游荡的小鬼。它们有时候会因为无聊,通过这种建立媒介的方法来跟人类对话。但是也有可能会招来一些图谋不轨的恶鬼,这就会是传说中的“请鬼容易送鬼难”。

可是会有谁有那么大的本事,应知我的这一个秘密呢,至今得知我这个秘密的人用五根手指头都可以数得出来。

金龙是看着沙发上的张兰兰说的,为了避免张兰兰这样的流氓行径吓到金龙,于是我连忙蹦到金龙的面前,然后指了指自己说:“不是的不是的,我才是林梦,她是我朋友。”

于是我直接就凑到金龙的身边,咬牙切齿的反问道:“一会?一会?你说的一会是有多久,五秒钟,十秒钟?”真的是太可怕了,我都无法想象万一宫一谦跟张兰兰,没有赶过来,这一切都该如何。

宫一谦点点头:“确实,我感觉到他们的车就停了下来,而我也不敢靠近,只能呆在车里。看不清前面的东西,只能留意车什么时间发动。可是等到天都朦朦亮了,那辆黑色的车却还停在那里,我借着微微的光看向车里,却发现车里面一个人也没有。”

“多谢二位的仗义相救。”我学着古代人的样子,朝他们揖了一礼。

过着这样有一天没一天的生活,就算宫一谦不在乎,我也在乎的不得了。更别提我现在还跟宫弦结为了夫妻,于情于理我都不能在这个时候跟宫一谦在一起。

也许是她的天真无邪的神态消除了大明心里的不安,很快却跟她熟络起来。

“那么现在呢,现在还能拍到那个鬼吗?”我故作惊慌的四处看看,也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打开了录像功能,正准备看看能否拍下那个鬼魂的活动。

现在我之所以做出这么一副惊吓过度的样子,就是要做给他们几个人看的,连他们四个大男人的脸色都很难看,若是我再没有一点儿害怕的表现,那我岂不是太过于不正常了,若是被他们察觉了我的异样,还不知道他们还敢不敢与我在一起。

他们把我的话听了进去,最终还是同意的了我的提议。我的生命已经进入了倒计时,只要是安全的度过了今天,明天想怎么样都行。我看着宫一谦的这副模样,有些干巴巴的对他笑了笑说:“嗯,我回来了。”本来是有很多的话想要对宫一谦说的,特别是在经历了曾大庆他们家那样的事情以后,我更是小女孩子的心情盈满了我的大脑,就是想一股脑的把我想到的事情通通都告诉宫一谦。

我心头一直被这个念头所驱使。致使我不在后退,反而不退而进。

难道是我的手机时间显示有问题吗?我拦住了一个经过身边的男士。向他询问此时的时间。

“兰兰,我看到了陆雅是在水池那里,然后那个小老头就出现了,也不知道他对陆雅做了什么,陆雅就倒下去了。”

我把我在紫色球里看到的影像告诉给陆雅,希望可以得到她的解释。

张兰兰离开以后,我照例喝了一碗养生汤。我想以此来压压惊,也好分散分散我的注意力。因为那个小老头的脸一直在我的脑海中晃动着,那副阴阳怪气的眼神我想甩也甩不掉,只好找些事情来做,借以分散我的注意力。

“咚咚!林梦,你在房间里吗?我有些东西想要给你,你在不在方便我进来吗?”吃完饭,我正好在房间里面休息,突然听到了从外面传过来的声音,听到是宫一谦的声音我有些惊讶,不过同时也在疑惑,他这么晚了到她的房间里来有什么事情呢?

我正在为他抱不平时,变故却是忽然就发生了。

宫弦身上的寒意顿起,这是盛怒之前的预兆。想来这个钟明怕是没有好果子吃了。

很快的兰兰跟蓝先生就以双的睁开了双眼。我惊喜交集,正要询问他们有没有觉得哪儿不舒服时,却在此时,从兰兰的身上掉出来了一个黑色的圆球,那个球腥臭无比。“哇”的一声,我立即就吐出一口酸水。

我看着惊得眼珠都快掉下来了。若是刚才宫弦反应慢上那么一点点,那么我们几人是不是现在已经化成地上的那一片污水了。

“我就知道你们一定误会了。想着你们刚才肯定也记下了我们的车牌号,为了避免麻烦,所以我们才下去找你们。省得你们来个报案,到时候我们又得解释一通。”

不知是我的钱起了作用,还是大妈特别的热情。

小功这个时候买了水回来,我有对他们说道:“盲目的寻找也不见得是一个好主意。”我知道我这样的说法特别的残忍。如果不是因为我收到了张兰兰让我尽快回到墨盘镇的消息,也许我还会跟他们一直在磨盘山上寻找张兰兰她们。

悦来客栈总共三层楼,每层楼有九间房间,我们选择了住在第三层。

“哦!还有这事,你细细地把这件事情给我说了。”

看着张兰兰那不客气的样子,我摇了摇头,说实话我也挺困的,只是我由于担心着宫一谦,所以我了无困意。“

我没什么胃口,简单的吃了几口后就放下筷子了。看着外表健康礼貌的欣欣,我实在想不出她怎么会这么举止奇怪。光是吃一顿饭就那么不同。好像在迷信什么,完全不是一个90后应该有的思想。

华先生听到这个要求后,很开心的说:“那当然好啊,既然还有缘分,就不要强行拆毁了。”

小鬼魂惊喜的瞪大了眼睛,然后问道:“那他们会接受我吗?”

门外的女子明明就赤裸裸的站在丹凤的旁边,为什么丹凤却说没有人?

好在今天的飞机上头等舱还空余着许多位置。那名空姐看来也是个有经验的空姐,只听到她对那个男说道:“先生,此次的旅途时间较长,前面的头等舱还有空位,您可以移位到前面去坐,这样也能够舒服一些的。”

刚才被那男人闹腾的我的头都痛了。待他离开以后,我就缓缓的闭上双眼,闭目养神起来。

怪不得老板这边的生意不好,无论是价格上还有设计上都是那么的合理。一定是之前已经有人过来,结果晚上不听劝的出去,看到了这些东西……

可是无论我们怎么往后退,那些尸体都跟着我们走,赶尸人说:“我赶尸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出现这样的事情。”

张兰兰摸了摸自己心脏的位置,轻声的说:“飘出来的那些是灵魂,它们从尸体里出来的那一刻起,就变成了鬼魂。本来正常的尸体是会经过焚化或者厚重的埋葬。使得灵魂跟它们的肉体在一起,经过天地间的灵气沉睡然后进入地府。”

张兰兰冷漠的说:“不是我不想留下来,而是你这客栈真的没有法住人。我也奉劝你们一句,最好今天晚上不要踏进这个客栈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