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阳光在线官网注册 第79章:天马行空

阳光在线官网注册

初岁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63076

    连载(字)

63076位书友共同开启《阳光在线官网注册》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9章:天马行空

阳光在线官网注册 初岁 63076 2019-09-02

轰隆隆的巨响不断传来,整个大混沌都在崩溃,万族生灵在这一刻里死伤无数,被那可怕的压力生生震死了。

各族不朽者组成庞大军团,开始征服大混沌外的世界,打下一个又一个庞大世界。

众人一时间都是彻底的惊住,天呢,这个王妃还真是大度呀,竟然就这样让这个女人住进府中了。

“现在,就等着太上皇的消息。”上官云端知道他想说什么,只是这个时候,并没有让他开口,而是再三说道。

哼,欺负人都欺负到这个份上了,那就不要怪她不客气了。她真的好希望蓝魅辰能够听到她的话,真的醒过来,只是,蓝魅辰的眸子,却仍就紧紧的闭着,没有任何的反应。

太上皇亲自上早朝。

上官云端隐隐的感觉到,凤阑绝似乎有些紧张,不知道是对那个女子的紧张,还是因为其它的。

“恩,这种比法倒是挺有意思,而且,正如王妃说的,对两个人也都是十分公平的。”丞相大人微微的点头,低声说道。

而,此刻蓝岚一双眸子正直直的盯着页面,一脸的凝重,专注的记着书上的内容,不过,她仍就没有翻动页面,很显然,第一面的都还没有记住。

众人不解,这个女人这会与绝王配合的倒是挺好的,而她那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回答,也让众人感觉不出太多的异样。

皇上怔了一下,心想这也倒是一种办法,便吩咐侍卫去找一些擅长打算盘的人。

一到将军府,她便快速的跃下了马车,都没有等凤阑绝,便快速的向着将军府走去。

“走了,走了,快点回去了,要不然被爹,娘发现了就惨了。”上官云端心下了然,心中暗笑,却故意装做着急的催促着。

听说南宫世前的大小姐与二小姐才貌双全,难道是她们其中的一个?

上官云端极为‘认真’的看过王府中所有的房间后,在那侍卫装似无意的推荐下,半推半依,装做一副不太情愿的选了一个离夜无痕的房间最远的一处阁院——翠菊院。

没有听到她的声音,夜无痕才慢慢的转过身,望向她,再次低声说道,“我要回去了。”

秦思柔愣住,那柔的可以滴水的眸子中多了几分疑惑,“你,你是什么意思?”只是,那声音中,似乎微微的有着几分异样。

蓝魅辰微愣,刚想要对说什么,只是双眸微转,望向前方时,微张的唇却突然停住,身子似乎也微微的绷紧了些许。

只是,蓝魅辰听到她的话,身子却是更加的绷紧,脚步更是一动也不动的,没有移动丝毫。

“怎么?就这么不想看到本王?这么想要逃开本王吗?”蓝魅辰的眸子微微的一闪,再次低声问道,声音中,似乎多了几分异样的情绪。

他正式的提亲,但扯到了凤月国现蓝城的关系,有些事情,便不是她能够随言而为的了。

“王爷是真心的要娶,所以,我必须要嫁?”凤忆希自然感觉到他那些许的不满,心中不由的暗暗的冷笑。声音中也多了几分嘲讽。

上官云端猛然想起,刚刚那侍卫放开那丫头时,他的手,似乎碰到了那丫头的嘴巴。

飞赢快速的向前,紧紧的扣住了侍卫意欲扶上脸的手。

他有什么理由要害那丫头?而且,他的身上竟然还早就备好了毒?!他怎么就知道夜无痕一定会传他进来带那丫头去碧落池,这事也太?

“皇上,臣妾记得,当时与王爷喝了那茶后,就感觉到头晕,然后臣妾与王爷就都晕倒了,接下来,臣妾根本就不知道怎么会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所以,也极有可能是在臣妾与王爷昏迷时,有人将那茶换过了。”李贵妃望向皇上急急的说道,只是,说话间望向上官云端时,更是一脸的狠毒,她绝对不会放过这个女人。

“呵呵,真香,好喝。”上官云端微微的轻笑,仍就带着她那招牌般的傻笑,只是唇角却是微微的扯出一丝冷意。

一个丫头接口说道。

“难不成为了娶亲,就把人饿坏了。”凤阑绝微微的扫了老夫人一眼,脸上更多了几分冷意,还多了几分心疼,他不想让她受一点的苦。

“柔儿就麻烦神医了。”夜无痕极为客气地跟叶寒打过招呼,便直直地向外走去。

感情他以为,夜无痕去抢亲,只是为了捣乱呢,人家可是真的去抢呢。

“不是进宫行刺的?那他们这是?”丞相大人也微怔了一下,随即再次问道,望向那几个人时,眸子中多了几分疑惑,只是双眸微转,恰恰看到二皇子的异样时,脸色微微的一沉。

绝王是什么人,他们怎么敢诬陷,只是,他们却都明白二皇子的狠毒,若是他们不按二皇子的意思去做,他们的家人只怕。

毕竟,她已经进了宫了,就不算是违抗圣旨了,而且是在宫中发生了‘意外’不能出席的,皇上更怪不到爹爹身上。

“好,就这么办。”众女子纷纷的附和。

先前对上官云端避之惟恐不及的女子们此刻却都走到了她的身边。

“她怎么样,跟你有什么关系,她现在已经是绝王的王妃,不是你的女人了,你有那份心思还是多关心一下你自己的女人吧。”虽然夜无痕松开了他,但是叶寒的眸子中的怒火不但没有半点的消减,反而更加的升腾,语气也更冲了,似乎还带着那么几分异样的情绪。

他原本是抱着很大的决心去抢亲的,却没有想到,抢回来的竟然是假的,而在她最危急的时刻,是凤阑绝救出了她,而不是他。

他的手,微微的探向上官云端的手,发现一切都正常,那紧悬着的心,也微微的落下。他刚刚一听到她可能有危险,就慌了,竟然连他自己也懂医都忘记了。

那个侍卫再次解释道。

后来,太医说凤阑锐的腿废了时,他的心中更加的难受,所以,他想要好好的弥补。

从那以后,凤阑锐便极少出现在大家的面前,几乎天天待在王府中,没有人知道他在做什么,甚至有些人以为,他会不会已经……

那些侍卫,想要拿下凤阑锐自然是没有问题的,凤阑锐看到那些快速围过来的侍卫,神色也变的更加的难看。除非那人早就知道。

但是,她虽然不太了解夜无痕,却也相信,他不会做出这般卑鄙的事情,他若是想要逼她,有的是办法,根本不必这么麻烦,更何况,若他只是为了逼她,刚刚她说漏嘴,他就不会那么一语带过。

秦思柔的手,紧紧的捂着胸口,不知道是太紧张了,或者是心太痛的,只是,上官云端发现,她捂着的其实不是胸口,而在胸口略略偏下,难不成是胃痛?或者是肚子痛?

“嗯。”突然听到一声闷哼,随即便看到,那侍卫的口中滴下了几点血来。

那把匕首便直直的剌进了他的胸口。

尚书大人有些犹豫的望向夜无痕,等待着夜无痕表态。

凤阑绝的眸子再次望向皇上,沉声说道,不给皇上任何回避的余地。

平时的凤阑绝自然不会这般的得理不绕人,而且平时的他话向来都少的很,但是今天为了维护上官云端,却是一反平时的常态。

书秋微愣,略略停顿了一下,低声回道,“主子,应该不是,要是绝王只是为了避开主子,那早就应该这么做的,这次应该是为了两国之间的关系吧。”

当然,他与她之间的微动,只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没有人注意到,而因为,那些举火把的人都退远了,乍来的光亮,又突然的远了,那些护卫便愈加的惊怕了。

而且他说的这叫什么话?什么叫做她刚利用完了他,就一脚将他踹了。这话怎么听,怎么别扭,明明是他自己硬要跟着的。

她也不太确定,此刻叶寒是真的没有检查出来,还是故意说给其它的人听的?

“她的情况还好吗?”叶寒一回来客栈,秦思柔便一脸担心的问道,虽然,隐在给叶寒的书信中并没有提到太多,但是他们接到书信时,都吃了一惊,心中也都有着太多的担心,毕竟若只是一般的怀孕的话,隐绝对不可能会把叶寒招回来,肯定是另有原因。

“青蓝你去城东给我买包点心回来,青红你去城西给我买盒胭脂回来。”过了片刻,南宫雪再次吩咐道。

凤阑绝的唇角慢慢的勾起,然后用千里传音吩咐隐暗中跟踪那两个丫头。

她不可能在他没有离开前出去,因为,她知道他的眼睛太毒,就算她再怎么伪装,都瞒不过他。

树上凤阑绝眉头微蹙,一以眸子紧紧的盯着南宫雪的身影,身影很像,而且刚刚她抬起眸子时,他清楚的看到了她那双眼睛,也很像她。

月儿虽然挨了打,她仍就紧张的将上官云端护在身后。这下意识的动作,让上官云端的心中,多了几分暖意。

难道,她跟他,真的不可能吗?难道她真的一点机会都没有了吗?

上官云端的心微沉,脸上更多了几分担心,不过,没有再说什么,现在,她只有赶进皇宫,才能够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等到那两个宫女从她们的隐藏的地方经过时,上官云端与凤忆希同时冲了出去,一人捂住了一个宫女的嘴,将她拉回到刚刚藏身的地方。

“奴婢参见王妃,参见公主。”那宫女恢复了自由后,连连的行礼。

上官云端与凤忆希换上那两个宫女的衣服,却也不敢这般冒然的进去,而是先按着那个宫女说的去,去领了菜,然后才带着菜农向着宫里走去。

只是走到太上皇的宫院时,却发现,到处都是侍卫,几乎把整个宫院都围起来了,这阵势,只怕连只苍蝇都飞不进去。

所以,这个时候,她不能硬闯,她要冷静,一定要冷静。

“母后,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凤忆希忍不住急急的问道。

“恩,我知道了。”凤忆希连连的应着,只是,望向上官云端的眸子中,却是满满的担心,“皇嫂,真的不要我陪你一起去吗?”

上官云端的心中却是暗暗一惊,她也听说过关于凤月国的太上皇的一些故事,传言中,这位太上皇可是一个不简单的人物,当年凤月国的江山就是他一手打下来的。

不知道,握向太上皇的手的那一刻,上官云端却突然有着一种极为安心的感觉。

而此刻,他们想要将这莫须有的罪名加在她的身上……哼,可没那么简单。

一时间,整个大殿,陷入了沉默,众位大臣,因为心中的担心,似乎连呼吸都变的小心翼翼的,都静等着事情的发展。

毕竟现在凤阑锐已经是皇上了,他就不怕被凤阑锐发现了吗?将来影响他的前程吗?

而叶寒正在研究着什么,他的面前摆着几个瓶子,瓶子里,装着几种不同颜色的药水。

还是这般‘温柔’的威胁!

“请问李公子看的什么书?”上官云端神色未变,再次紧跟着问道,对李玉的话,似乎没有丝毫的怀疑与质疑。

凤阑绝的唇角微微的轻扬,眸子中也多了几分好奇,她到底想要做什么?

“好,给你个机会,说说看,若是不能让本王妃满意,后果你是知道的。”上官云端略略带笑地说道,声音虽然轻柔的不带任何的危险,但是那话语中却是再明显不过的威胁。

“没事。”上官云端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异样,毕竟,凤阑绝刚刚的速度那么快,就算有什么危险也一定躲过了。

那人难道还能神机妙算不成?

上官云端在凤阑绝说出那话时,一双眸子便细细的观察着那几个侍卫的反应,所以,当她看到那其中一个侍卫的反应时,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冷笑,不过,也不能因为他这细微的异样的反应,就断定了他是奸细。

上官云端怕秋菊害怕,会被人看出异样,所以,事先又特别的吩咐了她几句。那丫头倒也是个乖巧的丫头,微微点头应着,而且,神情间,便也多了几分坚强。

这一次,他要让那人自己露出狐狸尾巴来。“哎呀。”上官云端故意用力向前一挣,随着‘嘶’的一声,那原本被划破的口子便撕裂的更大了,走不动,上官云端便故意惊呼。

看这个女人的样子,便知道,她就算问,也是问不出结果的。

放眼天下,能够设计,做出这样的衣服的只怕不多。

他慢慢的踏步走来,那淡淡的阳光映在他的背上,神彩风扬中更多了几分飘逸,那绝世的容貌,配着那淡淡的轻笑,瞬间便让世间万物黯然失色,偏偏那如仙的飘逸却丝毫都不影响他那天生的霸气。

顿时,刚刚所有的疑惑都有了答案,原来一切都是他安排的。

上官傲天的脸也是瞬间的阴沉,一双眸子中,有着难以置信的愤怒与沉痛,想要去阻止她,但是,他与她们的距离有些远,而二夫人手中的匕首,又快又狠,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她的脸也是完全的扭曲,凄惨而恐怖,胸脯仍在微微的起伏着,只是那跳动的浮动似乎越来越弱了。

“雨儿,雨儿。”此刻,上官傲天也快速的来到了上官凌雨的面前,蹲下身子,紧紧的握着她的手,轻声的喊道,他怎么都没有想到,雨儿会这么死的,就连夜无痕再怎么狠,都没有要上官凌雨的性命呀,到了最后,竟然是她的娘亲亲生结束了她的性命?

只不过,他要在查清了当年的事情后一起来跟她算这笔帐。

上官凌雨的手与脚都断了,所以,都无力的垂着,再加上那一身的血,看起来的确是让人感觉到可怜。

说话间,便急急的向外走去。

南宫逸眉角微挑,眸子深处快速的隐过一丝沉思,但是脸上却并没有任何异样的情绪。

“夜无痕,有种你就直接杀了我,真接杀了我。”上官凌雨那双疯狂的眸子,这次是直直地望向夜无痕的,而此刻,她显然是一心求死,竟然敢骂夜无痕。

“本王的决定,从来就没有人能够改变。”夜无痕的眸子微微的一眯,再次狠声说道,今天就由他在做这个恶人,她们要恨,就让她们来恨他,将来,她们要报复要来找他,而不是去找云儿与凤阑绝。

而上官傲天听到老夫人的话,并没有太多的惊愕,有的却只是满满的愤怒与冰冷,他相信他的鸾儿绝对不会做对不起他的事情,而他更相信云儿绝对是他的亲生女儿。

“哼,你违抗王爷的命令,还敢打我,看我不去告诉王爷,你等着。”那丫头一脸的凶狠,气冲冲的吼完,便快速的离开。

“既然公主不想追究,就暂时饶过你一命,还不退下。”皇上冷冷的望向那跪在地上的宫女,狠声说道。

“还继续什么,被这么一闹,皇嫂怎么可能还记的。”凤忆希实在是忍不住了,微微带怒的望向她。

她本来想着只比蓝岚多背出一点,也算是为蓝岚留点面子,不至于让蓝岚太难看,但是没有想到,蓝岚竟然故意的捣乱,那就怪不得她了。

迎亲的队伍,终于再次向前行进,慢慢的进了京城,而那些刚刚围在城门口的百姓,都随即跟在迎亲队伍的后面,欢迎着王妃,众人一传十,十传百,不过片刻的时间,上官云端已经成了全京城的风云人物。

只是外面的女人很显然听懂了,连连的回道,“不是,绝王一直没有帮她。”

凤阑绝微愣,唇角随即再次绽开了轻笑,那笑中带着感动,也带着幸福,他原本还担心着她会有些不满,想要安慰她,没有想到,她反而安慰起他来,而且,她安慰人的方式永远是那么的特别,不会让人感觉到半点不舒服。

只是,那不是他的脸皮后,而是他的诚意。

一生的平安,一生的幸福,只怕是谁都会向望。

只是,上官云端却是微微的蹙眉,隐隐的感觉到有些怪,若是平时,月儿会问她,但是,没有得到她的答应,一般都不会先去做的,毕竟身为丫头,那种意识是多年来所养成的。

难道说,这丫头今天太过高兴了,有些忘乎所以了?此刻月儿是背对着她倒茶的,难得的是,这丫头此刻竟然没有说话,十分的安静的倒着茶。

只是,上官云端将快速的将手中的茶杯向着她的头上狠狠的砸去,身子也快速的跃起,直直地扣住了她的手腕。

其实在几年前,朝中的一切事情就都是由凤阑绝在打理,这也是太上皇的命令。

太上皇听到他的喊声,原本闭着的眸子突然的就睁了开来,原本无神的眸子也突然的亮了起来,一双眸子直直地望向凤阑绝,唇角绽开淡淡的轻笑,唇微动,一字一字缓慢地说道,“绝儿回来了?”

而此刻太上皇的表情也更是复杂,更没有人明白,他此刻心中在想什么。

凤阑绝的身子微动,似乎是想要做什么,只是,上官云端的手,却是突然的拉住了他,因为,他们两人离的太近,所以外人并没有看到他们之间的小动作。

“臣妾是实事求是,可不是什么挑拔是非,皇后可要弄清楚了。”那个女人再次一脸冷笑的反驳。

皇上怔了怔,神情间似乎有着几分犹豫,一双眸子微微的望向上官云端,似乎在思索着要怎么做。

只是,她如今突然打断了皇上的命令,只怕。

她心以前之所以易容,就是担心有些男人看到她的容貌,仅仅喜欢她的容貌,逼迫于她,但是现在,她已经答应嫁给凤阑绝了,也知道凤阑绝喜欢的不仅仅是她的容貌,所以,她也没有必要再继续伪装了。

凤阑绝此刻真的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似乎整个心一下子从冰到极点的冰窟中突然的升了起来。

“我,我这不是没事吗?”上官云端暗暗的呼了一口气,有些心虚地说道,她承认今天的事情的确是危险了点,但是,事情已经到了那个份上了,还由的她选择吗?

上官云端愕然,不是吧,这人的反应还真是让人一时间无法接受,他现在不是应该看着她的脸,做出一些反应吗?

“其实他当时看到我的样子几乎吓个半死,恶心的要死,根本就不可能会做什么的。”上官云端微微的呼了一口气,再次说道,刻意的强调着她此刻的样子,怎么着,这个男人,总应该有点反应吧。

“不用了,我这个样子,相信王爷也不会有,兴趣的。”上官云端听到他的话只感觉到自己的额头上似乎渗出了些许的细汗,干笑道。

他真的能够一眼认出她吗?

说不定会直接的扑上来。

夜无痕的唇角也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双眸却突然的望向了上官云端,唇微启,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云儿,你过来,你是本王的王妃,坐在那边瞎闹什么,不要让绝王误会了。”

所以,此刻他不顾在场的皇上,皇后,以及那些大臣,无视众人异样的目光,只是想让她退出这次的选亲。

而夜无痕此刻的意思,明显的是想让她回去,而且还给足了她面子,似乎根本就没有休书那回事。

望向她时,却发现,她仍就微垂着眸子,似乎在看着自己面前桌子的茶,却又似乎只是在看着自己的手指。

众人听到夜无痕的话,本就惊愕,再看到上官云端的反应,更是惊的目瞪口呆,一个个都快要石化了。

这话,便也是暗示了,他的王妃,没有别人,只有她,或者,也算是一种承诺吧。

不过,他却从来都不会理会那些俗世的眼光,而且东西是她送的,他喜欢都来不及呢,干嘛要藏起来……

看他那样子,好像还挺得意的。

“恩,皇后的提议不错。”皇上也微微带笑的说道,心中想的自然也是跟夜如梦一样的。

“王妃?”李勇见上官云端走了过来,微愣了一下,随即恭敬的喊道。

上官云端看到他快速的离开后,眸子深处却更多了几分轻笑,没有想到,在她成亲的日子里,竟然会有这么好玩的事情。

只是折回身来,去收拾凤阑绝的酒杯时,却发现凤阑绝的酒杯中还有半杯酒没有喝完。

“既然都是些不值钱的小玩意,那你们也去拿几样这样的不值钱小玩意送我这儿来?”上官云端瞥了她们一眼,望着上官凌霜一直紧紧的捉在手里的东西,云淡风轻地说道。